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作家:「監管套利」正是加密貨幣優勢,迫使陳舊法規迭代更新

Jim
分享
彭博專欄作家:「監管套利」正是加密貨幣優勢,迫使陳舊法規迭代更新

加密貨幣最常見的批評無非是它能規避大量現有法規,但彭博社專欄作家 Tyler Cowen 指出,這與許多新創相同,「監管套利」是加密貨幣的特徵,而不是一種過錯,同時也傳達了陳舊法規需要改變的訊息。

作者 Tyler Cowen 為彭博社專欄作家,有自己的部落格  Marginal Revolution 以及 Podcast 節目 Conversations with Tyler

在先前報導中,他與 a16z 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討論了 Web3 相較於 Web2 有什麼具體優勢。

Web3 vs Web2到底好在哪?a16z創辦人受訪給出牽強回應

監管套利

Tyler 在彭博專欄中講述了他所認為的加密優勢,不同於一般對於加密貨幣不受監管束縛等批評,他指出「監管套利」正是加密領域的優勢所在,並傳達了陳舊法規需要改變的事實。

:監管套利可理解為,金融機構藉由不同監管法規之間的漏洞,降低法遵成本並獲取了更高的利潤。

為何法規需要跟上腳步?

加密貨幣最常見的批評無非是它能規避監管,但 Tyler 認為這與許多新創相同,「監管套利」是加密貨幣的特徵,而不是一種過錯,同時也傳達了陳舊法規需要改變的訊息。

Tyler 給出法規需要改變的理由:

理由一:代幣即證券? 

許多監管機構皆認為代幣具證券屬性,應受監管,但這並不能一概而論。Tyler 指出:

在加密貨幣問世前,發行證券涉及大量制度上的前置作業,投資、法務規劃等,發行代幣通常更簡單、迅速,即便非常不成熟的機構也能完成。簡單來說,軟體、區塊鏈能做到以往需要辦公室、大量人員來完成的工作。

理由二:現有監管機構難以介入

Tyler 指出,未來可能會有結合區塊鏈應用的軟體,會透過智能合約觸發條件而自動發行代幣,而這種可能性是環境發生劇變的代表性事件。

他認為美國監管通常更聚焦於主要、中介機構,而非軟體,因此一旦區塊鏈開始大量驗證、儲存、交換資訊,監管機構可能難以介入,舊有法規也無法適用於最重要的加密應用中。

Tyler 說道,大家依然能大肆抨擊這些應用,但無論如何,它們需要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監管框架:

鑑於上述情況,不該改變法規嗎?監管機構不得不去適應一個成本更低、更難控制的去中心化市場結構。這是很普遍的常識,當軟體可以取代主流投資方式時,監管應該改變,即便各方評論的意見有所不同。

監管進展緩慢

Tyler 指出不幸的是,監管的變化通常是緩慢的,監管方在站不住腳之前通常會堅守現狀,不過加密的優勢,即監管套利將迫使監管機構動起來:

就算你認為現行法規是妥當的,你也應承認加密貨幣是早期監管套利的產物,例如在 1980 年,垃圾債券也規避了一些股權法規。且長期而言,監管套利在某種程度上,一直是迫使監管更新的一種手段。

加密並非十全十美

確實許多加密貨幣的發行,在行銷包裝之下都是詐欺或 Pump and Dump 策略的一部分,但這些負面現象不應忽視它可能帶來的優勢,許多有價值的新創,如鐵路、網際網路,在早期也存在詐騙投資者等困擾。

Tyler 強調,並不是說監管套利的現象有多好,這可能會導致最終過度監管,或完全相反,即長時間存在監管漏洞,導致更長時間的詐騙行為或系統性風險。

但監管套利仍是促進更低成本、完善法規過程中的一部分。他總結道:

大家常問我加密貨幣有什麼優勢,它對蠻多事情都是有幫助的,但它被低估的其中一個優勢,絕對是它以一種監管套利的形式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