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敗給超級電腦卻擁抱新興技術,前世界棋王如何看好比特幣的未來?

Jim
分享
曾敗給超級電腦卻擁抱新興技術,前世界棋王如何看好比特幣的未來?

前西洋棋世界冠軍 Garry Kasparov,在退出棋壇後積極致力於俄羅斯民主復興,現任人權基金會(Human Rights Foundation)、復興民主倡議(Renew Democracy Initiative)主席,在富比士近日的專訪中,他對於「人權」、「隱私數據」、「加密貨幣」提出了他的獨到見解。

加密貨幣對於人權有什麼積極作用?

與多數理性看法相同,Kasparov 認為任何技術的好與壞取決於人,大眾常聽到加密貨幣許多負面用例,如鏈新聞先前報導的「Telegram N 號房事件」。但他覺得這些擔憂被高估了,換個角度來看,就能看出加密貨幣的諸多優勢。

自比特幣、區塊鏈問世以來,這個新興技術重新賦予大眾跳脫、國家、機構、或來自任何第三方的掌控。雖然 Kasparov 也認為大眾需要某種程度的監管,否則國家將無法運作,但比特幣能作為大眾奪回主導權的手段之一,他表示:

就像現在,貨幣已經失控,大眾正尋求保護資產以防止通膨的各種方式,而比特幣的特點是那神奇數字 – 總量 2,100 萬枚;再看看美聯儲,你不知道明天市場上會不會多印個幾兆美元,這會傷害你的資產,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認為比特幣、加密貨幣、以及區塊鏈技術的崛起是無法避免的趨勢。

隱私數據的雙重標準

Kasparov 在美國商業雜誌「Fast Company」的專欄中,透露出對於當前科技巨頭掌握大量隱私數據的擔憂,並認為這是目前世代中最為關鍵的問題之一,他表示:

我非常強調科技公司與像是俄羅斯國安委員會(KGB)蒐集數據的差別,在俄羅斯、中國、土耳其和伊朗等極權國家,其掌握的隱私數據可能會對特定民眾造成嚴重傷害。

Kasparov 認為,這種情況在美國、英國、歐洲等國可能有所不同,個人數據可能未經授權而遭使用,例如你或許會收到不感興趣的廣告、政治目的等等。儘管數據濫用造成的傷害可能因國家而有所不同,但這正是困擾 Kasparov 的地方,他指出:

這種對於隱私數據因地而異的關注非常困擾我,事實上無論在美國、加拿大、還是歐洲,都沒有對於保護用戶數據的相關立法,臉書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在美國國會被質詢五小時,我深感沮喪的是參議員準備的程度太嚇人了,他們有這麼多人,卻連任何相關問題都問不出來。

作為人權基金會主席,Kasparov 無法接受大家看待隱私數據問題的雙重標準,對於各界對待中國與美國公民個資有所區別而感到困惑,他強調:

無論這些人住哪,生活在非洲、亞洲還是歐洲,隱私標準必須是一樣的,他們應受到相同級別的保護。

擊敗超級電腦一戰成名

很有趣的是,Garry Kasparov 曾在 1996、1997 年,分別與 IBM 的超級電腦「深藍(Deep Blue)」進行西洋棋比賽,1996 年勝出後,隔年以二勝三和一負敗給超級電腦,儘管與人工智慧的定義有些微不同,此事仍被視為科技發展的重大里程碑。

儘管最終敗給了黑科技,Kasparov 反而擁抱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興技術,身為數學的信仰者,他認為相較於政府對於財政的不透明與不斷印鈔所帶來的混亂,比特幣基於數學的確定性,更勝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