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為王嗎?各國競相撒鈔救市後,比特幣交易、用例顯著增加

隨著金融衰退的浪潮席捲全球,各國政府極度關注這一段不確定何時結束的大規模紓困期。美聯儲 9 日宣布多項振興經濟措施,其中包括 2.3 兆美元的援助計劃,想藉此穩定受冠狀病毒打擊的美國經濟;而英國央行則宣布可能會增發數十億英鎊以因應危機。

這些救市計畫不禁讓人聯想起 2008 年的金融海嘯,更引發大眾對於全球通貨膨脹的恐慌,而這些擔憂似乎正在世界上某些角落中推動著人民對於比特幣的需求。

比特幣稀缺性

中國區塊鏈應用中心、中國國家互聯網金融協會(NIFA)的主要成員鄧迪指出:

持續性的量化寬鬆政策最終會影響中長期市場,比特幣就是為了因應這種情況而設計,所以我對比特幣的未來感到樂觀。中國預計也會宣布自己的救市方案,央行可能以數位貨幣來進行援助計劃,這將會是比特幣礦業的催化劑。

當央行持續印鈔時,比特幣相對永遠只有 2,100 萬枚,也因此即將在 5 月進行的區塊獎勵減半被廣泛認為是一種通貨緊縮的表現。

在經濟衰退的背景下,各國也正評估它們長期依賴的貨幣體系。例如中國持續開發的國家數位貨幣和基礎設施,而像是阿根廷、委內瑞拉、非洲、俄羅斯等法幣波動過大的國家,其加密貨幣散戶投資者則是呈現增加的趨勢。

幣安的俄羅斯業務主管 Gleb Kostarev 表示:

由於俄羅斯的經濟形勢,大眾對加密貨幣的興趣已大大增加,特別是盧布在 2020 年暴跌(約 20%),此外,當局正在對明年的銀行存款收入訂定新稅制,這鼓勵民眾從銀行取出現金。

在更廣泛的經濟衰退中,比特幣幾乎不是最重要的資產。但是,最近的比特幣趨勢凸顯了全球發展的局部影響。在歷史上對銀行的不信任度很高的地方,許多家庭現在認為比特幣是他們信任的資產中比本地法定貨幣更多的資產。

加密貨幣之於投機者

在冠狀病毒經濟危機開始之際我們看到了比特幣的劇烈波動,包括 3/12 黑色星期四。但在經歷大幅拋售後,隨之而來的交易熱潮刺激了採用率、流動性的整體上升,同時交易所也獲得豐厚利潤。以下為各個加密貨幣相關機構提出他們所觀察到的現象。

非洲加密貨幣交易所 Luno 總經理 Marius Reitz:

與 2019 年第四季度相比,2020 年第一季度新用戶增加了 25%,包括成千上萬來自奈及利亞、南非,尚比亞(Zambia)和烏干達的新用戶。整體非洲市場的交易量成長了 100%。3 月同樣也見證了黃金與比特幣之間的關聯更為密切。

加密資產研調機構 Bitwise:

3 月份幾乎所有交易所的交易量都有所增加。北美交易所(包括 Coinbase、Kraken 和 Gemini)的交易量成長最快。

Kraken 比特幣策略長 Pierre Rochard:

與上個月相比,3 月新用戶增加了 300%,這些都是新用戶,他們之前沒有任何加密貨幣。

Coin Metrics:

到 2020 年 3 月 30 日之前,比特幣活躍帳戶數量約為 770,915,而 2017 年 9 月 29 日的牛市期間為 718,184。

加密貨幣托管機構 BitGo 執行長 Mike Belshe:

3 月份貸款的需求相當高,因此我們將處理加密貸款的團隊規模擴大一倍。在經濟衰退期間,交易所和託管機構實際上獲得更大利潤。

硬體錢包製造商 Ledger 執行長 Pascal Gauthier:

與去年同期相比,2020 年第一季度硬體錢包的銷售出現了兩位數的成長,並且持續增上升中,因此,我們正在擴大錢包的生產規模。

拉丁美洲

除了投機需求而使加密貨幣交易量整體上升外,拉丁美洲民眾將比特幣用於儲蓄和貸款的用例也持續成長中。

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Ripio 執行長 Sebastian Serrano 表示:

主要用途是價值儲存,阿根廷處於 387 億美元的債務違約邊緣,大眾正在尋求安全的資產,Ripio 同步提供加密貸款和交易服務。

事實上,阿根廷不是唯一深陷違約危機的國家。黎巴嫩、厄瓜多(Ecuador)和委內瑞拉也處於債務違約的邊緣。而黎巴嫩的比特幣愛好者經常將比特幣作為儲蓄的一種選擇,和多數拉丁美洲人一樣,他們對於銀行不存在信任感。

Cryptobuyer 執行長 Jorge Luis Farias 提到:

