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kless:以太坊有望成為史上首個盈利的區塊鏈

ABMedia
分享
Bankless:以太坊有望成為史上首個盈利的區塊鏈

「蘋果出售 iPhone,Facebook 出售用戶的注意力,區塊鏈出售區塊。」——Bankless 創始人 Ryan Sean Adam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區塊律動,原文請見

利潤= 總收入- 總支出

這個公式可以套到區塊鏈上嗎?Bankless 的高級編輯 Lucas Campbell 認為可以,而且他認為不能盈利的區塊鏈是走不長遠的,但目前沒有一條區塊鏈實現盈利。

以太坊的合併,讓他看到了區塊鏈實現盈利的曙光。為什麼區塊鏈需要實現盈利,以及為什麼以太坊首先實現盈利?律動 BlockBeats 將 Lucas Campbell 最新發表在 Bankless 上的文章翻譯如下:

區塊鏈的商業模式

美元的價值得益於美國霸權的主導地位。

Visa 網路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作為金融系統的軌道,連接著數十億經濟活動的參與者。正如加密原住民所理解的那樣,問題在於它們在社會政治意義上並不「安全」。這些中心化機構提供了一個「結算」層,但到頭來,結算層由中心化機構控制,無論是政府還是公司。

區塊鏈提供了一個中立的選擇。區塊鏈的業務是充當價值的安全結算層,並通過去中心化保持中立。區塊鏈靠出售區塊來實現這一點——每個區塊一定時間內只能結算有限的交易。舉個例子:

比特幣每 10 分鐘出售一次區塊,可以容納 1MB 的交易。以太坊每 15 秒出售一次區塊,可以容納 80KB 的交易(相當於每 10 分鐘 4MB)。

區塊處理交易,促進用戶的經濟活動,包括發送和接收金錢、轉換 Token、貸款、收集數字物品,以及其他任何可編程的價值。

從商業角度來看,區塊鏈的產品是區塊空間。目標是提升區塊空間的價值,並以此獲得收入。

那麼,是什麼提升了區塊空間的價值?安全性。

區塊鏈安全性差,意味著交易可以被攻擊者逆轉或篡改。因此,不安全的網路對價值而言不是可行的結算層,尤其是要每天處理數百億美元的規模。

來源:Money Movers

區塊鏈越安全,人們對交易結算越放心,對區塊空間的需求才會提升。如果一條區塊鏈想成為全球結算層,變得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

但安全也讓區塊鏈付出代價。為了做到這一點,區塊鏈用 Token 獎勵促使人們把資源——通常是算力(PoW)或金錢(PoS)——分配給網路,確保其安全和免於攻擊。

這讓安全性成了區塊鏈的主要成本。

這裡我們可以推導出公鏈的核心商業模式。區塊鏈從交易費中獲得收入,而其成本是以Token 獎勵支付的安全費用。簡單來說:

淨利潤= 交易費- Token 獎勵

因此,我們可以比較區塊鏈用於保障安全的支出和通過交易費獲得的收入來分析「成功的區塊鏈業務」。如果一條區塊鏈的安全支出超過了收入,他們就會出現赤字。

「每條L1 鏈都要抵禦攻擊,而這花錢。你可以用兩種方式籌集資金:

  1. 增加貨幣供應
  2. 對區塊空間銷售徵稅

如果通貨膨脹成本超過稅收收入,你就處於赤字狀態,而赤字是不可持續的。」

作為加密投資者,能做到就是找到最賺錢的區塊鏈業務並進行投資。最好的區塊鏈能把它的區塊賣出最高價,因為人們樂意為其付費。這意味著作為一個結算層,它的產品是有市場立足點的。

人們願意為 iPhone 花費數千美元,因為他們相信 iPhone 勝過其他手機。去年,iPhone 的收入佔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不到 40%,但利潤卻佔了 75% 以上。

區塊鏈也是如此。只要區塊提供最好的產品(安全的經濟機會),實體就願意為它支付更高額的交易費。

問題是,誰是區塊鏈行業的蘋果?

