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入門】從鏈上世界走向實體企業,面向未來的治理機制 – DAO是什麼?

ABMedia
分享
【區塊鏈入門】從鏈上世界走向實體企業,面向未來的治理機制 – DAO是什麼?

前言:區塊鏈上有不少讓人興奮的概念,DAO 是其中之一。為什麼 DAO 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它具有的特性:自動化執行的統一規則、透明度、權益相關者都可以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它代表了一種組織管理的可能方向。但同時 DAO 發展處於初級階段,它的治理機制是否合理?如何才能對組織發展有利?這裡有很多細節需要探討。

(本文作者是 Delton Rhodes,由藍狐筆記社群的 SIEN 翻譯。原文標題為《什麼是 DAO?》鏈新聞經授權轉載,原文請見

從歷史看,組織的概念一直以來都是以嚴格的所有權結構為中心。在過去的幾十年,公司開始引入開放、扁平的組織結構,它允許公司裡的更多人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但是,最終而言,為整個組織做決策通常是一個人或少數人的責任。

當我們觀察大公司,明確的層級結構是標準。畢竟,Apple、Google 以及 Facebook 都有 CEO、CTO 以及 CMO,同時還有總監、經理以及相應的下屬。早期的初創公司和大公司都有明確定義的所有權和領導結構。儘管在一家公司擁有股權是可能的,且理論上可以擁有組織的一部分,但其影響力是非常有限的。

幾個世紀以來,確定所有權、層級以及規則的困境給組織發展帶來了主要障礙。但是,如果公司不一定需要所有者怎麼辦?這個問題在歷史上的大多數時侯都是基於理想主義的。而如今實現分佈式的無所有者組織成為可能,這要感謝 DAO(分佈式自主組織)的出現。

什麼是 DAO?

DAO 有時候也稱為分佈式自治公司(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它是一種由編碼為計算機程序的規則所表示的組織,該程序是透明的、由股東或代幣持有人控制,且不受中心機構影響。DAO 利用區塊鏈來驗證交易。

DAO 中的每個人都可以發布提議並進行投票來做決策。加密貨幣用來代表關鍵價值,在指定時期結束時具有最高數額的投票獲勝。這跟其他形式的投票形成直接對比,這些投票通常每人的比重相同。通常,提案為“是或否”的問題,即公司A是否應該開發產品x?

為什麼人們想要這個?

快速、無邊界的業務決策

如果在 A 國的某人想跟 B 國、C 國等國家的創始人一起創業,當前做個事情的過程非常複雜。不同的司法管轄區有不同的要求。決策所需的時間範圍也有所不同。例如,假設 A 國的某人只需一天即可正式成立業務,而在 B 國的那位需要3個月時間來啟動。顯然,在 B 國的人並不擁有跟 A 國的那位一樣的資源。

DAO 則提供了一種解決方案,可以通過遵守一套標準規則,讓每個人都可以在同等條件下工作,而不用考慮所在的地理位置。本質上說,創建 DAO 的一個主要原因之一是為組織的成立和運營提供平等的體系。

組織範圍內的投票

很多公司都有董事會來做重要決策。這麼做的問題是這些組織通常只對少數選出的問題進行投票,且並不一定代表組織的大多數。DAO 可以改變這一點,它允許組織的任何人都可以就他們關心的問題進行投票。例如,A 可能會關心問題 A 和問題 C,但不怎麼關心問題 B。

通過 DAO,A 可以根據自己關心的程度來對提案進行相應比例的代幣投票。DAO 不會使用對組織內成員的輸入忽略或不加計入的系統,而是確保所有投票都被統計並向所有人顯示。(藍狐筆記:DAO 確保組織內的利益相關者,也就是代幣持有人都有機會表達的自己的意見)

無法篡改規則

在任何組織內,政策和規則決定什麼能做以及什麼不能做。例如,在一家公司,不遵守規定的員工可能會遭受懲罰。如果某人上班遲到,這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導致相應地扣減工資。這個決定可以通過時間戳來自動執行,但並非所有組織都會強制執行。

例如,如果老闆遲到,它可能會通過設置例外情況來變更這個規則。在 DAO 中,它會通過代碼確保規則適用於每個人。組織內已建立的一套規則無法被篡改,除非投票人群體同意這麼做。

