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Go專欄|從MVP到MVD:Web3 思維的演化之路

ABMedia
分享
NFTGo專欄|從MVP到MVD:Web3 思維的演化之路

(本文作者為 NFTGo,經授權轉載自微信號)

從最小可行性產品到最小可行性 DAO

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 這一概念最初由 Eric Ries 在《精益創業》(Lean Startup)中提出,意思是用最快、最簡明的方式建立一個可用的產品原型,通過這個最簡單的原型來測試產品是否符合市場預期,並通過不斷的快速迭代來修正產品,最終適應市場需求。

快速試錯,快速迭代。通過創造產品,滿足用戶需求,需求轉化功能,功能帶來用戶增長。

而如今,由 DAO 而起的社區形態正讓這個創新飛輪發生範式轉變。隨著 2021 年加密熱潮興起,據估計,DAO 現在共有大約 100 萬參與者。根據 ConsenSys 的數據,Top 20 DAOs 合計持有超過 140 億美元的數字資產。此前,我們往往會說,沒有好的創意和想法便沒有用戶,消費者通過數據貨幣化成為新的產品。在 Web3 領域,某種程度上,沒有社區基礎,便沒有項目,消費者由「產品」轉變為社區成員、投資者、利益共享者等多元角色。

權利等級制度變得更加扁平化,Web3 促進了創造者驅動的經濟,同時獎勵消費者參與,從而開啓社交網絡的新時代。下一次,在開始設計一個MVP前,不如從對產品本身的價值假設這一端,轉化到以社區為基礎的共識交換思維。

價值假設(Value Hypothesis):用戶是否認為產品對他有用、有價值,用戶是否會覺得產品「驚艷」、「遠超其他產品」?

共識交換(Consensus Exchange):發起者通過提出一個有價值的共識,驅動更多人凝聚起來相互影響,進行價值交換及自主傳播,用戶是否認同這個價值?

試想,用戶如何成為你的利益共享者和創業夥伴,而不單單是你的消費者?

4M 要素開啓 MVD

開啓一個最小化 DAO,只要記住關鍵的 4M 要素:Mission、Member、Mechanism、Money。

首先,需要確定你希望完成的願景或目標,第二,考慮希望聚集怎樣的一群人才能和你一起完成,定義成員的角色,第三是考慮如何設立管理機制,這包括投票、激勵機制和決策機制等,第四個是考慮資金和完善的代幣經濟系統,如何傳遞價值和轉移價值,可以是NFT,也可以是代幣。

從假設功能到共識凝聚

此前,一到兩個人提出和確定產品功能,如今,一群人通過自下而上的貢獻,以符合 DAO 的動機和價值觀的方式推出產品。最小可行性 DAO 將社區放在第一位,共識先於產品,不管是形成提案、投票、定義角色、消費,都可以通過智能合約創建模塊化的 DAO。

以 Apecoin DAO 為例,其願景之一是希望培養一個由創造者和創新者組成的社區。在一切開始前,發起人和組織需要計劃一個完善的協議和規則,出發點在於如何增加每個 DAO 成員所擁有的代幣的價值,反哺整個DAO。

再如 Bankless DAO,很多優質知識性的深度文章以及架構使得 Bankless DAO 積累了第一波共識——對於無銀行社會的嚮往,DAO成員不斷開枝散葉形成新的公會。

從被動接受到自主投票

一般來說,社區成員會就未來運營提出提案,然後聚在一起對每個提案進行投票。然後,被通過的提案凝聚了社區共識,用戶從過去的被動接受所有的結果讓位於此框架下的社區協作。此外,DAO 的每個成員都在某種程度上監督整體運作。

在投票時一方面需注意激勵措施的一致性,個人的最大利益和組織的利益最大化。例如,ApeCoin 持有者可以以帖子的形式提交創意和想法,由版主那裡確認其與社區利益的一致性。一個 AIP 想法可以由多人協作,此外也能收到其他人的評論。此後,版主可以將 AIP 發佈到 Snapshot,一旦在 Snapshot 上上線,Live AIP 將開放投票。投票選項為「贊成」和「反對」,「贊成」意味著選民贊成完全按原樣實施 AIP。

從用戶測試到代幣治理

在過去,MVP 十分重視用戶測試和反饋,用戶給予的反饋被用於下一次開發迭代。但如今,開啓MVD時,需要思考如何將用戶的貢獻轉化為資金和激勵機制,以及弄清楚如何獲得資金以及將其賦予治理。

