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Hash專欄】比特幣價格距歷史高點縮水52% ,而機構投資者增長56%

2017年,比特幣價格迎來歷史最高位,在 BitMex 上達到20093美元,在韓國加密貨幣交易所市場上則突破了23000美元。與兩年半前相比,儘管比特幣目前9600美元的價格比最高位的20093美元縮水了52% ,但機構投資者對BTC的投資已經有了大幅增長。

2020 年觸發機構投資者資本流向比特幣的三個主要因素可能是:知名投資者和機構的積極情緒、BTC 的成熟以及不斷增強的基本面。

灰度(Grayscale)的資產管理規模(AUM)通常被用來衡量機構投資者對比特幣投資的參與水平。在美國,由於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缺席,機構可選擇的加密貨幣投資選擇被縮小到了兩種:交易所託管和灰度。

灰度比特幣信託是一種在場外證券交易市場上公開交易的投資工具。它允許投資者投資比特幣,為大型投資者降低直接持有比特幣會帶來的風險。

當比特幣價格在2017年創下歷史新高時,灰度比特幣信託的AUM 最高達到29.66億美元。這意味著主要由合格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投資到比特幣的資金量還不到30億美元。

相比之下,截至今年6月23日,灰度比特幣信託的AUM 在35億美元以上,比BTC價格在歷史最高價位時的數字高出近20% 。

相比2018 年,通過灰度比特幣信託投資比特幣的機構數量出現了大幅增長。2018 年上半年灰度數字資產投資報告顯示,對灰度產品的投資有56% 來自機構投資者。

根據2018年上半年的報告:

「通過分析,我們確定大部分資產流入來自機構投資者。這一部分約佔所有投資YTD 的56% ,其次是合格的個人投資者( 20% )、退休金賬戶( 16% )和家族辦公室( 8 % )。」

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2020 年第一季度對灰度的投資中,高達88% 的投資來自機構投資者。與往年相比,投資加密貨幣相關工具的機構投資者佔比更高。

2020年第1季度報告指出:

「機構投資者,主要是對沖基金,仍然是2020 年1 季度投資資金的主要來源( 88% ),佔比甚至高於過去12 個月( 79% )。本季度新增投資資金的地域來源中,境外投資者的比重較大,而歷史上美國和境外投資者的比重大致相同。」

基於這些數字,Weiss評級公司表示,大型機構進入比特幣市場的“閘門”已經打開。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主要金融機構的立場轉變可能會進一步刺激更多的機構活動。

Grayscale機構間圍繞比特幣的積極情緒

在過去的三年裡,美國各大金融機構對比特幣一直保持著相當敵視的態度。尤其是摩根大通,長期以來一直對比特幣持批評態度。兩年多前,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還將比特幣描述為一種欺詐活動

近幾個月來,摩根大通卻改變了對比特幣的態度。該公司的一組分析師稱,比特幣的後勁充足,而且看起來更積極了。

這群分析師稱:

「雖然比特幣泡沫的崩潰之迅速一如其膨脹之劇,但比特幣的交易價格很少低於其生產成本,即使在今年3 月極度混亂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據報導,該投行還為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和Gemini 開設了銀行賬戶,增加了對加密行業的支持。

包括保羅·都鐸·瓊斯(Paul Tudor Jones)在內的知名億萬富翁投資者已經開始認可比特幣在長期內作為對沖法幣通脹風險的手段的潛力。都鐸·瓊斯透露將自己淨資產的1%分配到了BTC 。

比特幣的成熟在很大程度上引發了機構投資者對比特幣投資興趣的上升。都鐸·瓊斯特別指出,生存力是其吸引人的特點之一。

「我只把略高於1%的資產投資到了比特幣… …每當這部分比特幣多存活一天,我對它的信任就會增加。」他告訴CNBC 。

比特幣的核心是一個計算網絡,一個去中心化的區塊鍊網絡。隨著時間的推移,區塊數量會增加,算力—通常被描述為哈希率—也會持續上升,而比特幣網絡則會不斷成熟並擴張。

根據 Blockchain.com 的數據,從2019年6月到2020年6月,比特幣網絡的哈希率在12個月內從5700萬TH/s上升到了1.05億TH/s 。

比特幣哈希率的持續增長還撞上了該加密貨幣誕生以來的第三次區塊獎勵減半。理論上,減半—一種每四年激活一次的機制—應該會導致哈希率的大幅下降,因為它使BTC 礦工可以挖出的比特幣數量減少了一半。

比特幣有限的固定供應量設定為2100 萬BTC 。當其供應量越來越接近最大上限時,礦工可以挖出的BTC 就會更少。由於減半後挖出BTC 的成本更高,通常情況下,比特幣的哈希率往往會在減半後馬上下滑。

儘管這次減半後,比特幣的哈希率一度從 1.2 億 TH/s 下降到9000 萬TH/s ,但該數字在一個月內就恢復到了1 億多TH/s 。

比特幣網絡哈希率的彈性,主要金融機構對比特幣認知度的提升,機構資金流入的快速增加等因素的疊加,使得2020 年比特幣市場的格局區別於往年。

支持機構對比特幣需求增長的另一個比特幣中期趨勢利好指標是加密貨幣交易所儲備量的下降。這表明,在交易所進行交易的散戶投資者越來越少了。

Glassnode的研究人員表示:

「交易所的BTC 餘額剛剛落到1 年內的低點2622984.499 BTC ,之前的年內低點為2623005.552 BTC,出現在2020 年6 月19 日。」

如果整個 2020 年內散戶交易活動持續下降,這就有可能會導致專注於機構的交易所的市場份額增加,進而使加密貨幣市場的動態發生變化,從而帶來與 2018 年和 2019 年大不相同的價格走勢和周期。

但並不是所有金融機構都相信比特幣會在長期內迎來一個光明的未來。在5 月的一次客戶電話會議上,高盛暗示,對沖基金之所以交易加密貨幣不過是因為其波動性。

在前投資銀行家伊桑·維拉(Ethan Vera)分享的一個展示中,高盛財富管理部門表示,「我們還認為,雖然對沖基金可能會因為加密貨幣的高波動性而被加密交易所吸引,但這種誘惑並不能構成可行的投資依據。」

機構和高淨值投資者對比特幣的發展軌跡仍然褒貶不一。一些人預見到,比特幣將演變成一個成熟的價值存儲和可靠的避險資產。另一些人則預計未來幾年 BTC 的增長將受到限制。

本文來自合作夥伴LONGHASH

衍伸閱讀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區塊鏈新知、業界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