盈利的區塊鏈有哪些?

事實是,今天沒有一條區塊鏈是盈利的。

現在,主要的區塊鏈網路花出去的 Token 獎勵幾乎都超過了賺到的交易費。它們都在經營不可持續的業務。

你可以從下面的圖表中看到這一點。

數據來源:CryptoFees & MoneyPrinter

以太坊每天產生近 1,300 萬美元的交易費,從這個角度來看,它是最有價值的區塊鏈。然而,另一方面,為了產生這些區塊,該網路每天向礦工發放 3,600 萬美元的 ETH。因此,以太坊目前的運營虧損為64%

過去一周的平均每日利潤率

最接近盈利的區塊鏈是 BNB Chain,因為它每天賺 140 萬美元的交易費,而僅發放 174 萬美元的Token 獎勵。從表面上看,你可能認為這很神奇。

「是時候模仿 BNB 了。」

但細微之處在於,像 Binance 這樣的鏈完全可以排除 L1 區塊鏈的盈利能力比較當中。

原因在於:

前文提到當交易結算中存在確定性時,區塊空間就變得有價值。而這種確定性要花錢。

BNB Chain 只由 21 個驗證節點守衛。這是一個封閉且受監管的實體組織。換句話說,中心化的 BNB Chain 因為沒有支付安全費用而獲利。這 21 個驗證節點很容易串通起來,讓交易變得無關緊要,導致區塊鏈的價值大大低於一個極度去中心化和抗審查的網路。

如果 BNB Chain 真為高安全性買單,成本肯定會更高。相比之下,比特幣每天在 100 萬礦工身上花費 3,475 萬美元的 Token 獎勵,而以太坊則在 27.6 萬驗證節點身上花費 3,600 萬美元保障信標鏈安全(合併前!!)。

還值得強調的是,有報導稱 BNB Chain 受到洗錢交易和垃圾郵件交易的影響,不成比例地報告了更高的收入。(當然也有對這些說法的反駁,很難釐清真相)。

但事實是,除以太坊和 BNB Chain 以外,幾乎所有主要的L1 的運營虧損都在 90% 左右,甚至更糟。

每條L1 都建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可擴展基礎設施層,同時每年發放數十億美元的 Token 獎勵來確保區塊的安全——但區塊的需求怎麼樣呢?

同樣,這是一種權衡。在 Avalanche 或 Solana 上進行交易要比比特幣或以太坊便宜得多,但便宜有便宜的代價,這些鏈沒有足夠的收入抵消其支出。

你如何評估產品需求:產品銷售收入。

你如何評估區塊鏈需求:區塊空間銷售收入。

收入才能真正檢驗區塊空間需求,而非售出的區塊數量。

比特幣呢?

儘管十年來 Token 獎勵一直在減少(比特幣三次減半),比特幣網路仍在以 98% 的虧損率運營。儘管該網路計劃在這一個十年結束時有效地依賴交易費用(在第五次減半後,95% 以上的BTC 將被開採),但該網路甚至還沒有接近盈虧平衡點。Token 獎勵已趨近於零,但網路只用為安全付費,這值得我們接下來密切注意。

現實很殘忍:建立一個有利可圖的區塊鏈業務很難。

就算是擁有最有價值區塊的以太坊,也無法在當前狀態下獲得盈利,而比特幣的情況更糟,與其他L1 旗鼓相當。

就目前而言,這何以可行?

區塊鏈作為一種技術,現在還為時尚早。大規模應用尚未到來,技術本身仍有很大的優化空間,因此區塊鏈目前不盈利講得通——它們仍在自力更生。

這與 90 年代的互聯網公司非常相似。亞馬遜成立於 1994 年,但它直到 2001 年才實現盈利,當時它報告從 10 億美元的收入中獲利 500 萬美元。

這家現在數兆美元的公司花了 7 年時間才勉強實現盈利。

比特幣已經存在 12 年了,而以太坊將在今年 7 月慶祝其 7 週年,這就像是區塊鏈的 2000 年。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區塊鏈會在與亞馬遜相同的時間內實現盈利嗎?