會議是形成想法和討論想法的機會。DAO 可以讓遠程組織更容易評估成員興趣,更容易讓想法從構想變為現實。

DAO 的局限

很多決策依賴於人的活動,而不是自動化

智能合約已經實現讓很多人工任務變成自動化執行。例如,智能合約可以決定A是否可以向B發送資金,這個決定基於它是否滿足一組標準。問題在於,無法僅通過點擊按鈕來完成很多活動。

其中一個案例是關於分配工作資金。例如,DAO 可以使用智能合約來發送資金,開發團隊用該資金構建 APP。但是,DAO 無法確保開發團隊完成開發或者甚至無法確定資金是否被正確使用。最小化此類問題的機制可能包括要求通過里程碑來對大型項目是否完成進行投票。

缺乏法律支持

儘管由於 DAO 的無邊界性質,它被認為在組織業務運營上更有效率,但這也可以看作為是一種缺陷。由於對 DAO 運作相關的官方法律還未制定,因此這類組織的法律地位充其量是模凌兩可的。智能合約代碼看上去有助於保護個人,但法院並沒有正式認可這些。

DAO 當前並不享有跟其他類型組織同等的法律保護

當前最具人氣的 DAO

Dash DAO

DashDAO 由主節點(持有至少 1000 個 DASH 代幣的權益持有者)管理。主節點可以運行重要功能,包括即時發送(InstantSend)和隱私發送(PrivateSend)。他們同時也為使用 Dash 國庫資金的提案進行投票。任何人可以向主節點提交提案。5 個 DASH 的費用是必須的,作為反垃圾發送的費用。如果有足夠的主節點投票,則就可以為該提案提供資金。

BitShares

BitShares 於 2013 年發布,它是第一個通過代表和見證人選舉程序實現 DAO 的平台。代表向平台提交更新和改進。見證人驗證交易並將其發佈到區塊鏈上。任何持有 BTS 代幣的人,也就是持有平台原生代幣的人,都可以進行投票。

Aragon

Aragon 有一個 DAO,它允許其代幣 ANT 持有人創建屬於他們自己的 DAO 組織,並就決策進行投票。其他功能還包括開採新代幣、向用戶支付各種代幣、以及為組織內的個人定制權限的設置。像 Liverpeer、MyBit、以及 BrightID 等項目都使用了 Aragon。

MakerDAO

MakerDAO 使用了這樣的 DAO:其原生代幣 MKR 的持有人可以就影響其 P2P 借貸協議的決策進行投票。MKR 代幣持有人投票決定年化借貸利率(穩定費)、開啟每個 CDP 所需的抵押資產比率(抵押率)、在 ETH 閃崩或其他無法意料情況下關閉協議的能力。

Moloch DAO

Moloch DAO 的成員從 DAO 資助的公共物品的改善中享受到集體利益。Moloch DAO 當前專注於資助以太坊 2.0 的開發。

DAOStack

DAOStack 為 Alchemy 提供功能,它是首個基於 DAOStack 構建的實時去中心化應用。Alchemy 當前正在為 ETHGlobal、Kyber 以及 Polkadot 這些組織管理實時 DAO。當投票結束,預測正確的人們可以從其質押權益中獲得收益。GEN 是 DAOStack 的原生代幣,旨在幫助去中心化組織有效擴展的同時不損害其價值。

提案和在 ETHGlobal DAO 上投票的示例,該框架基於 DAOStack 的 Alchemy dApp 構建

財富 500 強公司能否變成分佈式的組織?

2017年,西門子成為第一家在其內部使用 DAO 的財富 500 強公司。完全在 DAO 上運行大公司的概念很讓人感興趣,但還不太實用。如果一家財富 500 強公司今天突然決定就其所有治理全部轉向 DAO,這會帶來無數的技術挑戰(UI/UX、安全、擴展性)需要解決,以使得區塊鏈能支持此類組織結構。上述提及的局限性也將適用。對於參與者來說,這裡會有學習曲線。

最後,還有人為因素需要考慮。如果參與率太低,就很難分辨出投票是否實際上代表組織的真正大多數。對於 DAO 提案和投票過於依賴,也可能會導致個人持續進行很多小決策,這從根本上限制了投票人實際上必須完成所分配任務的時間。從現實角度,因為上述原因,創建運行在 DAO 上的小型組織更有可行性。

(藍狐筆記:作者認為 DAO 上運行較大組織暫時不太可行,所以財富 500 強公司在 DAO 上運行還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