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訪談|總部即將公開、不再提供股權交易,相信人類生活在「母體」

Jim
分享
CZ訪談|總部即將公開、不再提供股權交易,相信人類生活在「母體」

幣安創辦人趙長鵬 (CZ) 接受 Decrypt 專訪,談到幣安動向、市場動態,以及他個人相信的模擬理論 (Simulation Theory)。其中幣安不再回頭做股權交易、Terra 不代表算法穩定幣的失敗、總部即將公開等三個敘述,有被 Decrypt 個別以單篇文章產出。

以下內容編譯自 Decrypt Podcast 內容,內文經過排序、刪減,詳細內容與討論請見連結。

如何踏入幣圈?

我自己很少提到這個,當初在上海與李啟元 (Bobby Lee)、前光速創投 (Lightspeed Ventures) 合夥人曹大榮 (Ron Cao) 玩撲克牌。

Bobby Lee 之後成為比特幣交易平台 BTCC 的創辦人,所以他那時候就有提到 BTC,而我之後也越來越有興趣。

幣安相關

幣安五週年後的期許

幣安營運已不再是自上而下、以我為主的方式, 所以我並沒有真正決定一個產品應該是怎麼樣,僅設立了一個大方向:「提供、打造更多讓大眾易於訪問 Web3、加密貨幣、區塊鏈的工具。」我們有 BNB Chain、交易所、錢包,我不會決定要從哪個產品著手,就只是盡力建造更多工具。

如何看待交易所競爭?

當幣安看到所有人都在狂奔時,我們反而會放慢腳步,沒有搞體育館命名、超級杯贊助這些,在牛市中的謹慎為幣安保留充足現金,所以說我們最近才正要開始,幣安已與 C羅、Khaby Lame 簽約,預計在熊市中還有徵才、併購、救助 (若值得救助) 等計畫。

我喜歡反週期 (Off cycle) 行事,相信熊市投資,牛市謹慎的定律,這已經是我個人經歷的第三次熊市,而且我營運著一家企業,這讓我看到大家進入狂熱狀態時會更保守些。

市場評論|CeFi 崩盤、救助

借貸平台崩潰

很難評論誰好誰壞,這包括很多因素:

  • 運氣:市場崩盤時某個平台有現金儲備,另一個沒有。
  • 競爭:我的平台能給 2% APY,另一平台能給 10%,用戶一定跑光。
  • 決策:好的、壞的決策。

在談論救助時,很難說,不是非黑即白的,並沒有一套數學公式來計算出是否該進行救助,主要還是看團隊是否健全、產品是否存在市場契合度、有沒有可能救得起來?以及主觀判斷等。

幣安有瀏覽過 Voyager、BlockFi 這幾個案子,顯然我們之後沒有介入,並不是說救助這些平台是對還錯,平台在一個收購案未談成,或許在別的收購案會被接受,或許是併購方有不同業務、取向等,

幣安不搞股票交易,專注 Web3

註:CZ 接著的回覆被 Decrypt 剪輯為單篇文章

某些交易所想回頭做股票交易,再次重申,這沒有對錯,但幣安是完全以 Web3 為導向的企業,我們絕不回頭 (提供股權交易),僅致力於打造更多 Web3 工具。無論如何,任何平台被救助、併購,對用戶來說都是好事情。

幣安喜歡直接簡單的交易案:「收益如何?有多少用戶?」而不是我借你一點錢、你還我一些,我投資你,你給我更高貸款額度,之後我再救助你。

:講到這,主持人表示 CZ 就是在講 FTX 跟 Voyager 之間的借貸關係,三位也跟著大笑。CZ 接著表示:

我永遠不會做類似的交易,像我投資你,你借我一點錢,但又一次重申,這沒有對錯、好壞,可能這樣的操作比較適合他們 (FTX)。

算法穩定幣崩潰

一個專案 (Terra) 的失敗並不代表算法穩定幣的失敗,但算穩確實比法幣穩定幣風險更高,並非說法幣掛勾的穩定幣完全沒風險,而是類型不同,例如 USDT 就有過往銀行資金被凍結的情況。也因此如何教育用戶辨識風險在未來非常重要。

幣安總部、監管

仍然堅持去中心化?還是妥協設立總部?

我們對監管投降了,一開始我們擁抱去中心化並運行良好,我們在世界各地徵才,加密交易 24/7 的性質與各地不同時區完美結合,無論是社群、交易引擎,隨時都有人照看,但如你剛剛所提到,監管方丟給我們的第一個問題通常是:「你們的總部在哪?」

這也很合理,他們 (監管機構) 近百年以來對「公司」一詞的定義、法規條例等就是如此。那麼要怎麼做對加密產業最好?我想是給予監管方一個完整的結構,幣安開始在各地建立實體辦公室、取得牌照,但同時也有許多工程師、客服是遠端工作的,我認為幣安同時滿足了去中心化、監管方的要求。

為何都沒提到美國?法規過嚴嗎?

很難說哪國法規特別嚴,取向不同,美國針對收益性產品、期貨較嚴格,但對其它面向更先進開放,Binance.US 大概已取得 46 州牌照,似乎還缺了兩到三張,雖然我個人沒有花太多時間在 Binance.US 上,但他們仍表現優異。

且對於加密交易所而言,實際上美國銀行系統的支援是最有力的,像 Binance.US、Coinbase 都能透過電子轉帳協議 (ACH Agreement) 與用戶的銀行帳戶直接對接,我記得韓國也有類似機制,其餘各國則沒有這種層級的銀行整合。

所以總部在哪?

我們實際上有一間全球控股公司實體,至於位置在哪,我們會在適合的時間宣佈。

這件事很單純,並沒有那麼複雜。需要時間是因為我們一直在與各地的監管方溝通,我們想要確定總部設立在此是沒有問題的,而不是倉促宣佈後一改再改,因此我們對此較為謹慎,但幣安在哪些國家有辦公室是完全公開的。

CZ 的宇宙模擬理論

談談你的模擬環境理論

我確實相信我們活在模擬環境中,但即便如此我仍認為工作、人生對我們意義重大,對這些事情仍須嚴肅看待。

我認為的模擬環境中,有些事情是已經編程好的、無法改變的;有些則是存在隨機性;另外還帶有一些幸運元素,像我就是超級幸運的,如果我不是身在虛擬環境中的話,怎麼可能會運氣這麼好?我對此非常感激,也因此我必須在這個模擬環境中做到最好。

誰創造了這個模擬環境?

這就是重點,我們不知道身在誰創造的虛擬環境,有可能是我們自己創造的,例如我們死了又再次復活,也可能是更高維度的生物創建的。

就像是超級瑪莉死了,他並無法與我們交談一樣。也因此我們無法得知創造者是誰。這正是美妙之處,要是我們知道身處在某種虛擬環境中,這就失去意義了,有很多事情我們也完全不會在乎了。

而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才讓這個虛擬環境更具意義,我依然嚴肅看待工作,且不會將我個人視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