3 月,加密端點銷售系統(POS)設備的訂單增加了一倍,主要是在委內瑞拉,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尋求新的支付平台,我們上週才收到 100 台新的 POS 設備訂單需求,我們還向智利運送三台新的比特幣 ATM 機台,智利的法幣在三月份創下了歷史新低。

Source : tradingview

除此之外,根據加密數據平台 CoinDance 所示,交易平台 LocalBitcoins 在智利 4 月第一週的交易量創下了歷史新高。

Source : coin.dance

中南美洲

在薩爾瓦多,比特幣正發揮其作為貨幣的實際用例,當地非營利組織 Bitcoin Beach 正為薩爾瓦多的兩個沿海村莊提供比特幣作為一種新的支付選項,旨在創建由比特幣所驅動的循環經濟。

Bitcoin Beach 在推特中指出:

我女兒在社區裡最新型態的生意中以比特幣購買蔬菜,上週有 300 個家庭收到了比特幣津貼,比特幣在這次危機中持續為家庭提供食物,並讓這些買賣持續有效地運作。

委內瑞拉僑民、加密貨幣貸款機構 Ledn 的聯合創辦人 Mauricio Di Bartolomeo 則指出,墨西哥和阿根廷用戶在其平台上的比特幣儲蓄帳戶正持續成長,包括以比特幣貸款來獲得美元或穩定幣的相關業務。拉美人在 2020 年仍佔 Ledn 新用戶的 60%,而來自北美的用戶約為 16%。用戶基數在過去 6 個月中也成長了一倍。

Bartolomeo 表示:

我認為這與阿根廷和墨西哥的經濟狀況有很大關係,墨西哥的匯率劇烈波動,我們預計拉丁美洲對於非本國貨幣的儲蓄選擇將會有大量需求。

假設未來全球處於更大規模的經濟危機中,比特幣的儲蓄率和貸款利率保持穩定,與價格上漲相比,這可能是比特幣更為樂觀的信號。

亞洲

同樣的,一些亞洲國家透過增加經濟相互依存的關係來應對經濟衰退。中國區塊鏈應用中心、中國國家互聯網金融協會(NIFA)的主要成員鄧迪指出:

在上海合作組織與俄羅斯,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Kyrgyzstan)和塔吉克(Tajikistan)同意在 3 月以人民幣協同運作(而非美元),發展貿易以及發行債券時,中國目標是使人民幣成為區域性的交易媒介,接著成為如美元一般的全球性貨幣。而中國的國家數位貨幣將加速這一進程。

哈薩克企業家 Tilektes Adambekov 在 4 月時也表示:

加密產業可以提供分佈式的基礎設施。我正在努力建立一個區域性的加密交易所,最終將包括法幣交易和證券型代幣,儘管這些與中國數位貨幣的計劃無關。

Adambekov 在 1 月份與中國商業夥伴的會談中提到,哈薩克終將適應一帶一路的全球發展戰略,而至於比特幣,上述市場的交易者在石油和債券市場高度波動的情況下,有時會透過清算其加密貨幣轉而投資房地產。

中東

當股票和債券面臨全面下跌時,黃金、石油、房地產投資以及比特幣交易似乎持續增加。

杜拜房地產經紀商 Arms&McGregor International Realty 執行長 Makram Hani 提到,他的公司正涉及一筆價值 1.4 億美元的迪拜房地產收購,並使用了來自一名亞洲買家的多種加密貨幣。Hani 表示:

在數百名表示有興趣以加密貨幣購買房地產的潛在客戶中,最受歡迎的房地產位於迪拜、倫敦和柏林。似乎在受到更多監視的國家中,比特幣持有者正利用傳統資產進行流動性對沖,而中東其他國家則更願意接受大量的加密貨幣。我們已經看到,以比特幣或其他貨幣形式進行房地產交易已得到顯著增長。

中東加密交易所 Rain 的聯合創辦人 Yehia Badawy 也透過其位於巴林的交易所在為迪拜地區的用戶提供比特幣交易服務,其交易量自 2020 年 1 月至 2020 年 3 月增加了 200%,其中「交易大戶」囊括新用戶註冊量的 34%。

由於石油市場低迷,巴林、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一直在努力保持投資者對其債務的信心。而石油市場崩潰可能會對黎巴嫩和伊拉克等經濟實力較弱的國家造成更嚴重的影響,這些國家在灌注病毒大流行之前就已背負沉重外債。

俄羅斯石油控股公司 MOL-Russ LLC 的石油市場專家 Mikhail Kholodov 認為,如今的全球市場就像匯集了所有投機活動和熱錢在一個賭場中,它們不會很快恢復平靜,當心有餘悸的投資者在市場中逐漸增加時,他們會將比特幣與一些實質投資(如黃金或房地產)相提並論。

資料來源:CoinDesk

衍伸閱讀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加密貨幣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