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訪:當下最具流量的比特幣「狂人」

ABMedia
分享
彭博專訪:當下最具流量的比特幣「狂人」

在2016 年,Do Kwon 還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初創公司創辦人,雄心勃勃地想為所有人帶來免費的互聯網服務,這時的他開始注意到,自己對分佈式網路的研究裡不斷地出現和比特幣及以太坊相關的內容。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掉進了「加密兔子洞」。快進到今天,這個「行業新人」現在已經成了加密兔子洞中最具影響力和爭議性的人物之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律動 BlockBeats 原文請見

一方面是大批被稱為「Lunatics」的粉絲和財力雄厚的加密支持者,他們改變了Kwon 的願景,將他原先設計一種既易於在現實生活中消費,又不受華爾街和監管機構影響的穩定數字Token 的想法,變成了迄今為止最大的區塊鏈項目之一,生態內有著價值數百億美元的加密資產。

(對於初學者來說,「Lunatics」意為「瘋子」,但也是對Luna Token 的一種認可,它通過算法,旨在保持Terra 穩定幣UST 的穩定。)

另一方面是批評者,包括很多幣圈內人士,他們認為Kwon 注定要失敗。一些人將Terra 鏈中難以置信的20% APY 借貸計劃比作一個大型龐氏騙局,最終將因不堪重負而崩潰。甚至有些人警告它有可能摧毀整個加密世界,儘管沒有太多的證據。

這一切的中心,都是這位30 歲的「Lunatics 之王」。今年,以Kwon 為首的一個團體通過購買超過15 億美元的比特幣來幫助和支持Terra,併計劃在未來購買價值高達100 億美元的比特幣,讓「激光眼」社區中的人們驚嘆不已(律動注,比特幣maxi 常為自己的推特頭像配上激光眼)。

這使Terra 不僅成為了比特幣社區的最大鯨魚之一,同時還成了支持者和反對者之間的碰撞點。LUNA 信徒們認為購買比特幣的大膽舉措讓Kwon 的願景更加接近現實,而持懷疑態度的人認為,這是一種不顧一切的手段是將注意力從注定會耗盡資金的項目上轉移開的策略。

「現在我在加密行業裡的角色有點兩極分化,」Terraform Labs 的聯合創辦人Kwon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說,「因為你知道,我們已經採取了很多重大舉措。這惹惱了一些人。」

Kwon 似乎喜歡挑起麻煩,他的線上形象建立在自信、好鬥且有時幼稚的推文之上。事實上,在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像徵性地「豎了中指」後,他才開始被加密行業的集體意識所認同。

Kwon 起訴委員會審查Terraform 開發的軟件,該軟件允許人們在不擁有實際資產的情況下,創建和投機Token 化的合成股票和ETF。

所以當Kwon 駁斥關於Terra 是龐氏騙局的指控時,也許並不奇怪。而且他自己也言行一致:三月份時,他與自己的兩個社交媒體批評者下了一個1100 萬美元的賭注,以證明他們都錯了,當然這一切都發生在區塊鏈上。

加密世界中的很多人也在押注這位斯坦福大學畢業生以及前蘋果和微軟工程師。

除了他在Twitter 上的360,000 多名追隨者外,業內一些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也同樣把自己視為LUNA 狂人。Terraform Labs 得到了Coinbase Ventures、Galaxy Digital、Pantera Capital 和許多其他加密領域機構的支持。

為Terra 購買比特幣的組織Luna Foundation Guard 在2 月份也通過私下出售Luna Token 籌集了10 億美元,買家包括Jump Crypto、三箭資本等。

領導Galaxy Digital 的億萬加密富翁Michael Novogratz 也通過很直白的方式,向Kwon 和Terra 表示敬意。

「我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同時擁有比特幣紋身和LUNA 紋身的人,」Novogratz 在4 月6 日邁阿密比特幣大會上說道,他指的就是覆蓋在他左臂上的「夜狼嚎月圖」。

