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獨角獸BlockFi倒台記:遭SEC調查後走下坡路,先後踩雷3AC和FTX

PANews
分享
加密獨角獸BlockFi倒台記:遭SEC調查後走下坡路,先後踩雷3AC和FTX

BlockFi 的倒台直接原因是先後踩了今年最大的兩個坑三箭資本和 FTX,而本質是長期高息的業務模式在瞬息萬變的加密市場並不具備可行性,粗放的管理沒有提前為新的熊市週期到來做好準備,一旦系統內流動性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倒下,就是毀滅的開始。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PANews,原文請見。)

又一個加密獨角獸倒下了。在被 FTX「收購」續了不到 5 個月命後,BlockFi 倒在了 FTX 一片狼藉的廢墟中,正式在 11 月 28 日提交了破產清算申請。

從公開消息來看,BlockFi 的倒台直接原因是先後踩了今年最大的兩個坑三箭資本和 FTX,而本質是長期高息的業務模式在瞬息萬變的加密市場並不具備可行性,粗放的管理沒有提前為新的熊市週期到來做好準備,一旦系統內流動性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倒下,就是毀滅的開始。

開局高歌猛進,連續融資數億美金

與 FTX 和 Alameda 主人公們的高層精英人設和背景不同,BlockFi 的兩個創始人出身平平,Zac Prince 和 Flori Marquez 都有著金融科技貸款的相關工作經驗,Zac 因為在貸款時不能抵押自己持有的加密貨幣而萌生了相關的創業年頭,而 Flori 作為一個阿根廷移民的女兒,是全家的第一個大學生,畢業於美國常春藤名校康奈爾大學,也因阿根廷的貨幣貶值而更信任加密貨幣的價值。兩人在 2017 年開始籌備創辦加密借貸公司 BlockFi。而如今,這兩位創始人和公司高管們的介紹頁面已在 FTX 暴雷後被悄然刪除。

借貸是個存在了上千年歷史的生意,BlockFi 的商業模式很清晰,可以理解為加密貨幣版的 P2P 借貸平台,資產端向個人用戶或機構用戶提供借貸服務收取借款利息,資金端由散戶或機構存款,並向他們提供利息收益。平台賺取的便是藉款和存款之間的利息差。

2018 年 2 月,BlockFi 首次公佈了融資消息,從 ConsenSys Ventures、SoFi 和 Kenetic Capital 等機構處獲得了 155 萬美元的資金。其中,SoFi 就是美國知名的 P2P 借貸平台,由做校園貸起家。 2018 年至 2021 年是 BlockFi 的飛速成長期,宣布首次融資的 5 個月後,2018 年 7 月份,BlockFi 宣布拿到了一筆 5250 萬美元的融資,由加密億萬富翁 Mike Novogratz 創辦的 Galaxy Digital 領投。

據 PANews 統計,在 2020-2021 年的加密貨幣新的牛市週期中,BlockFi 成為行業中增長最快的初創公司之一,完成了多次融資,從 Valar Ventures、貝恩資本、Morgan Creek Digital、Winklevoss Capital 等幾十家投資機構處籌集了近 8 億美元的資本。在 2021 年夏天開展 E 輪融資時,BlockFi 的估值已經達到了 40 億美金。

據彭博社 2021 年 3 月報導,BlockFi 當時實現了快速增長,截至 2021 年 2 月份資產從一年前的 10 億美元飆升至 140 億美元。月收入從 100 萬美元躍升至 4000 萬美元,員工人數從 75 人增加到 500 人。

內憂外患上市無望,SEC 調查後走下坡路

2020 年,BlockFi 和 Coinbase 同期宣布計劃上市,並稱最早將於 2021 年下半年上市,但 BlockFi 隨後的內憂外患,導致上市無望。

高速發展到 2021 年中,內部管理不足的問題開始凸顯。 2021 年 5 月,BlockFi 在給用戶發放獎勵時,錯誤地將 701 枚 GUSD 發放成了 701 枚 BTC,致使公司損失上千萬美元,這也反映了 BlockFi 財務管理的粗放情況,當時也有員工為此承擔責任離職。同時,有公司人士反應,BlockFi 的技術系統也很糟糕,使用小眾且晦澀的 Elixir 語言編程,產品迭代和更新速度慢於競爭對手,而不得不大量增加技術人員來彌補技術的不足。據 Blockworks 消息,BlockFi 在去年解雇了 2018 年加入的首席技術官,還要求首席增長官離職。

BlockFi 高歌猛進之下也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也盯上了,就在比特幣在 2021 年 11 月創下新高的時期,有正式的消息發布,SEC 調查 BlockFi 的高達 9.5% 的計息加密賬戶,並認定其為證券。隨後在 2022 年 2 月份,BlockFi 和 SEC 達成和解,向 SEC 支付 5000 萬美元,並停止向大多數美國人開設其高收益貸款產品的新賬戶,現有帳戶似乎不受影響。 BlockFi 還將向各州監管機構再支付 5000 萬美元。 BlockFi 也在去年 10 月份申請推出比特幣期貨交易所交易基金 (ETF)但未被通過。

屋漏偏逢連陰雨,實際上 2021 年 6 月進行 BlockFi 的 E 輪融資已經非常不順利,原本製定的 40 億美元估值籌集高達 5 億美元的資金的計劃並沒有太多機構買單。有媒體報導稱,實際上最終僅完成了融資額的一半。從那時候起,傳統資管公司已經並不看好  BlockFi 的上市潛力。

