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文整理|為何彭博中文一度以「龐氏騙局」描述幣安?

Jim
分享
彭博專文整理|為何彭博中文一度以「龐氏騙局」描述幣安?

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第 250 期將幣安創辦人趙長鵬 (CZ) 作為封面人物,而專文中究竟整理了什麼內容,會讓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一度以「趙長鵬的龐氏騙局」作為封面?

香港上架紙本雜誌 (由鏈新聞讀者提供)

全文基本上由幣安問世以來的一系列黑料、爭議點,再加上創辦人趙長鵬 (CZ) 的部分回應所組成。其中「龐氏」一詞僅出現在描述比特幣、Terra、知名度較低的代幣等三處,而幣安推薦碼機制也被形容為帶有「多層次行銷」風格。

本文依照段落內容對原文進行編排,所有內容除「註解」外皆來自原文,如有疑慮請參照原文彭博商業周刊報導內容不代表鏈新聞立場。事實上,幣安曾在 2021 年發布公開信,保護用戶至上,明確法規為成長關鍵,並條列許多正在施行的合規與自律準則。

交易所機制、監管環境

此章節包括一系列幣安較具爭議的部分,且原文可能帶有偏頗、錯誤內容

1. 垃圾幣議題

文中引援匿名交易者 (他聲稱會被幣安凍結帳戶而選擇匿名),他表示幣安是一間龐大的垃圾幣賭場。

彭博繼續提到,幣安早期提供高達上百種競爭幣的作法,與 Coinbase 最初僅提供三種加密貨幣,是形成差異的關鍵因素。且幣安的推薦碼計畫存在多層次行銷風格,KOL 靠著推薦碼從用戶的交易費中分潤。

2. 上幣有內線交易?

彭博指出幣安商業模式存在利益衝突,鑑於其規模,代幣上架幣安即暴漲,且上架前交易活動劇增。

幣安發言人對此表示,員工必須遵守禁止短期交易的「嚴格道德準則」,幣安將解僱任何違反該政策的員工。

3. 杜拜總部只是虛晃?

彭博表示採訪當日,CZ 稱記者能參觀幣安在杜拜的新辦事處,但在助理、公關一系列帶有推拖說詞的 Email 回信後,幣安代表又稱因為確診數增加的關係,辦公室已暫時關閉。

且幣安前一日還安排了對中東業務負責人的專訪,而這位負責人未戴口罩於人潮擁擠的飯店大廳現身。

幣安則解釋該辦公室人煙稀少,每週僅會使用一、兩天。

Terra 崩盤事件

文中提到 Terra 崩盤,及幣安投資的 LUNA 代幣在高點 16 億美元到歸零等事件。對於幣安的指控,類似於先前報導的《Binance.US遭投資者起訴違反證券法、稱UST由法幣支持》。

即用戶指控幣安最初推出的 UST 理財商品,存在聲稱其安全、高收益等過度廣告的嫌疑。

幣安發言人 Jessica Jung 表示,幣安以嚴格流程審視上幣申請,某些交易的代幣甚至比幣安還要多,且 Terra 崩盤後,幣安開始評估代幣的廣告方式。

美國各大監管機構鎖定

彭博指出,幣安目前幾乎是美國主要監管機構的調查對象,雖然幣安認為這些調查是善意協商,但不確定監管機構是否這麼想。這些機構包括:

  • 司法部
  • 美國國稅局
  • 證券交易委員會
  •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 其它國家監管機構

妥協監管、建立總部

CZ 是「Binance Holdings Ltd.」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唯一所有者,幣安多數交易皆是由旗艦交易所 Binance.com 進行,但彭博認為,該交易所總部在哪、共同擁有者有誰,只有上帝知道。

而幣安現在成為 SEC 調查 2017 年 ICO 期間潛在出售未註冊證券的調查對象,加密遊說公司 Rulon & White Governance Strategies 的合夥人 Todd White 表示:

這些調查是 CZ 沒有認真對待合規性的後果,我知道幣安正在嘗試建立一些東西,但反洗錢規則非常重要。我在 2018 年某次會議上敦促幣安高管嚴肅對待合規問題,但遭拒絕,他們對此非常不屑。

CZ 強調過去的時代已經結束,一開始幣安向監管機構表示,辦公室、總部、母公司等,這些幣安都沒有,這惹怒了監管機構,因此在過去一年中幣安建立了上述實體機構。

幣安的上海秘密基地

彭博引述前員工指出,多年來幣安一直有個秘密基地但非常地不便,因為這不僅違背幣安早期自稱去中心化組織的意識形態,位置還位在禁止加密貨幣的中國。

即便當時北京對幣安的競爭對手勒令停業,每天仍有 100 多位幣安員工要到上海黃浦區的辦公室上班。

2019 年 11 月時,幣安員工被告知撤離辦公室,並被重新分配到各個不同的共享辦公室。

鏈新聞註:

「幣安在中國曾有辦公室、遭到公安突襲」最早始於 The Block 的報導,雖然 The Block 更新報導後強調僅「突襲」一詞存在爭議,仍堅稱幣安在上海有兩個辦事處。這也為 The Block 研究總監 Larry Cermak 與 CZ 之間埋下導火線。

CZ 當時在推特上強力反駁並抨擊

沒有警察,沒有突襲,沒有辦公室,希望你不會付錢去看「Fud Block」的文章。

且之後 CZ 刪除了以下另一則的推文內容

你可以爭論這個辦公室的定義,誰租的、租多久、它有沒有人在用 (是不是空的) 等等,但不能硬凹沒發生過的「警察突襲」,那既然沒有警察突襲,這篇文章也不該存在,徹徹底底的 FUD!

而 CZ 之後的採訪則與當初的強硬反駁並不同,他並未否認上海辦公室的存在,僅淡淡表示,一些政府官員參觀了辦公室,這甚至稱不上是監管機構,只是政府官員。並說道:

身為一名記者,你可以寫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故事,對吧?你可以說「這傢伙逃進了一家餐廳」,或者你也能說「這傢伙慢慢走進餐廳」,享受著午後暖陽。 

幣安瘋狂擴張版圖

彭博引述幣安前產品經理,他指出在 2017 年面試時,幣安表示他們不僅僅是尋求主導加密市場,還試圖取代納斯達克等傳統證券交易所。

區塊鏈公司 ConSenssys Software Inc. 經濟學家 Lex Sokolin 表示:

諷刺的是,對一家向華爾街抱持懷疑論的公司而言,幣安甚至比所有頂級傳統金融機構還更中心化,今天它同時是一家交易所、經紀交易商、儲蓄銀行、風投機構、數據提供商,還是一間垃圾幣賭場。換個方式說,就是納斯達克交易所、嘉信理財集團 (Charles Schwab)、美國銀行、評級機構 (Morningstar)、a16z、賭場 (Caesars Palace) 集於一身的機構。

「趙長鵬的加密組織,用一種傳統金融機構永遠不會允許的方式來進行垂直整合。」Lex Sokolin 說道。

美國證監會網路執法辦公室前主任 John Reed Stark 則指出:

雖然幣安相較於其它競爭交易所更為成熟,但他們持續以「違反保護消費者法規的方式」運作,他們在完全沒有信託基礎設施、消費者保護、監管等情況下營運,在財務、金融方面,這不會是你想要涉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