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Tags ICO

Tag: ICO

監管別再煩!不願勞神傷財,Tezos提2,500萬美元解決三年訴訟

糾纏 Tezos(XTZ)長達將近三年的官司可能即將告一段落,根據 Cointelegraph 報導,由律師事務所 Block&Leviton 提出的集體訴訟,預計將在 8 月 27 日的聽證會中以 2,500 萬美元和解。 Tezos 不願再浪費時間 Tezos 於 2017 年 7 月的 ICO 在短短幾天內就募得 2.32 億美元的比特幣以及以太幣,而這起官司要追溯到同年 10 月,當時...

Telegram與SEC和解!需付1850萬美金罰款,三年內發任何幣都要告知

鏈新聞追蹤 Telegram 的區塊鏈計畫 TON 已久,如今這個在 2018 年募集了近 17 億美元的項目宣告難產,衝擊最大的莫過於等待已久的投資人。遭到美國證監會(SEC)的控告,經歷長達 6 個月的訴訟,總算在 6 月 11 日達成和解,Telegram 創辦人 Pavel Durov 也承諾償還剩餘的資金。 據法院釋出的文件表明,Telegram 需繳交 1,850 萬美金罰金。除此之外,在三年內直接或間接發行任何形式的加密貨幣,或者用分布式帳本技術(DLT)的任何數位資產,都必須事先通知 SEC。 SEC 對於判決結果表示公正,而 Telegram...

罕見判決|加密新創公司「Shopin」涉嫌詐欺,判賠3,105枚「以太幣」

區塊鏈項目 Shopin(SHOP)的創辦人 Eran Eyal,因涉及詐欺在上週遭判決罰款 45 萬美元,而 SEC 與被告雙方皆同意用以太幣(ETH)來繳交這筆罰款。 Shopin(SHOP)是一家早期加密初創公司,計畫以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打造去中心化版本的亞馬遜購物平台,聲稱用戶在該平台上的忠誠度積分、觀看廣告都能轉換為代幣獎勵,不過它的代幣 SHOP 在 2018 年僅短暫上線 20 天就宣告失敗。 涉嫌挪用投資者資金 以色列籍的 Eran Eyal 在 2014 至 2015 年期間,藉由一系列浮誇話術吸引投資者對他的新創公司 Springleap 進行投資,隨後在 2016...

對隱私妥協?俄羅斯宣佈解除Telegram禁令,讚賞打擊恐怖主義成效

經過多年與監管當局的拔河,俄羅斯聯邦通信、資訊科技和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在與俄羅斯總檢察長達成協議後,正式取消用戶超過四億的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長達兩年的禁令。 與當局的監管抗爭 Telegram 創辦人 Pavel Durov 年僅 22 歲就在俄羅斯推出主流社交平台 VKontakte,並在 2013 推出了 Telegram,長期以來堅拒該國安全服務部門試圖獲取 Telegram 後門的要求。 2018 年 3 月,最高法院裁定 Telegram 有義務授權安全部門取得用戶資訊,監管機構也要求在全國範圍內封鎖 Telegram。由於多次拒絕向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提供用戶加密信息的訪問權限,聯邦通信也在同年 5 月正式要求蘋果協助封殺 Telegram,創辦人...

【LongHash專欄】資本動態顯示:區塊鏈金融的接受度不斷提升

原標題:資本動態顯示:市場對於比特幣的接受度不斷提升 隨著比特幣第三次減半完成,全網再次聚焦比特幣,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區塊鏈產業也再次回到輿論的聚光燈前。然而在歷經加密貨幣 2017、2018 年的爆發和 2019 年的泡沫破滅,區塊鏈大行業近幾年的發展到底如何? 我們結合 CrunchBase 今年上半年發布的區塊鏈 2020 行業分析報告,依據該平台 2016 年以來國際資本在區塊鏈行業的投資數據,從產業投資總額和項目數量、項目類型上簡析了行業近五年來的發展動態,並重點觀察探討一下資本在區塊鏈金融這一子產業中近年來的活躍程度。 2019 年成功融資的區塊鏈項目數量較 2018 年基本持平,但 2019 年全球區塊鏈產業融資總額明顯下滑,也就是說,資本對單個區塊鏈項目的平均投資額在明顯減少。與此同時,2019 年區塊鏈行業股權融資總金額為 28 億美金,對比 ICO 融資的 3 億 7...

