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le、Cream、Cover 與 Sushi!Yearn 一系列合作案意味著什麼?

Jeff
分享
Pickle、Cream、Cover 與 Sushi!Yearn 一系列合作案意味著什麼?

Yearn 宣佈一系列項目合作案

近日,去中心化金融(DeFi)平台 Yearn 宣佈了多個項目合作案,其中包括 Pickle、Cream、Cover 與 Sushi,且幾乎每一個項目在消息釋出後都迎來明顯的漲幅。不過,Yearn 的一系列合作當然並非只是為了拉抬幣價那麼簡單,其最終目的是要構建一個完善的 DeFi 生態系統。

Yearn 近期宣布的合作案,大多是以「開發團隊的合併」與「協議相互協作」的方式進行。Yearn 創辦人 Andre Cronje 於 11 月 30 日特別撰寫了一篇文章,解釋近期的一系列行動。 

Pickle 

當 Pickle 宣布價值 2,000 萬美元的 Dai 遭駭客竊取後,Yearn 的合作消息將 Pickle 的代幣價格從谷底救回,並同時為那些受害者提供了補償措施。有些 Pickle 受害者認為,Andre Cronje 是救世主,是為了拯救 Pickle 才與其合作,但事實上,雙方的合作,並非基於這種感性的理由。

Andre Cronje 表示,之所以會選擇與 Pickle 合併,是因為 Pickle 和 Yearn 的開發團隊都在針對收益策略進行研究,且通常採用的策略也都相同,就開發團隊的合併來看,是相當合乎邏輯的。兩邊團隊合併後,Pickle 核心開發人員可以專注於策略研究,而 Yearn 可以提供額外的安全性、審計和討論。不過,Andre Cronje 強調,Pickle 和 Yearn 雖然整合了開發資源,但彼此仍然是獨立的品牌。

Cream

Andre Cronje 指出,Cream 與 Yearn 彼此之間的協作能力相當強大,Cream 的借貸功能有助於 Yearn 執行流動性挖礦策略時的槓桿能力,並藉此提高收益能力。換句話說,Cream 可以定位為,以滿足流動性挖礦需求為核心的借貸平台。

此外,Andre Cronje 表示,當前市場上的許多去中心化借貸平台,聚焦的重點都不盡相同。例如 Aave 和 Compound 是專為終端用戶提供借貸借貸市場的平台、DyDx 是專為槓桿交易打造的借貸平台、Synthetix 則是以合成資產為核心的借貸平台。

而 Yearn 與 Cream 的開發團隊也將將共同協作以實現一個「協議到協議的儲備金服務」。這種設計有助於其他協議(例如 Aave、Compound、DyDx、Synthetix 和 Alpha Homora)獲得更多資金,同時又不限制其資源。

Cover

Andre Cronje 認為,Cover 協議可以分為四大核心,分別為「核心保險產品」、「預測市場」、「永續保險」以及「保險(Cover)即服務」。Yearn 開發團隊將針對以上四點提供安全性與審查等協助,但在這當中會特別專注於「永續保險」與「保險(Cover)即服務」的協作,因為「保險(Cover)即服務」能夠讓 YFI 代幣成為 Yearn 平台自身的保險生態系統,而「永續保險」允許 Vault 從收益中提取保費對沖風險,雖然這麼做會導致收益降低,但能夠有效對沖合約風險。

Sushi

最後也是最近才宣佈合作案,是與自動化做市商協議(AMM) SushiSwap 的整合。Andre Cronje 在文章中寫道:

「Yearn 的資產管理策略需要 AMM 相關經驗,而 Sushi 也開始推動收益產品和貨幣市場的業務,開發重疊度變得越來越明顯。」

在這種業務開發重疊的情況下,雙方的結合可說是彼此互惠互利的決策,同時也是相當具有侵略性的協作,有助於雙方擴展到更大的領域。此外,Andre Cronje 也在文章中點出雙方合併後的協同作用,其中包括:「Sushiswap 與 Yearn 合併開發資源與資金庫」、「Sushiswap將協助 Yearn 開發並啟動 Deriswap」、「Keep3r 流動性轉移至 Sushiswap 並與 Sushibar v2 集成」等。此外,Sushiswap 也將同時與 Cover 與 Cream 協作擴展更多功能。

目前,Sushiswap 社區已發起兩項關於「Yearn 與 SushiSwap 合併」的提案投票,若提案通過將通知核心開發者,並由 Sushiswap 團隊部署。

彼此獨立,互利共生

這一系列的整合並不像傳統市場那樣,把兩家獨立公司整合為單一實體。去中心化金融允許各個項目在仍然是獨立個體的情況下,實現團隊合併、協議協作,目標一致並共生互利的願景。即使這些項目都是以 Yearn 為核心聚集在一起,但資源共享與協議的協作,仍然有助於項目彼此打造出更多的可能,Yearn 未來的生態系統又會發展到什麼程度令人難以想像。正如 Andre Cronje 所說: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這樣的合作關係,但是我對這種合作下的未來感到非常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