通往盈利之路

那麼,區塊鏈實現盈利的途徑是什麼呢?

有兩個主要的槓桿:

  1. 增加交易收入
  2. 減少安全開支

1. 增加交易收入

區塊鏈增加交易收入的主要方式是增加區塊效用——增加每個塊內可做的事情的價值。這可以通過構建有價值的應用程序,提升網路效用來實現。

例如以太坊上,任何人都可以在 Uniswap 上用 100 萬美元 ETH 兌換 100 萬美元 DAI。這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價值重大。他們很樂意支付 10 美元交易費結算這筆交易。事實上,也許他們願意支付高達 1,000 美元的交易費。

甚至在有壓力和波動的時候,他們願意以 10,000 美元讓他們的交易得到即時處理。一個理性的人願意為一個區塊支付比他們可以從這個區塊中提取的價值略高的價格。

隨著應用層變得更加活躍,區塊也變得更有價值,因為 DeFi,NFT 等應用在區塊內創造了經濟機會。

區塊空間的收入幾乎與網路上有價值的應用程序的數量以及它們所擁有的機會直接相關。

當我們看比特幣時,這一點就更加明顯。比特幣實際上只有一個應用——轉移 BTC。因此,它很難產生大量的區塊空間收入,如其 -98% 的利潤率所示。

一個用例只能產生如此有限的收入。

借助智能合約平台,可以構建不限數量的應用程序,從而使區塊空間收入規模遠超一條有限應用的區塊鏈

這種情況正在發生,多個智能合約平台在交易費收入上都超過了比特幣,包括幾個以太坊的應用。市場願意支付更多的錢在以太坊上轉換 Token,而不是轉移比特幣。

關鍵點是,區塊空間的收入隨著區塊空間的效用而增加——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區塊空間的效用隨著更多的 Token、更多的應用和一個更有活力的生態而擴大。

所有這一切都取決於網路的去中心化和安全性。

如前所述,如果交易可以被逆轉或審查,區塊空間就不那麼有價值了,並且更少的應用程序會在這樣的網路中扎窩。

2. 減少安全開支

增加區塊空間的效用很大程度上不能靠激勵硬來。你需要開發人員、應用程序和用戶。長久來看,你只能激勵用戶使用。

因此,區塊鏈實現可持續發展的主要途徑將是隨著時間推移減少 Token 獎勵,降低網路開支。

當減少 Token 獎勵時,最大的代價是你在安全方面的支出減少。除非價格上漲,否則一旦網路減少Token 獎勵,驗證者/礦工的運營動力就會削弱,網路就會變得不那麼安全。並非每次都這樣,但只要網路需求達不到平衡,就會出現這種風險。

區塊鏈必須面對 Token 獎勵和區塊大小的權衡。許多 Alt L1 鏈選擇了更大的區塊,以支持更多的總交易,讓單筆交易的費用變低。增加區塊空間供應會讓它變便宜,目前為止已經證明很難為區塊鏈產生可觀的收入。

此外,在基礎層上增加吞吐量往往會創造一個更中心化的系統,從而損害了鏈上原生貨幣發生溢價的信心基礎。

區塊鏈必須平衡區塊空間的供應和隨之而來的Token 發行。更快地產生區塊、產生更大的區塊意味著更大的網路吞吐量,必須靠發行更多貨幣來保障這種規模的安全性

想要更大的規模,就必須支出更多安全費用。

你可以在智能合約鏈的通貨膨脹中看到這種影響。

  • 以太坊:4.20% 的通貨膨脹率
  • Solana:9.15% 的通貨膨脹率
  • Avalanche:26.6% 的通貨膨脹率

重要說明:以太坊目前是工作證明,這是一種資源密集型的安全機制。以太坊將在今年晚些時候轉換成 PoS,ETH 的新發行量將減少 90%,以太坊每年的通貨膨脹率將降至 0.4%。