新加坡電子稅務指南:空投或硬分岔所得加密貨幣不扣稅

根據新加坡發布的最新稅務指南顯示,無論是只是要透過硬分岔或者空投(AirDrop)免費獲得加密貨幣都無需被扣稅。在這份電子稅務指南中,詳細列舉了不同類型的代幣與獲得手段,所相應需承擔的稅務行為。 在上週五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MAS)發布的新加坡電子稅務指南之中,為加密貨幣的稅務規範做出與時俱進的細部規劃。根據不同的代幣類型:支付型(Payment)、功能型(Utility)與證券型(Security),提出相應的稅收處理。 據該份指南表示,以支付型代幣來說,該指南視其為無形財產。 因此,涉及使用支付型代幣作為商品或服務付款的交易視為「以物以物」。應在交易時確定轉移的商品或服務的價值。 再者,使用功能型代幣在交換商品或服務時,不太可能在交換當下創造收入。它任制可能可以作為免稅扣除額。 至於證券型代幣,則應依其回報性質為利息或分紅,來取決其應課稅務。 該指南主要是針對消費者、企業與ICO(初次代幣發行)發行者,內容已經可以看到目前許多代幣上的應用行為都有稅務方面的解釋。以支付型代幣的例子來說,作為薪資是可扣稅的、透過挖礦服務獲得的也可以扣稅,甚至是提到加密貨幣常見的空投或是硬分岔,只要是免費獲得都可以不扣稅。透過 ICO 發行的代幣,也會因為類型的不同而發生不扣稅、延遲繳納或者立即繳納的情形。 今年一月,鏈新聞報導,新加坡正式實施適用於加密貨幣交易服務商的《支付服務法案》,受到防洗錢金融行動小組(FATF)稱讚其監管先進。此次在稅務方面的規劃,更顯示新加坡將是加密貨幣發展的一大先進國家。 衍伸閱讀 FATF 大讚監理先進!新加坡《支付服務法案》實施,更多重要交易行為納管 香港證監會首度批准比特幣基金,為機構投資人敞開大門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加密貨幣動態!

新創投資兩樣情!A16z傳籌組第二支加密基金,軟銀估計大虧130億

雖然全球金融市場在冠狀病毒的衝擊下面臨大規模衰退,不少加密基金面臨關閉、虧損的情況,但也有知名風險基金將危機視為轉機。據傳矽谷投資巨頭 Andreessen Horowitz(A16z)正尋求高達 4.5 億美元的募資,將用於操作該機構第二支加密貨幣基金。 A16z 傳尋求 4.5 億美元募資 投資機構普遍無倖免於金融衰退 據英國《金融時報》14 日報導,一位知情人士透露,A16z 可能會在大約一週內敲定新基金,且尚未對其規模設定硬頂(hard cap)上限,而 A16z 也尚未回應此消息。 鏈新聞註:加密項目的募資可分為軟頂(SoftCap):在一定的時間內募資,未達所設門檻視為失敗,返回所有資金;硬頂(HardCap):募資達指定上限立即結束,不超募資金。 Andreessen Horowitz 是矽谷知名風投機構,2009 年起投資過 Facebook、Twitter、Airbnb、Lyft、Pinterest 和 Slack 等項目。自 2013 年以來持續對加密領域進行投資,並在 2018 年推出...

SEC大動作修案,放寬融資限額、簡化證券發行豁免權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已投票表決並提出一系列法規修正案,以統一、簡化並改進豁免發行框架,以促進資本形成、擴大投資機會,同時加強對於投資者的保護。 提高融資上限、重新定義「合格投資者」 開放大眾給予實質建議 大幅放寬融資限額 當前各國當局對於加密貨幣普遍以監管不確定性而聞名,而這次的修正案正是為了改善現有「複雜且混亂、的框架,從而使新創公司更易於推出兼顧投資者的金融商品。 在美國,包括首次代幣發行(ICO)在內的證券發行必須在 SEC 進行註冊,以尋求豁免資格,因此大多數新創公司(如 Telegram)必須在豁免法規的框架下籌集資金。先前相關法規如下: 擬議後的修正案包括: 法規 A 募資上限提高至 7,500 萬美元 法規 A 次輪銷售限額從 1,500 萬提高至 2,250 萬美元 法規...

政商名流都看好!Telegram 代幣銷售私募輪名單曝光,前俄羅斯內閣大臣也入列

在與美國 SEC 的訴訟案打得如火如荼之際,一份法庭文件揭露了多名涉及投資 Telegram 初始代幣發行(ICO)的俄羅斯名人,其中更包括了俄羅斯前內閣大臣 Abyzov。 TON 私募輪名單曝光 美國地方法院將於 4 月 30 日之前對代幣銷售案提出裁決 電報的 Telegram Open Network(TON)網路原預計在 2019 年 10 月啟動,但 SEC 趕在最後期限前幾週起訴了 Telegram,指控其 Gram...

