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FTX創辦人SBF:賺錢是為了對世界產生最大的正面影響

ABMedia
分享
專訪FTX創辦人SBF:賺錢是為了對世界產生最大的正面影響

加密貨幣億萬富翁Sam Bankman-Fried 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鏈聞,原文標題為《專訪FTX 創始人SBF:賺錢是為了對世界產生最大的積極影響》,原文請見

媒體有很多對Sam Bankman-Fried的報導。他是一個29歲的素食主義者,加密貨幣億萬富翁,通過利用韓國和美國的BTC差價賺取巨大利潤,迅速名聲大振。隨後,他又創建了全球規模最大、增長最快的數字資產交易所FTX。然而,當我讀到越來越多關於他的報導時,開始意識到主流媒體遺漏了一個基本點,就是Bankman-Fried的世界觀。Bankman-Fried就像是加密貨幣領域裡的邊沁,他將自己的經營理念建立在傑里米·邊沁所倡導的有效利他主義和功利主義的基礎上。他並不只是想成為最富有的加密貨幣億萬富翁。他想對世界產生最大的積極影響。只要錢能做到這一點,他就會繼續賺錢。

Brendan Doherty: 歡迎作客Icons of Impact,對於那些加密貨幣圈子之外的人而言,他們可能不知道你有兩家迅速增長的公司,你能給我們介紹一下Alameda 和FTX 嗎?

Sam Bankman-Fried: 從麻省理工畢業後,我去Jane Street Capital工作了三年半。這是一次很棒的工作經歷。我離開Jane Street Capital後,開始了創業之路,並選擇進入了加密貨幣領域。

第一家公司是加密量子交易公司Alameda。我們發現,所有跡象表明加密貨幣領域將有大量的流動性需求,但可用的流動性很少。那段時間每個人都在談論加密貨幣。我們看到了巨大價格波動和大量資金流入,這清楚地表明許多不同國家的人試圖通過各種方法購買不同種類的加密貨幣。不管加密市場已經變得多麼大,這種現象才剛開始幾個月。這意味著全球大多數買家來不及加入加密生態系統。

Doherty: 所以你從加密基礎設施中發現了商機?

Sam Bankman-Fried:是的,我們曾懷疑為加密市場提供服務基礎設施數量是否足夠。這意味著需求可能會超過流動性,並可能導致巨大市場差價,形成套利交易。所以我進入了加密領域,想看看自己的想法是否符合實際,結果證明了這一點。

Doherty: 那你就基於這種想法創造了FTX?

Sam Bankman-Fried: 一年後,我們開始創立FTX。當我開始從事加密貨幣交易時,如果購買蘋果公司的股票,一般散戶會從Robinhood這樣的平台購買,然後通過清算公司和其他機構轉手。在2018年底,當時平台完全是一團糟。由於沒有任何留住客戶的措施,他們平均每天損失100萬美元的客戶資產。對我來說,這只是問題的一個表象,而不是核心問題。所以這似乎是一個巨大市場缺口,也是一個相當大的市場空間。我認為TFX能做得更好。我想把買家,賣家和交易所結合起來。因此,我們在2019年春天推出了FTX,並將其從一無所有發展到如今的地位,成為中國境外第四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Doherty: FTX 實現了驚人增長。在此基礎上,我想把接下來的話題集中在你的其中一個工作領域,這個領域很少媒體關注。你經常有一些重大加密領域交易,FTX 也實現了迅速增長,這些都非常受到媒體關注。但我對其他更深層次的東西感興趣,那就是以上所有這些都基於你的世界觀。你說過希望能最大化FTX 對世界的積極影響。讓我們從這裡聊起,你覺得這應該從哪個環節開始?

Sam Bankman-Fried:這取決於具體行為。對我的許多朋友來說,他們的回答是通過工作為世界做貢獻,例如選擇合作的組織,並產生直接重大的影響。當談到有效的利他主義時,我認為這一點往往會被忽略。對於FTX來說,我們非常注重整個預算支出,我認為很容易忽視捐贈對象,以及捐贈錢款的用途。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找到最有效的捐贈目標。

Doherty: 你之前說過有效利他主義就是賺到最多錢,然後用這筆錢產生最大的積極影響。我覺得這裡面會有矛盾。一些批評家會說,產生經濟不平等問題的部分原因是我們的思考能力。你怎麼看這種觀點?

