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最新評估全文,IMF:我們預計2020年衰退程度加深

IMF預期六月衰退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4 日發表的最新預測,2020 年的全球 GDP 並不樂觀,比四月預測的 -3% 更慘,來到 -4.9%。不僅如此,對 2021 年也的恢復預測也轉為保守,從原先的 +5.8% 改為 +5.4%。然而,該組織對於所有國家在今年的預估中,僅有中國是唯一呈現正值的:+1%。24 日晚間,美股指數全線呈現 2% 以上的跌幅。而與 S&P 500 有微幅正相關的比特幣,更是從 9500 水平一路跌到 9200 水平。

IMF 的這篇文章是怎麼說的,以下為全文: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使各國經濟陷入「大封鎖」狀態。封鎖措施幫助控制了病毒傳播,挽救了生命,但也引發了「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在許多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疫情惡化的同時,超過 75% 的國家目前正在重新啟動經濟。一些國家已開始復甦。然而,在沒有醫療解決方案的情況下,復甦的力度高度不確定,對各部門和國家的影響也不均衡。

相比 2020 年 4 月的《世界經濟展望》預測,我們目前預計2020年的衰退程度加深,2021 年的復甦進程更為緩慢。2020年全球產出預計將收縮 4.9%,比我們 4 月的預測低 1.9 個百分點,之後將實現一定程度的復甦,預計 2021 年增長率為 5.4%。

blog062420-chinese-chart1

這些預測意味著,這場危機將導致全球經濟在兩年內(2020-2021年)累計損失超過 12 萬億美元。

blog062420-chinese-chart2

增長預測相比4月的下調反映了以下因素:今年上半年的經濟結果差於預期,保持社交距離的做法預計將持續到今年下半年,以及供給潛力受到破壞。

高度的不確定性

這一預測有高度的不確定性,經濟前景同時面臨上行和下行風險。從上行方面看,如果疫苗和治療方法帶來更好的消息,並且政策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大,那麼經濟活動可能更快恢復。從下行方面看,如果出現新一輪感染,人員流動和支出增加的趨勢可能出現逆轉,金融狀況可能迅速收緊,這將引起債務壓力。在貿易預計將下滑約12%之際,地緣政治和貿易緊張的局勢可能會破壞脆弱的全球關係。

不同尋常的復甦

這場前所未有的危機之後,將出現不同尋常的復甦。

首先,這場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危機阻礙了出口依賴型經濟體的復甦前景,並危及發展中經濟體與發達經濟體之間的收入趨同進程。我們預計全球經濟體在2020年將出現同步深度衰退,其中發達經濟體將收縮8%,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將收縮 3%(如果不包括中國,收縮幅度為 5%),並且超過 95% 的國家 2020 年的人均收入將為負增長。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不包括中國)2020-2021 年 GDP 增​​長受到的累計衝擊預計將超過發達經濟體。

blog062420-chinese-chart3

其次,隨著各國重新開放,經濟活動的回升是不均衡的。一方面,被壓抑的需求使得一些部門(如零售業)支出激增,而另一方面,接觸密集的服務業(如酒店、旅行和旅遊業)依然低迷。高度依賴這些部門的國家很可能將在較長時間內受到嚴重影響。

第三,疫情以空前速度對勞動力市場造成了嚴重衝擊,特別是對於那些無法遠程工作的低收入、半熟練工人。勞動密集型部門(如旅遊和酒店業)的活動預計仍將疲軟,因此,勞動力市場可能在較長一段時間後才能完全恢復,從而導致收入不平等惡化、貧困現象加劇。

非常規政策支持已發揮作用

從積極方面看,經濟復甦得益於非常規政策支持,特別是在發達經濟體。在更大程度上受到財政空間制約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這種政策支持作用要小一些。全球財政支持規模目前超過 10 萬億美元,下調利率、注入流動性和購買資產等措施使貨幣政策大幅放鬆。在許多國家,這些措施有效支持了生計並防止出現大面積破產,從而減少了經濟的持久創傷,促進了復甦。

儘管實體經濟表現糟糕,但這種非常規支持(特別是中央銀行提供的非常規支持)推動了金融狀況強勁恢復。股票價格反彈,信用利差收窄,流向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證券投資趨穩,曾經大幅貶值的貨幣幣值回升。通過防範金融危機,政策支持幫助實體經濟避免了更糟糕的結果。同時,實體經濟與金融市場之間的脫節引發了人們對過度冒險的擔憂,並構成了顯著的脆弱性。