數據回顧以太坊歷年發展起伏:地址數量、鏈上交易與持倉分佈等

以太坊發展狀況如何? 我們從這些歷史數據中尋找答案:地址數量的增長、鏈上交易總量、持倉分佈與DeFi 發展。 原文標題:《觀點|從歷年的數據看以太坊的發展》 撰文:Joel John 翻譯&校對:閔敏&阿劍 以太坊的目標的是成為世界計算機。這一路走來發生了很多事:當過貓販子,被攻擊到分叉,做過反獨裁體制的鬥士,還創建了一個新的金融架構。關於以太坊的說法有很多,有人說它是貨幣,有人說它是失敗品,有人說它是可篡改的帳本等等。這些評價都不太中肯。以太坊就像是一把刀,既能用作工具,也能充當武器,取決於使用者是誰。因此,我開始自己動手探索以太坊的發展狀況。我之所以會對此產生興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在2019年5月寫了一篇關於去中心化金融的文章。我發現幾乎所有去中心化金融應用都是構建在以太坊上的。這篇文章則是我嘗試理清所有跟以太坊相關的數據時得到的成果。 圖源:https://twitter.com/joel_john95/status/1219543404117250049 在本文中,我已經避免了將以太坊與比特幣進行直接對比。就像金融系統可以湧現出各種商品、貨幣和金融工具一樣,我相信數字資產生態系統也可以進行不同的實驗。如果我們相信去中心化,那麼可以實現去中心化的機制之一就是保存多個帳本備份,因為單個帳本更容易遭受黑天鵝事件的影響。在「帳本至上論」 占主導的世界裡,這類實驗是沒有生長空間的。但正是依據同樣的理由,我支持多種帳本,只要這些帳本能夠發揮它們的作用,不出錯就好。我希望能通過這篇文章來反映以太坊的發展情況,而不是貶低比特幣或以太坊。 地址數量的增長和活動 以太坊的激活地址數量(紅線表示新增地址,黑線表示活躍地址,藍線表示激活地址總數) 以太坊上一共有6900萬個地址,每天只有大約25萬個地址是活躍的。其中,居然有5萬個是新地址。由於在以太坊上創建新錢包或轉移資產的成本比大多數網路都要低,這些數據本身並不起眼。讓我覺得有趣的是,活躍地址和新錢包的數量比起2017年ICO熱潮之時要高得多。一大關鍵因素可能是USDT切換成了ERC-20標準,以及以太坊上興起了很多混幣器(mixer,通過充當多人轉帳的中轉站而混淆資金流向、保護使用者隱私)。在2019年,有大約22.6萬個不同的錢包地址與去中心化金融應用有過交互。這些用戶大概率是超級用戶,會經常使用錢包。雖然去中心化金融這個領域很有吸引力,但是未來支撐以太坊上錢包活動的可能是非同質化代幣(NFT)和數字化博彩。Axie Infinity和Gods Unchained等遊戲正在推動新一代用戶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使用以太坊網路。這就好比是從互聯網聊天室(IRC)逐漸過渡到WhatsApp。前者是功能性的,後者成為了主流。隨著各個項目不斷降低帳本交互的複雜程度,未來或將出現更多活躍地址。 目前為止,以太坊總計處理了9 億個交易 紅色表示轉帳數量,黑線表示交易數量 如果將活躍錢包的數量和新增錢包的數量當作衡量與以太坊交互的人數的指標,那麼交易數量就是衡量他們交易頻率的指標。我們可以看出上兩張圖之間的有驚人的相似之處。與ICO火爆的一年同期相比,交易和轉帳數量並未出現大幅下降。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去中心化金融和流動性池日漸成熟。如果以太坊上的地址總量下降了,就可能會由此推斷出留存下來的用戶都是超級用戶,經常發起很多個交易。然而,這兩個指標都沒有下降,這就表明 自2017年以來,新增用戶已經彌補了流失用戶的數量 新增用戶的交易頻率與之前ICO的投資者一樣 真正發生巨大變化的是下一個指標——以太坊上的平均交易規模。 總交易規模達2.1萬億美元 紅線為單日平均交易規模,黑線為單日交易總量,都以USD 計量 平均交易規模在2017年8月11日達到了頂峰,將近4萬美元。以太坊區塊鏈上的總交易量在2018年1月14日達到了頂峰,即,330億美元。這兩個數據可與以太坊當時的熱門用途聯繫起來。2017年8月首次出現了ICO熱潮,到9月底為止吸引了超過10億美元的資金。另一方面,自2017年12月比特幣經歷價格調整之後,山寨幣熱潮在2018年1月達到了高峰。不過,未來還是要向前看,不能沉溺於過去。