Sam Bankman-Fried:某些行為只是看起來像利他主義,所有實現有效利他主義的行為都有直接和間接的影響。你必鬚根據這兩個因素來量化影響。有很多職業對世界是有害的。即使你從事這些職業可以賺很多錢,但這可能不是正確的行為。所以,如果你產生了負面影響,即使這些收益都有效地捐給了慈善機構,你也不應該因此得到太多讚譽。我認為你需要對整個事情進行量化,對我來說這是有效利他主義的核心。你永遠無法完美量化世界,但你可以對每件事設定一個具體的目標。

Doherty: 你之前做了一個很好的區分,如果像Elon Musk 等人通過特斯拉賺了數十億美元,這和埃克森美孚從化石燃料賺了數十億美元是不一樣的。兩者都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收益,但其外部影響卻大相徑庭。

Sam Bankman-Fried:是的,很難說特斯拉的業務正在對世界產生傷害。你可以說,Elon Musk通過創造綠色技術做了很多積極貢獻。或者,如果你不認可特斯拉,你可以爭辯稱,這只是浪費資源,特斯拉將會失敗。但不管怎樣,特斯拉都不是毀滅世界的罪魁禍首。

Doherty: 同意你的看法。現在我們來談談慈善事業。我看到你對待慈善事業有不同的看法,特別是眾包概念。讓你的消費者、受眾和社區參與到FTX 基金會的決策中意味著什麼?

Sam Bankman-Fried:所以最初我們想把FTX賺到的錢的1%捐給慈善機構,但這並不是最終決定我能捐多少錢的最大因素。我們想,是否可以立即採取具體公開措施?讓人們參與到慈善活動中來。例如,用戶可以投票決定基金會資金的去向。用戶也可以為基金會捐款,我們真的很震驚,通過這樣一種積極方式。一些用戶已經承諾出資560萬美元。有很多加密領域的人在過去十年裡賺了很多錢,他們很自然地會想到會產生什麼樣的全球影響。因此,我認為加密技術有巨大潛力,人們可以為高尚事業做出很多貢獻。所以捐款是一種很容易讓人們都參與到慈善事業的方法。

Doherty: 讓我們來談談功利主義,你經常提到這個概念,認為它是你思想的基礎。你能聊聊對功利主義的看法,以及它如何改變你的行為嗎?

Sam Bankman-Fried:對我來說,功利主義意味著賺最多的錢,變成最幸福的人。這聽起來有點病態或愚蠢,當然如果想達到類似的目標,但這實際上是相當強大的概念,在很多情況下都有很強的影響。功利主義就是將一切最大化。有人說,只要你不做壞事,你就過得很好。我認為找到幫助人類的方法和避免做壞事一樣重要。你應該考慮自己人生要做什麼,可以做出什麼行動可以最大限度地把世界變得美好。

Doherty: 我聽說你父母是斯坦福大學的法學教授。他們是否影響了你的功利主義傾向? 還是你自己發現的 ?

Sam Bankman-Fried:是的,他們都是功利主義者,或者至少學的都是功利主義的概念。我第一次接觸到這個概念是我很小的時候。

Doherty: 那還是相當早的!我從你那裡找了幾句有趣的名言,想听聽你的解讀。你說過:「金錢能夠衡量對他人的關心。」你能詳細解釋一下嗎?

Sam Bankman-Fried: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做好事的方法。一種是把錢捐給慈善事業。這並不總是一個完美的思考方式,金錢雖然強大,但是它並非不可替代。金錢有一個方面的好處,那就是當試圖比較兩種不同干預措施的好壞時,如果我們能用同一種單位來衡量很多事情,這會一個巨大的優勢。一旦你有了錢,你能用這些錢做多少好事呢?你就會從金錢想到做善事這方面。當你在做各種權衡的時候,可以考慮這樣做最多可以帶來多少收益。

Doherty: 沒錯,而且金錢可以更有針對性地滿足需求。你之前也說過,你「因為隨意接受一個規模較大的新項目而名聲狼藉」。你想打造的下一個項目是什麼?

Sam Bankman-Fried:現在有一些項目不是非常公開的。FTX要給員工加薪,我在這方面花了很多時間。但很多人都在思考公司的未來是什麼?最好的未來將會是怎麼樣的?我如何實現這樣一個未來?你很容易被誤導,認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但沒有從更廣泛的角度考慮你能做的每一件事。就FTX而言,我們可以專注於獲得更多核心用戶,但這會有局限性。我也想考慮一下我們如何能接觸到其他從未接觸過的人群。我們需要做什麼來打造一個全球大品牌,同時保持今天的文化、聲譽和用戶好感。這些都需要更多協調,通過時間和努力完成。這些人群對我們來說確實是新事物,但他們對於實現FTX最遠大的未來十分重要。

Doherty: 我很贊同你的看法,我們都需要思考如何才能實現最充實的人生,而不僅僅是自滿。謝謝Sam Bankman-Fried,這是一次非常棒的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