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BRC-20現況整理,繼2017後首次交易費>區塊獎勵,礦工成最大贏家?

Jim
分享
比特幣BRC-20現況整理,繼2017後首次交易費 data-lazy-src="https://i1.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noscript><img width="1026" height="602" srcset="https://i1.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w=375 375w,https://i2.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w=428 428w,https://i0.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w=768 768w,https://i0.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w=1024 1024w,https://i0.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w=1440 1440w,https://i1.wp.com/abmedia.io/wp-content/uploads/2023/05/BRC-20-1.png?quality=90&ssl=1 2560w" src=

比特幣生態在社群的努力下發展出同質化代幣的鑄造、發行及轉移機制,不過在投機行為的驅使下,也導致主網壅塞、鏈上交易費創高。「能發幣」使得比特幣不再只有傳輸功能,但這會徹底改變比特幣敘事,或只是像謎戀貓在 2017 年癱瘓以太坊網路那樣曇花一現嗎?

BRC-20是什麼?

BRC-20 是由開發者 @domodata 於今年 3 月 8 日時所提出,是比特幣上實驗性質的「同質化代幣標準」。

過去兩年名聲大噪的 NFT 是「非同質化代幣 (Non-Fungible Token, NFT)」,每個代幣能代表獨一無二的數位資料。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反之,同質化代幣的性質就像是百元新台幣,每張鈔票 (代幣) 都是相同價值、可替代的,例如 Tether 在以太坊上行的 USDT,或總量十億枚的 Uniswap (UNI)。

ERC-20 是目前採用最高的同質化代幣標準,比特幣取名「BRC-20」也是借鏡於 ERC-20。

BRC-20如何實現的?

比特幣的區塊大小已經不是過去所認知的 1MB 上限,在擴容方案 SegWit 及 Taproot 升級後,區塊上限已能達到 4MB。

今年 2 月初崛起的 NFT 協議「Ordinals」,就是將圖像、文字、SVG 或 HTML 等檔案寫入到比特幣最小單位 sats 當中。這個被植入數據 (編號) 的 sats、植入的數據被該協議命名為「銘文 (Inscriptions)」。

在區塊寫入數據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比特幣區塊大小已超過最初的 1MB。

BRC-20

而 BRC-20 透過「Ordinals」協議,「以 JSON 數據格式寫入、制定代幣的鑄造規則」,有了這樣的邏輯,任何人都可以在比特幣鏈上部署、鑄造、或轉移代幣。

以 BRC-20 開發者部署的首個實驗代幣 ordi 為例:

  • 協議形式:brc-20

  • 操作類別:部署代幣

  • 代幣標籤:ordi

  • 最大供給:2,100 萬顆

  • 鑄造限制:1,000 

BRC-20現況、亂象

首個 BRC-20 代幣「ordi」在代碼發佈後不到 18 個小時內即鑄造完畢,後續也接連出現多種迷因代幣。

BRC-20 相關工具網站包括:

據 BRC-20.io 所示,已有高達 14,079 種代幣,其中大部分是流動性極低的垃圾迷因幣,光是 ordi 就佔了 2/3 的總市值。

BRC-20

知名分析師 Ignas 對於 BRC-20 的熱度也感到不解,並指出要使用 BRC-20 的主流交易市場 unisat.io,用戶還要先鑄造、部署代幣,或進行圖片、文本等銘文刻錄來獲得 20 個積分後,才能進場買幣。

他認為這就像是逼用戶創建,或助長一個垃圾幣,好讓用戶能進場買別的垃圾幣,而這最終導致了比特幣主網的壅塞狀態。

(註:UniSat 已在 5 月 11 日宣佈取消積分要求)

BRC-20礦工收益:遠不如 2017、2021

Dune 數據顯示,礦工似乎是除了 BRC-20 早期進場者之外的最大贏家,但並沒有中國媒體所報導的那樣聳動:

「比特幣鏈上交易數在 5 月 7 日為 396,763 次,鑄造費用 236 BTC、交易費用 7.87 BTC 均創下歷史新高。」

但這指的是 BRC-20,而非所有鏈上交易。

也有出現繼 2017 年後,第二次在一個區塊中的交易手續費 (6.7BTC) 大於出塊獎勵 (6.25BTC) 的情況。

BRC-20

根據 Blockchair 與 Dune (BRC-20) 進行對比:

  • 5/8 平均交易費:28.88 美元,遠低於 2021 年牛市的 64.2 美元、2017 的 63.85 美元

  • 5/1 總確認交易數:682,281 次,遠高於 2017 年前高 490,644 次。

這樣的數據或許說明了比特幣在經過 Taproot 升級後,即便交易數遠遠高於 2017 年,交易手續費仍比當時下降許多,礦工收益也不如 2017、2021 年。

BRC-20

總體而言,「能發幣」使得比特幣不再只有傳輸功能,但這會徹底改變比特幣敘事,或只是像謎戀貓在 2017 年癱瘓以太坊網路那樣曇花一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