活躍地址和交易數量顯示了以太坊帳本上的交易數量和頻率,平均交易規模則反映了資金的轉移量。截至撰文之日,平均交易規模在138美元左右。根據這些指標,我們可以明顯看出數字資產的大眾化。 簡單來說: 自2017年2月以來,交易數量已經增長了6倍 自2017年2月以來,活躍地址的數量已經增加了大約10倍 鏈上交易總額已經增加了大約12倍(從1100萬美元上升至1.28億美元) 但是,平均交易規模已經降低了99.5%左右。 隨著非同質化代幣逐漸成熟,平均交易規模還有可能進一步下降。通常而言,以太坊的用戶不需要轉移大量以太幣。如果小額交易者人數增多,則表明以太坊對用戶具有較強的吸引力。另外,這一點還可以通過排名前列的帳戶中的以太幣數量來衡量。 最大的前100個錢包持有約30%的以太幣 紅線為交易所的前100錢包持幣數量,黑線為交易所外的前100錢包持幣數量 一旦我們考慮到排名前100的地址中以太幣數量的佔比,就會更明顯地看出以太坊的大眾化趨勢。包括交易所的錢包在內,前100的地址內的以太坊數量佔全網的1/3,大約是32%。對於這樣一個支撐「去中心化金融」 的項目來說,這一數字看起來有些可怕,但是有逐步下降的趨勢。根據Glassnode的數據,相比之下,比特幣流通量中有大約11 %為交易所持有,以太幣流通量中有8%為交易所持有。自2018年11月以來,以太坊持幣大戶似乎正在屯幣。對此有以下幾種解釋: 那些在2018年幣價巔峰時期進行分散投資的投資者目前正在買入以太幣。現在,他們可以使用較低的價格買入當年賣出的以太幣。 以太幣的幣價自歷史最高價以後大幅下跌,一部分投資者不再賣出以太幣,因此該佔比停滯不前,沒有出現大幅下降。 隨著越來越多散戶購買以太幣,持有一定比例的以太幣所需的成本上升。以太坊網路上越來越難以形成新的大戶。 這些大戶不再賣出更多以太幣的另一個原因是,無需通過傳統金融基礎設施即可以進行美元計價的借貸(去中心化金融)。如果我們通過冪定律來分析去中心化金融,這就很明顯了。通常來說,3到5個大戶會掌握一個產品內資產總量的60%至80%。(欲知詳情,可以參閱我關於InstaDApp的文章。)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以太坊已經留住了一群大型持幣者,因為他們非常看好以太坊網路的前景。我認為這是一種支持的表現。 以太坊的交易費已達2.42億美元左右 黑線為手續費總額,紅線為按交易數量求平均的手續費規模 以太坊網路的交易費用共計達2.42億美元。有趣的是,交易費的歷史峰值不是在2017年ICO熱潮期間,而是在2018年,當時的交易費總額是1.6億美元。相比之下,2019年的交易費只有3400萬美元,與2017年差不多。2018年2月,每個交易的成本出現暴漲,達到了5.5美元,如今又跌至0.1美元。雖然目前的交易成本非常低,但是相比2017年2月期間,以太幣價格暴漲之前的0.03美元已經漲了兩倍多。由於交易費會出現波動,這會對以太坊上構建的產品產生不利影響。開發者必須考慮到小額交易所需負擔的交易成本。去中心化計算和存儲服務的通常需要應對gas成本太高的風險,否則就吸引不到客戶。有一些項目正在努力解決這一問題。例如, 通過Gasless by Mosendo,用戶無需持有以太幣來支付gas費用,即可實現DAI的轉帳。 同樣地,很快還會出現一批API層項目,一邊代表不持有以太幣的終端用戶進行交易,一邊直接向企業收取費用。Nuo Network目前已經上線了一個類似的早期版本。從長遠來看,如果以太幣的價格大幅上漲,就會出現更多複雜的衍生品和期貨,可以大規模地對沖交易費,就像現如今的傳統金融世界那樣。 黑色部分為區塊獎勵規模,紅線為手續費規模 一旦你將區塊獎勵與交易費的累積額進行比較,就會發現以太坊有一個有趣的特徵。過去5年來,區塊獎勵總額達到了1.5億美元。可以說,目前為止以太坊已向礦工支付了3億美元左右,但是在比特幣面前就是小巫見大巫了,到目前為止,比特幣已向礦工支付了160億美元。從我們在衍生品市場上看到的交易量來看,可以肯定地說,鑑於二者的費用機制,人們會更喜歡挖比特幣而不是以太坊。我還發現有一個常見的解釋,挖比特幣的礦工也會把挖以太坊當成一個副業。由於有看漲預期,礦工通常持有淨多頭頭寸。我發現礦工的餘額隨著幣價的波動而波動,就更加印證了這一點。 來源:San...

熱門消息

新手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