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霸主Uniswap v3即將登場,將有何影響?各路大神預言:Curve已死

Jim
分享
AMM霸主Uniswap v3即將登場,將有何影響?各路大神預言:Curve已死

Uniswap 發佈了 v3 版本細節,儘管 UNI 幣價未見起色,但引入自定義流動性、限價單功能等優化仍讓各界驚豔,Deribit 研究員 Hasu 更直說:「Uniswap v3 基本上已經給了 Curve 致命一擊。」

鏈新聞整理了各界對於 Uniswap v3 的看法,關於功能優化細節請見衍伸閱讀。

創辦人 Hayden Adams

Uniswap 創辦人 Hayden Adams 先前似乎早已按耐不住 v3 更新的喜悅,最終 v3 版本細節仍提早了一個多月發佈。他在今日表示:

我不敢相信這一切都已就緒了。

Adams 相當感謝加密投資機構 Paradigm 研究員 Dan Robinson 的幫助,稱 Robinson 早在 18 個月以前就開始研究如何提高 AMM 平台的資金效率,而如果沒有他,v3 無法實現。

Paradigm 研究員 Dan Robinson

Robinson 則表示,v3 的想法早在 2019 年 9月時,與預測市場平台 Gnosis 執行長 Martin Köppelmann 的交談中萌芽。他說道:

Köppelmann 當時確切指出 v1 版本浪費了多少流動性資金。此後 Adams 與我便沈迷於在不犧牲 Uniswap 優勢的情況下解決此問題。

此外,Robinson 還指出 Uniswap 使用的「恆定乘積做市商算法」(constant product market maker algorithm):x* y = k 是由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所提出,而 Vitalik 的靈感也恰好來自於 Köppelmann。

經過數個月的開發,Robinson 認為,v3 版本是世界上最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設計。

kyber Network 共同創辦人 Loi luu

Loi luu 則是指出,v3 更新的集中流動性 (Concentrated Liquidity) 與 kyber 2 月的升級相當類似,甚至幾乎雷同,但他強調這是兩個協議各自開發的成果。

他也認為,Uniswap 這一次對於防範吸血鬼攻擊非常慎重,包括「LP 代幣改為 NFT 屬性」、前兩年的「商業源碼許可證 BSL」,都是為此而準備。

Deribit 研究員 Hasu

Hasu 則直言:「Uniswap v3 基本上已經給了 Curve 致命一擊。」

研究總監 Larry Cermak 附和,已經聽到許多這種說法,而這種說法完全正確無誤。

Uniswap 創辦人 Hayden Adams 也在該文留言:

主要動機是優化所有交易對的資金效率應用,及提供可自定義的流動性區間;而此舉會出現優於某些項目的情況,特別是在特定交易對上優化資金效率的項目,簡言之:「我們差不多已經打敗這類型的協議了。」

The Block 研究總監 Larry Cermak

早在去年 9 月,Uniswap 剛發佈治理代幣時,幣價仍在 5 美元徘迴,Larry 就指出 UNI 漲至 11 美元是合理的情況,也代表 Paradigm 對 Uniswap 的投資將價值 10 億美元,而還有人嘲笑 Paradigm 的這筆投資。

如今再回顧該推文,Larry 認為 Paradigm 很可能完成了一筆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投資之一,卻鮮少人談論。

Larry 也透露他先前曾與熟悉 v3 細節的人交談,並從那時起就持續宣傳 v3 將會是個巨作。

Uniswap v3 引入自定義流動性、限價單功能等優化顯然將極大優化資金效率,待日後成功部署 Optimism Layer 2 解決方案後,Uniswap 對於散戶、小資族來說將不再是個看得到,玩不到的協議,其 AMM 王者的地位也有望再進一步提升。不過,可以想見的是,在 v3 要當個流動性提供者,玩法更為多變,要利益最大化,還需要更多的腦袋。

Uniswap v3 可能帶來的影響

鏈新聞訪問深度 DeFi 投資人與研究者 Joey Wong 對於 v3 的看法:

她認為,整個 v3 核心就是集中流動性,因為改善了資本效率和高滑點的問題,最大影響的對手應該是Dodo 和 Curve。v3 還有三種級別的交易手續費依照不同應用場景設置,像是穩定幣類型的流動性池,就可以設置 0.05% 的低交易費。這麼一來,Uniswap v3 跟主打穩定幣兌換的平台比起來,就只剩下有沒有流動性挖礦的分別而已了。

Joey Wong 也提到,比較少人談到的是 v3 將不再以同質性代幣的 ERC-20 作為流動性權益證明 (LP Token),而是改用非同質性代幣 NFT。她認為,這可能會影響到 DeFi 平台間的可組合性,也因此,其他平台想要跟 Uniswap 整合的話,就必須作出調整。而且交易手續費也不再自動再投資進池內,少了複息效應。

在流動性提供上經驗豐富的 Joey Wong 舉例,在 v3 上可能的情境。她表示,如果我想逢高賣掉 ETH,可以設定好理想的價格範圍,單邊投入流動性池。這樣便可以一邊收手續費,一邊賣出 ETH,這將會比網格交易更有優勢。這會有點像是設置限價訂單一樣,還能收到手續費。

她認為,Uniswap v3 將會是比現在更低滑點、更大量流動性的平台,未來也將有更多的交易量發生。

另外,可能是由於 Uniswap 對於被抄襲這件事感到厭倦,v3 將透過「商業源碼許可證」(Business Source License, BSL) 發行,為協議建立兩年的護城河,此後才轉為公用授權 (General Public License, GPL)。

Joey Wong 認為,這會讓其他「非匿名」團隊難以抄襲,結果就是更多「匿名」團隊的項目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