所有這些令人抓狂的興奮情緒,以及Terra 迅速成為去中心化金融中第二大區塊鏈的一個重要原因,起初聽起來相當平凡:對設計一個物有所值的加密資產的承諾。

確切地說,是值一美元,不多也不少。然而,在極具波動性的加密世界中,這聽起來並沒有那麼容易實現——尤其是當你試圖完全避免與傳統金融系統互動時。一個價值始終保持1 美元的可靠穩定幣對於Terra 的最終目標至關重要,即創建可以繞過銀行、監管及其所有費用和法規的點對點數字現金。

目前,穩定幣的主要使用者仍然是投機者,通常作為他們存放資金的地方,以避免加密市場的劇烈波動。傳統美元通常只能通過Coinbase 和FTX 等交易平台進出加密世界,這些交易平台遵循與銀行和經紀公司相同的「了解你的客戶」的原則。

穩定幣可以在傳統美元無法觸及的地方自由漫遊:進出各種為用戶提供匿名性的DeFi 平台,更不用說參與各種尖端形式的來加密投機。

最大的穩定幣Tether 和USDC 的發行方試圖通過持有現實世界中以美元計價的儲備資產(如國庫券或商業票據)來實現一對一的美元掛鉤。

然而,這總是需要一家銀行或其他一些中心化公司參與進來,Kwon 等DeFi 佈道者說,這與他們將人類從金融和監管「審查」中解放出來的總體使命是背道而馳的。例如,一些監管機構可能會關閉整個穩定幣項目,並沒收其所有資產。

這就是UST 的用武之地。它被稱為算法穩定幣,旨在通過完全避免非加密儲備資產來消除這些風險。相反,它試圖通過與具有波動性的加密資產(在本例中為Luna)的關係來維持與美元的掛鉤。

簡單來說,對於每個鑄造的UST,流通Luna 中相同數量的價值就會通過嵌入式算法代碼被銷毀,從而使UST 保持在1 美元。UST 存款的高收益則旨在吸引資本,然後可以將其借出,以產生收益,並向存款人支付利率。

然而,算法穩定幣的往績記錄中充斥著失敗,不少項目以驚人的方式失去了掛鉤。在波動Token 價格下跌後,Neutrino、IRON 和Basis 等都失去了與美元掛鉤的匯率。

這導致一些人認為這些類型的協議只不過是信心遊戲:只要你能說服足夠多的用戶,價格就會繼續上漲,一切就沒有問題。根據Kwon 所說,如果有風險的話,UST 與美元脫鉤的風險實際已經增加,這僅僅是因為Terra 區塊鏈上DeFi 項目的爆炸性增長。可以這麼說,Luna 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為了阻止這種風險發生,Kwon 回到了所有加密行業中最常提到的口頭禪之一:比特幣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Luna Foundation Guard 計劃繼續購買比特幣作為一種支持,以幫助支撐UST。這個組織的縮寫為LFG,與另一個常見的加密流行語相同,它代表「讓我們一起衝!」(Let’s F**king Go!)。

LFG 還將出於同樣的目的,購買1 億美元的AVAX Token。隨著更多UST 的發行,收取的部分費用將用於購買這些抵押品。從理論上講,這將使Terra 能夠實現創造真正去中心化穩定幣的目標。

但加密量化對沖基金Galois Capital 的創辦人Kevin Zhou 對此表示懷疑。Zhou 把自己看作是對Kwon 和Terra 社區最直言不諱的反對者。在Galois 的Twitter 帳戶上,美國加密交易平台Kraken 的前交易主管將他的公司描述為古羅馬,而將Terra 描述為迦太基。

如果你對兩地的歷史不太了解,羅馬士兵最終在布匿戰爭中洗劫了迦太基,並屠殺了許多公民。

就像許多加密爭鬥一樣,Twitter 也是這次戰役的主戰場。

幾乎每天,Galois 都會發出批評Terra 的推文風暴,詳細說明Luna 和UST 之間潛在的供需不匹配將如何導致UST 穩定幣無法保持在1 美元。根據Galois 的說法,購買比特幣作為儲備資產表明Kwon 就是在擔心會發生看不下去的清算和平倉。