關於 L2 的快速補充說明

在增加區塊鏈的淨收入上,L2 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據 CryptoFees.info 數據顯示,以太坊 L2 通過出售區塊空間,每天為自己創造 5 萬至 10 萬美元的收入。這是 L2 的原生收入,由 L2 的運營商收集(以後可能通過 L2 原生 Token 實現民主化)。

重要的是,L2 對以太坊 L1 的區塊空間存在需求。L2 必須消耗 L1 的區塊空間,才能與區塊鏈主網發生「結算」。UltraSound.Money 的 ETH 燃燒排行榜上,Arbitrum、Polyon、Optimism 赫然入列。

L2 的核心在於他們不需要發行 Token 為安全性支付費用。他們從發生結算的 L1 繼承了他們的安全性。這使得部署 L2 微不足道,因為區塊鏈可持續性的許多困難部分都是通過利用 L1 的資源來解決的。

L2 的運作就像經濟活動中的太陽能電池板。他們向用戶提供低費用,並將用戶交易捆綁成一個包,批量部署到 L1。這就是 L2 使用量可以轉化成 L1 區塊空間需求的地方,也是為什麼一個充滿活力的 L2 生態對 L1 交易費用有利的原因。

以太坊的可擴展性路線圖的牛逼之處在於,它把區塊空間出售給其他區塊鏈(L2),而非用戶。雖然個別用戶認為以太坊的 Gas 費難以忍受,但 L2 區塊鏈對 L1 的 Gas 費沒什麼感覺。並且隨著用戶越來越多,它們還會對區塊空間存在更大需求。

第一條盈利的區塊鏈要來了

通過合併,以太坊是第一個走上經濟可持續發展道路的區塊鏈。今年晚些時候,可能 6 月或 7 月,該網路將轉向 PoS 共識機制,將 ETH 的發行量減少 90%。

以太坊合併的有趣部分在於,它不僅僅是一個純粹的發行量減少。

在提高安全效率的同時,「安全預算」的使用方式發生了根本變化。鑑於共識算法的轉變及其所擁有的改進,PoS 會讓以太坊更安全,同時減少 Token 發行量。

隨著網路減少 90% 的 Token 發行量,以太坊每天分配給質押者的 ETH 將少於 400 萬美元。需要注意的是,以太坊的交易費用不會隨著合併而變少。

這意味著,今年晚些時候,該網路每天將分配 400 萬美元的 Token 獎勵,同時產生 1,300 萬美元的收入,獲得 900 萬美元的淨利潤和 72% 的利潤率。

以太坊,第一條盈利的區塊鏈!

其中有一個鶴立雞群

值得強調的是,ETH 也隨著合併完成了三相點資產理論,完全過渡成一個有息資產。

網路產生的所有交易費用將通過 EIP 1559(回購)和質押(分紅)流向 ETH 持有者。因此,ETH 的質押收益將飆升至兩位數的 APY。隨著投資者競相吸收這些收益,該資產的需求得到提升,同時網路從增加的質押中獲得更多安全保障。

以太坊有望成為第一條盈利的區塊鏈。

而這將在幾個月內發生,而不是幾年。正如我們之前所寫的,這還沒有在價格上得到體現

其他區塊鏈會跟隨以太坊嗎?

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銷售產品的好壞。

市場願意為他們的區塊支付多少錢?當 Token 獎勵枯竭時,還會有人購買嗎?當交易費用增加時,還會有人購買嗎?

既然 L2 不需要每年通過 Token 獎勵支付數十億美元的安全費用,L1 將如何與 L2 競爭利潤?

我們將在未來的幾個月和幾年裡找到答案。

長遠來看,盈利才能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