SEC 的介入徹底終結了 BlockFi 的輝煌時代,其平台資金直接從百億美元縮水 80% 至 20-30 億美元。根據 BlockFi 披露,截至 2022 年 6 月底,公司擁有來自機構和散戶投資者的 18 億美元未償貸款,其中 6 億美元是無抵押貸款。機構貸款佔未償貸款總額的 15 億美元,而散戶貸款佔剩餘的 3 億美元。如今來看,SEC 的及時叫停,也減少了 BlockFi 給散戶帶來的損失。

連續踩雷 3AC 和 FTX 後申請破產

牛市頂峰時期,即使是在 SEC 調查後,BlockFi 仍能應對用戶的提款需求,而當市場進入熊市,資產價格驟降、流動性不足,行業性的風險造成客戶的違約,再加上產品自身期限錯配的設置無法即時應對投資者的提款需求,BlockFi 徹底步入深淵。

最直接的導火索就是三箭資本的暴雷,BlockFi 曾總計向三箭資產提供了約 10 億美元的貸款,抵押品是三分之二的比特幣和三分之一的 GBTC,超額抵押率為 30%。從風控角度來看,向單一借款人提供如此高額的貸款,潛在風險顯而易見。而 BlockFi 也因三箭資本遭受了約 8000 萬美元的損失。

「失血過多」的 BlockFi 在6月份四處尋找機構救助,並在 7 月 2 日發推文正式宣布獲得 FTX 的資金支持,FTX 將向 BlockFi 提供 4 億美元的循環信貸額度,且 FTX 有權以最高 2.4 億美元的可變價格收購 BlockFi。協議中約定了一些條件,如到今年底 BlockFi 獲得 SEC 對 BlockFi Yield 的 S-1 重要監管許可,以及在 2023 年秋天正式收購時客戶資產達到 100 億美元收購價會有相應的提高。

實際上,BlockFi 是在幾家機構中選擇了 FTX US,並稱其他的選擇並沒有吸引力,因為用戶的資金可能會被削減,不符合客戶的利益。認為 FTX US 平台和產品與 BlockFi 高度互補,預計通過加強合作來增強服務。

BlockFi 並沒有意識到,FTX 心裡另有算盤。

值得一提的是,PANews 注意到 BlockFi 在 7 月 20 日專門在官網更新文章,分享了風控團隊的管理框架,並稱風控團隊獨立於業務團隊,且都是經歷過 08 年金融危機,11 年歐債危機的資深風控管理團隊。但這個頁面在 BlockFi 11 月 28 日申請破產後進行了更新。

好景不長,得到 FTX 輸血僅 4 個月後,這個白衣天使露出了「惡魔」的真面目。 11 月 11 日,BlockFi 宣布將暫停提款服務,要求客戶現在不要在 BlockFi Wallet 和 Interest Accounts 存款,稱「鑑於 FTX.com、FTX US 和 Alameda 的狀態不明確,我們無法照常營業。」

緊接著,11月28日,BlockFi 向總部所在地新澤西州法院提交了第 11 章重組的申請。文件顯示,BlockFi 的債權人超 10 萬名,估計資產和估計負債均在 10 億至 100 億美元區間。 BlockFi 目前仍持有 2.569 億美元現金,以支持重組過程中的某些業務。

FTX 暴雷後,BlockFi 一名員工透露,FTX 當時救助 BlockFi 的唯一條件是將其用戶資金放到他們的平台上,但這個消息遭到了 BlockFi 官方的否認,稱大部分 BlockFi 資產都在 FTX 是謠言。然而,確實對 FTX 和關聯公司實體有重大風險敞口,其中包括 Alameda 欠我們的債務、FTX.com 持有的資產以及我們在 FTX.US 的信用額度中未提取的金額。在破產法院,BlockFi 律師表示, BlockFi 目前約有 3.55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被凍結在 FTX。此外,BlockFi 還向 Alameda Research 提供了 6.71 億美元貸款。

SEC成債權人,Valar Ventures是最大機構股東

根據破產申請文件顯示,專門處理破產案的機構 Ankura Trust Company, LLC 是其最大債權人,擁有價值約 7.29 億美元的無擔保債權,其次是 FTX US 的無擔保債權 2.75 億美元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 3000 萬美元。

根據 2022 年 2 月的和解協議,BlockFi 應分五期向美國 SEC 支付 5000 萬美元的罰款,並在兩年內支付全額罰款。該公司已經支付了前兩期,總計 2000 萬美元,這也導致仍對  SEC 存在 3000 萬美元欠款。

破產資料顯示,從  PayPal 聯合創始人 Peter Thiel 創立的投資公司 Thiel Capital 分拆出來的風險投資公司 Valar Ventures 擁 19% 的股份,這使 Valar 成為 BlockFi 的最大股東之一。

BlockFi 在聲明中認為認為,其比 FTX 處於更有利的地位。沒有發現任何公司控製或系統完整性的缺陷,BlockFi 的財務信息是值得信任的。在申請第 11 章破產保護僅幾個小時後,BlockFi 就在美國新澤西州法院起訴了 FTX 前首席執行官 Sam Bankman-Fried(SBF),要求沒收他在股票和交易應用程序 Robinhood 中價值5.75億美元的股份。據稱 SBF 在本月早些時候以其旗下 Emergent Fidelity Technologies 公司的名義將 Robinhood 股票作為抵押品,為一名未具名借款人的支付義務提供擔保。

事到如今,不知道 BlockFi 的創始人們是不是會後悔,當初不該接受 FTX 的邀約,如果選擇其他機構,或許不會落得如此下場。如果說第一次踩雷三箭資本是來自宏觀和風控的不足,那麼第二次,就只能為自己的選擇錯誤,而付出慘痛的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