Galois 指出,Terra 的存款年收益率(APY) 目前約為19.5%,這是大量UST 供應尚未進入市場,並威脅其1 美元掛鉤的原因。Galois 相信,Anchor 借貸協議的高收益,最終將耗盡為該項目提供支持的儲備。簡而言之,協議流出的錢多於流入的錢,這對Galois 來說,是不合邏輯的。

該公司在4 月7 日發推文說:「每一天,Anchor 儲備都會流失數百萬美元,就像一個世界末日的時鐘一樣數著倒計時。」事實上,根據DeFi 數據編譯器Mirror Tracker 的數據,僅在過去30 天裡,該協議就消耗了超過1 億美元的儲備金,目前僅剩下大約2.8 億美元。

Galois 堅稱,它只希望UST 失敗,並且很快地失敗,以防止Terra 的體量變得更大,並摧毀整個加密世界。但Galois 沒有回應詳細說明的請求。

在最近的一條推文中,他們說明了原因:「你知道嗎,大型傳統媒體公司在看到我們的推文後,想要聯繫我對Luna 發表評論,我拒絕了他們,因為我不想成為他們塑造反加密敘事的一枚棋子。」

其他人則將該項目與龐氏騙局進行了比較,因為它需要對Token 的需求保持增長。這其中就包括了Twitter 名為Algod Trading 的用戶,就是他之前與Kwon 就Luna 的價格進行了一場高風險賭注。

當然,龐氏騙局的指控在加密領域非常普遍,通常都是因為沒有真實世界的現金流或資產來為你屏幕上的數字背書。比特幣自誕生以來就被指責為龐氏騙局,但十三年後,它的市值達到約8000 億美元,並且依然強勁。

Kwon 表示,對UST 的需求還將繼續增長。雖然迄今為止Terra 區塊鏈最大的應用程序仍然是Anchor 協議,但如今也發展了其他正在構建的應用程序,包括Kwon 稱之為「一個非常新穎和創新的利率互換協議」的Prism,以及一些遊戲和文化項目。

他說,UST 的高利率不會對項目構成風險,因為隨著項目的成熟,利率自然會下降。他將這些豐厚的收益率與二十世紀90 年代進行了比較,當時許多亞洲國家的商業銀行利率都很高。最終,隨著經濟的成熟,它們也降了下來。

「是這樣的,我的初衷就是非常相信去中心化的生態系統,去中心化的貨幣,」Kwon 說,他是韓國人,大部分時間在他的祖國和新加坡之間來回奔波,「我非常有信心Terra 將成為未來兩年內最大的穩定幣。」

Kwon 說,要實現這個願景所需的工作並不意味著自己的生活方式就真的要像個「狂人」一樣。當他不工作時,他通常只是和自己的妻子共度時光,他們最近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一個名叫Luna 的女兒。

如果你想在新加坡與他會面,他更願意你和他一起MacRitchie 邊的蓄水池遠足,這樣他就可以在同時鍛煉身體了。

Kwon 也沒有像以前那樣花大量時間玩星際爭霸了,這款未來主義的外太空視頻遊戲是激發了他區塊鏈項目中的大部分術語,並推動了Kwon 與粉絲和批評者的許多互動。在星際爭霸中,未來人族是從地球上被流放的人類,正如維基百科所說,他們「擅長適應任何情況」。

攝影: Woohae Cho/Bloomberg

其實Kwon 和他的Terra 項目也在適應,他們並沒有忽視來自不斷「升級」的批評者的各種評論,Kwon 說:「這些信息像來自各種不同地方的無數個數據點。你對其進行綜合分析,然後再去嘗試,把你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

在邁阿密,Novogratz 對Kwon 轉向比特幣作為支持UST 儲備資產的決策進行了分析:「這不是沒有風險的,對吧?」他在會議的主旨演講中告訴聽眾。「Luna 現在正處於這個過渡期。計劃就是購買價值100 億美元的比特幣,隨著生態系統的發展,這個數字也會增長。只要銀行沒有擠兌,一切都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