日本央行放鬆國債殖利率控制,日圓大漲!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Perry
分享
日本央行放鬆國債殖利率控制,日圓大漲!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日本央行於本日貨幣政策會議公布驚人消息,決定將日本 10 年期國債的殖利率上限上調至 0.5%。此消息一出不僅使殖利率突破 2016 年以來的限制,更使得日圓價格迅速上升。不過,此政策究竟會對日本及國際市場有何影響?為何日本又要長時間對殖利率曲線進行控制呢?

日本調整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上限

在今日舉行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日本央行政策委員會宣布調整殖利率曲線控制 (Yield Curve Control, YCC) 的行為,決定調升日本 10 年期國債的殖利率上限,從 0.25% 上調至 0.5%。

日本央行表示,自今年初以來,海外金融及資本市場波動加劇,使得日本的債券市場的運作惡化,尤其是在不同天期債券利率之間的相對關係,以及現貨和期貨市場之間的套利關係。日本政府債券 (JGB) 的殖利率作為公司債券殖利率、銀行貸款利率和其他融資利率的參考利率,為了避免市場狀況持續惡化對公司債券的發行條件及財務狀況產生負面影響,因此決定對 YCC 政策有所調整。

消息公布後,日本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迅速上漲,已經突破 2016 年以來 0.25% 的上限,截稿前殖利率約為 0.426%。

另外,日圓也在本日大幅上漲 (約 3.35%),對於熱愛去日本遊玩的台灣人來說,不少人趁著日圓貶值持續買進,不過今日的漲幅已使日圓突破兌台幣近半年來的高點。

不過,究竟為何 YCC 會對日本經濟及日圓價格造成這麼大的影響,未來市場又可能發生什麼變化?讓我們一起來回顧 BitMEX 創辦人 Arthur Hayes 於 7 月發表的文章。

(完整文章:BitMEX創辦人Arthur Hayes談YCC(上)|日央行為何操縱利率?日圓嚴重貶值付出哪些代價?)

Arthur Hayes 談 YCC

Arthur Hayes 表示,自日本 1989 年房地產泡沫以來,日本政府一直透過印鈔對抗資產泡沫化的通縮效應,直到後來,日本央行開始透過對日本政府債券 (JGB) 的價格控制來操縱殖利率曲線。最終,日本央行終於如願以償達成了預期的通貨膨脹。

不過,日本 YCC 是如何進行的?過往以來,日本央行皆對日本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設立上限,當上限為 0.25% 時,日本央行將無限量購買 JGB,直至殖利率降至或低於 0.25% 以下。然而,在日本國債殖利率明顯低於其他國家時,將導致日本的海外資金流出,進而造成匯率的下跌。

從下圖可以明顯看出,當美國及日本十年期國債殖利率差距擴大時,美元兌日圓匯率也在持續上升。反之,日本此次放寬日本十年期國債殖利率,則帶動了日圓上漲。

美國及日本十年期殖利率利差 (白);美元兌日圓匯率 (白)

不過,為何日本要在 2016 開始進行 YCC 政策呢?

Arthur Hayes 表示自日本執行負利率政策 (2016) 以來,銀行無法吸引用戶存款,為了使日本的銀行能保持盈利,提供了越來越多樣的結構性產品。其中概念最簡單且發行最廣泛的即為「可贖回存款」(類似可贖回債券)。

以 20 年期可贖回存款為例,其存款利率為 0.25%,高於一般銀行存款。如果隔年的存款利率下降,銀行可要求退回存款;但如果存款利率上升,用戶想要取回存款,則會造成一定金額的損失。在過去幾年裡,日本銀行的存款利率持續下降,因此大部分用戶皆將其視為 1 年期的存款而非 20 年。

然而,若日本取消 YCC 導致利率下降的趨勢被反轉,將導致用戶原先預想的短期存款轉變為長期存款,若對許多存戶來說此存款是需要定期取出花用,將會造成民眾的普遍損失。因此,Arthur Hayes 認為日本政府與其做出等同於政治自殺的行為,不如持續控制市場利率。雖然 YCC 會對經濟造成影響,但其有運行下去的理由。

若 Arthur Hayes 的邏輯無誤,此次日本 YCC 政策的轉變勢必會對日本民眾造成一定影響。不過日本央行會在當前做出此決定的真正原因為何,是否是因為大量購債維持利率的壓力過大?亦或是如日本央行有意退出貨幣寬鬆政策進行升息?當前皆無法確定。

將有一場腥風血雨?

另外,根據臉書粉專王伯達觀點,王伯達表示

「日本央行曾經在 1989 年、2000 年與 2006 年啟動升息循環。第一次釀成了日本經濟史上最大的泡沫破滅,第二次是趕上了美國的網際網路泡沫、第三次則是美國的次貸風暴。會有這樣的現象並不是巧合…….」

未來的世界經濟究竟會怎樣發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