我們尚未走出危機

鑑於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政策政策者應保持警覺,需要隨形勢變化調整政策。目前應繼續通過財政和貨幣政策提供大量聯合支持,特別是在通脹預計保持在低位的國家。同時,各國應確保適當的財政核算和透明度,並保證貨幣政策獨立性不受損害。

一項優先任務是在經濟重啟過程中管理衛生風險。為此,需要繼續提高醫療衛生能力,開展廣泛的檢測、跟踪、隔離,並保持安全距離(以及佩戴口罩)。這些措施有助於控制病毒傳播,使公眾相信新的疫情能得到有序應對,並儘量減少對經濟造成的破壞。國際社會必須進一步擴大對醫療衛生能力有限的國家的資金援助和技術支持。需要採取更多措施,以確保在具備疫苗和治療方法後,能夠以充足和可負擔的方式進行生產和分配。

在經濟活動受到衛生危機嚴重限制的國家,應通過失業​​保險、工資補貼和現金轉移支付向受到直接影響的群體提供收入支持;通過延期繳稅、貸款、信用擔保和贈款等向受影響的企業提供支持。在非正規部門規模較大的國家,為了更有效地為失業者提供支持,需要加強數位支付方式,同時通過地方政府和社區組織提供食品、藥品和其他家庭必需品的實物支持。

在已經開始重新開放、經濟正在復甦的國家,政策支持需要逐步轉向鼓勵人們重新就業,並促進勞動力從萎縮的部門重新配置到需求增加的部門。可採取的方式是,增加工人培訓支出,以及針對更有可能長期失業的工人提供招聘補貼。為支持經濟復甦,還需採取措施修復資產負債表和解決債務積壓問題。為此,需要具備強有力的破產框架以及重組和處置受困債務的機制。

政策支持還應逐步從定向支持轉向全面支持。在財政空間允許的情況下,各國應開展綠色公共投資,以加快經濟復甦,並支持長期氣候目標。為了保護最脆弱群體,一段時間內還需要擴大社會安全網支出。

國際社會應提供優惠融資、債務減免和贈款,以確保發展中經濟體能夠為關鍵支出提供資金;另外,還應通過維護金融市場穩定、建立中央銀行互換安排和部署全球金融安全網,來確保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能夠獲得國際流動性。

這場危機還將帶來中期挑戰。在發達經濟體以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今年公共債務與 GDP 比率預計都將達到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各國需要削減浪費性支出、擴大稅基和盡量減少避稅,一些國家還需提高稅收累進性,從而建立穩健的財政框架以實施中期財政整頓。

blog062420-chinese-chart4

同時,這場危機也提供了一個機遇,可以通過投資於新的綠色和數位技術和擴大社會安全網,促使經濟加快轉向更具成效、可持續和公平的增長。

這是一場真正的全球性危機,全球合作尤為重要。應盡一切努力化解貿易和技術緊張局勢,同時改善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繼續盡其所能確保充足的國際流動性,提供緊急融資,支持二十國集團的暫停償債倡議,並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危機中向各國提供建議和支持。

 

Gita Gopinath 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經濟顧問兼研究部主任。在從事公共服務之前,她在哈佛大學經濟系任國際研究和經濟學 John Zwaanstra 教授。

Gopinath 女士的研究重點是國際金融和宏觀經濟學,曾在諸多頂級經濟學期刊上發表文章。她撰寫了大量關於匯率、貿易和投資、國際金融危機、貨幣政策、債務和新興市場危機的研究文章。

她是當前版本《國際經濟手冊》的聯合編輯,之前擔任《美國經濟評論》的聯合編輯和《經濟研究評論》的主編。此前,她還擔任國家經濟研究局國際金融和宏觀經濟學項目的聯合負責人,波士頓聯儲訪問學者,以及紐聯儲經濟顧問委員會成員。2016 至 2018 年,她擔任喀拉拉邦首席部長的經濟顧問。她還擔任印度財政部二十國集團事務名人顧問小組成員。

Gopinath 女士曾當選為美國藝術和科學院以及計量經濟學會院士,獲得華盛頓大學傑出校友獎。2019年,《外交政策》雜誌提名她為全球傑出思想家;2014年,她被評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45歲以下最傑出的25位經濟學家之一;2011年,被世界經濟論壇選為全球青年領袖。印度政府授予她海外印裔的最高殊榮——薩滿獎(Pravasi Bharatiya Samman)。2005年擔任哈佛大學教職前,她在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擔任經濟學助理教授。

Gopinath 女士出生於印度。她是美國公民及印度海外公民。她於2001年獲得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此前,她分別獲得德里大學文學學士學位,以及德里經濟學院和華盛頓大學文學碩士學位。

原文連結

衍伸閱讀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加密貨幣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