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智能鏈(BSC)爆紅:以太坊開發者、KOL、趙長鵬怎麼看?該擔心駭客嗎?

Elponcho
分享
幣安智能鏈(BSC)爆紅:以太坊開發者、KOL、趙長鵬怎麼看?該擔心駭客嗎?

以太坊又慢又貴,儘管鏈上活動依舊熱絡,但已經變成「貴族運動」。交易所幣安做的幣安智能鏈 (BSC) 也因此獲得人氣,主要原因就是快又便宜,但缺點是較為中心化。面對 BSC 的出現,以太坊開發者、KOL 們都怎麼看呢?幣安創辦人趙長鵬自己又是怎麼想的呢?

以太坊開發者、KOL 怎麼看 BSC

(1) 以太坊死忠粉、開發者 Anthony Sassano

鏈新聞報導過 Sassano 發表以太幣不破新高不發文的宣言,曾經將近兩個禮拜離開他最愛的推特。他是怎麼看 BSC 熱潮的呢?

「我覺得今天就像是 DeFi 熱的終結。」

我要說的是,它看起來像是 DeFi 熱到盡頭的感覺。也就是很多的雜音、拉盤,然後我們就進入熊市。

「不知道會不會真的變那樣,但我頭很暈,應該不要再用推特,然後開始看動漫。」

有人安慰他說,沒事,這就像是 EOS 跟 TRON 的熱潮一樣,以太坊下週就回升了。Sassano 則表示:「我一點都不擔心 BSC。」

(2) 以太坊核心開發者 Afri Schoedon

Schoedon 表示:「 以太坊與 BSC 的差別是,以太坊沒有辦法被關閉。請先理解完這件事,再去用交易量來排名去中心化交易所,或是在那邊吹噓 gas 的費用。」

有件事很重要,就是我們必須提醒自己,我們不只是在打造開源的軟體,而是一個無法被審查、擋不住的去中心化系統。

https://twitter.com/q9fmz/status/1362760409862844420

(3) DeFi 投資者 Arthur_0x

Arthur 表示:「BSC 就像是野蠻人一樣地對以太坊侵門踏戶,而它也有權利這麼做。因為就算是百萬富翁也無法一直在為簡單的 ERC-20 轉帳時,支付單一一筆就要 20 美金的手續費。」

(4) Messari 前產品負責人/DeFi KOL Qiao Wang

Qiao Wang 表示:「以太坊社群不用對 BSC 惱羞成怒。」

我所知道的團隊都從以太坊轉移到 BSC 上面了。而他們多數都把 BSC 當作是一個救急的解決方案。他們無法忽視以太坊的網路效應,他們會在第二層解決方案成功時,再度回到以太坊的。

https://twitter.com/QwQiao/status/1362618798210248711

(5) 三箭資本 Su Zhu

Su Zhu 表示:「我將積極參與 BSC。」

它將會展現兼容以太坊虛擬機 (EVM) 與 MetaMask 的網路效應,同時還有幣安品牌的力量與彈性。

「長期來說,我非常看好以太坊、幣安、DeFi 還有加密資產。」

(6) The Block 研究總監 Larry Cermak

他表示:

我們都知道長期下來,BSC 是不會威脅到以太坊的。但它讓以太坊的擁護者開始像是比特幣擁護者在婊以太坊一樣,完全有娛樂到我。

「就放輕鬆吧,讓市場的需求自然發展。」

幣安創辦人趙長鵬 (CZ) 爽發推特

CZ 表示:

「有趣的是,許多交易所不會上市第四大的加密貨幣。」(截稿時,BNB 已成為第三大加密貨幣)

這顯示了他們的有限眼光。而且他們不會了解這阻礙了他們自己的成長。當 BSC 跟 BNB 變得更大,這個效應將會更明確地增加。它現在已經擁有最大的智能合約日交易量。我們來看看他們會如何錯過真正最大的 DeFi 行動。

「很多交易所不上市如 CAKE 與 XVS 等 BSC 代幣真的很瘋狂。這是他們的損失。我私心地真的不想告訴他們。但我們真的希望產業成長。」

「BSC 跟其上頭的項目,就算不需要其他交易所,也將持續成長。它們已經有幣安了。這真的是為了其他交易所好,我才會建議他們上市一些強勢的 BSC 代幣。」

負面批評:BSC 洗交易數量

知名推特 KOL @ChainLinkGod 表示:

「我想告訴所有以為 BSC 鏈上活動是真的人的人,你們看看這個吧。光是這個合約在過去 17 小時就有 68 萬筆失敗的交易被棄置:https://bscscan.com/txs?a=0x21fa8ca35441e70ad1137fa3c1365c994f2b7c23&p=8

請 CZ 指導我一下,並解釋這個明顯的捏造活動。

「我們都知道幣安一直在 BSC 上面幫這些 CeDeFi 應用 (中心化的去中心化應用),但開始玩這種騙局真的是另外一個境界了。」

「如果你的資金在 BSC 上面,請務必注意會不會把錢給了一些會作惡的託管者。」

鏈新聞觀點:BSC 還有人工護城河

我們認為,BSC 的弱去中心化區塊鏈固然是違背了加密社群去中心化的理想狀態,但在以太坊費用與速度差強人意的狀態下,市場在短期內現實的選擇是很正常的。

就算 BSC 有造假的交易數量,事實上跟用戶前往盈利的目標並沒有衝突,而只是行銷手段。此外,最關鍵一點,也是 BSC 做 CeDeFi 最有優勢的一點是:作惡者是被關在假性去中心化的環境中的。

在 BSC 之中的資產都是 BEP-20 標準代幣,這些資產要逃出 BSC 網路只有兩個路徑:轉到幣安交易所、從 Binance Bridge 轉到其他網路的錢包中。

試想今天若發生作惡事件,作惡者將錢轉到幣安交易所帳戶內就是自投羅網,又或者作惡者想透過 Binance Bridge 將錢轉到自己的外部網路錢包,其實是有限度的:因為 Binance Bridge 有每日提領限額。

用以太幣作為例子:若作惡者在 BSC 網路中取得不當資金,他單一地址在一天內僅仍轉出 58.12 個 ETH,截稿前相當於 114,148 美元。穩定幣 DAI 一天也僅能轉出 115,141.04 美元。儘管作惡者可以用多重地址來解決轉出資金的問題,但幣安有太多手段能阻止事情的進一步惡化。 這似乎是的討人厭的中心化機制,但對於注重資金安全大於去中心化的一般用戶來說,或許更具吸引力。

bnb_bridge

我們都期待以太坊的可用性提高,無論是費用與效率,或許對以太坊的社群來說,有這種競爭跟衝擊,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