這通常是由代幣發行或者NFT發行來實現,這兩種方式都可以籌集資金補充 DAO 的金庫。代幣持有者擁有多種權利,比如,投票權,部分治理權等。此外,一些自由職業者,行業倡導者和對項目感興趣的人能夠通過加入 DAO 的治理獲得額外的代幣報酬。他們的角色創造了獨特的價值主張,在社區中付出的承諾和努力可以直接與金融資本掛鈎。

這是將成員轉變為參與者和利益相關者的重要一步。成員不僅需要有歸屬和聯結感、還能夠同時投資於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代幣的價值與直接的社區價值,比如成員的福利和特權,社會資本和地位,以及長期的社區影響力,社區利潤和代幣供求相關。如果是 NFT 形式代幣發行,也會和稀有度等其他因素相關。

現在觀察大多數 DAO 或社區的代幣或 NFT 持有者,往往可以分為這幾類,HODLer、Supporter、 Advocates、Flipper、Innovator,每一類成員的不同比例組合也代表了 DAO 的質量層次。

當然,DAO 也有自己的銀行賬戶或國庫,就像是一個擁有共享銀行賬戶的互聯網社區,自主制定如何分配社區資源以及經濟獎勵。例如 Doodles 的社區金庫 DoodlesBank,其作用就是用於支持各項社區開展的活動。在權力下放、民主化和經濟參與方面,DAO 是最純粹意義上的 web3 社區,也是新所有權經濟的關鍵原則。

除此之外,還可以通過 Staking 促進代幣和 NFT 生態系統的發展,改善供需,同時激勵早期採用者和現有生態系統參與者。而像是 ApeCoin DAO 內 NFT 和代幣雙質押的聯動模型或將是未來常見的趨勢之一。

從驗證假設到付諸行動

DAO 經常會呼籲社區通過資助的項目提出有趣的想法,具有創業精神的個人可以自由提交提案。不同的DAO 的可參與程度各不相同,對於一些 DAO,大家集聚在一起為了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例如此前的憲法 DAO 以及 Assange DAO 等,還有一些是為了促進個人資金的匯集,找到更好的投資方向,比如SharkDAO。再者是項目方通過 PFP 聚集一批共同價值觀的人一步步實現路線圖。

技術只是手段

隨著時間推移和網絡效應,社交媒體聚集了數十億用戶。大型公司從用戶的注意力、時間和錢包中獲得了豐厚的利潤。Web 3 旨在打破這些概念,不僅僅是讓早期投資者和團隊從這些網絡效應中受益,在這個時代,所有在項目的成功中發揮作用的用戶都應該受益。由此,用戶便成為了產品的部分所有者。

去中心化和公平概念為我們描繪了未來的美好願景,但同時,我們也需要注意到,Web3 和 DAO 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很多區塊鏈項目基於技術概念至上的思想,即新技術和新概念可以解決大部分目前機制下的社會問題。但技術都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只有思維的轉化才能永恆不變。在行業中,我們的注意力不斷被新的熱點剝奪,不斷被新的誘惑籠罩,蜂擁而至的PFP熱潮,新穎到甚至眼花繚亂的概念和去中心化的組織運營體系還將經歷時間的考量。

自由表達和第二次個人革命

先有社區,再有產品。

在 MVP 下,我們假設消費者有此類需求。在 MVD 下,我們沒有假設,我們創造和選擇任何需求。在 MVP 下,由少數人判定需求大小,評估最佳想法。在 MVD 下,由社區投票為主導,執行最佳想法。在 MVP 下,社區是你的試驗場。在 MVD 下,社區是你的投資者。在 MVP 下,社區是你的消費者。在 MVD 下,社區是你的合伙人。

一個運作良好的 DAO 所產生的項目或者產品,相對於 Web2 時代的 MVP,更能產生一個正和的結果。 MVP 的資金流動,往往是從社區流向創造團隊,且該流通往往還伴隨著損耗。而在 DAO 的運作下,社群和創造團隊不斷的吸引社群以外的人加入,資金流向是由社群外到社群內的,而非社群內不不斷由多數人集中到少數人。

從原來的以產品為中心到以個體為基礎的創建也是社會的新特徵的反映:重視參與與表達,強調自我和獨特,注重娛樂和消費。在個性化的社會裡,階級變得更加模糊,而第二次個人革命所帶來的自我情感表達成為最重要的一切。如果我們真的想朝著民主化和自由化邁進,將大型公司的話語權轉移到個人身上,或許我們需要從思維上進行革新。所有人做事情的動機如何,而最終的效益的分配又是怎樣的。

MVD 是貨幣體系民主化的一個實踐,或許會在未來成為新的話語方式。從付費使用到共享收益,無論 DAO 的最終目的和範圍是什麼,它的成功取決於它對群體力量的真實認可,以及將集體能量推動產生結果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