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指數再創高!馬斯克問女股神看法,凱西伍德:寧在恐懼中進場,比特幣或為當代金本位

Jim
分享
巴菲特指數再創高!馬斯克問女股神看法,凱西伍德:寧在恐懼中進場,比特幣或為當代金本位

美股道瓊、標普指數自去年下半年以來不斷刷新歷史新高,如此景象讓特斯拉創辦人 Elon Musk 也懷疑市場是否過熱,並詢問了「方舟投資 (Ark Invest)」創辦人的意見,而有女股神之稱的 Cathie Wood 則給出一系列見解,認為馬斯克多心了。

什麼是巴菲特指標

「巴菲特指標 Warren Buffett Indicator」出自於巴菲特 2001 年的專訪,即「股票的總市值」除以「國內生產毛額」,能作為評估股票市場價格過低或過高的情形。

他當時曾這麼說:

數據量化並不需要太複雜,若該比值在 70 至 80% 之間,這時候進場可能會為你帶來很棒的收益,但若接近 200%,就像 1999 年、2000 年那樣,那麼你進場就如同在玩火。

然而,巴菲特在當時也曾提到這個指標存有局限性,該指標在過去幾年幾乎都處在歷史高點,根據財經 M 平方的數據,除在 2019 年 1 月,以及去年 3 月曾一度回調至 100%,自 2013 年中旬突破 100% 以來便一路飆升,當前甚至已突破 200%。

也因此馬斯克在推特上詢問了 Cathie Wood 對於比值過高的看法,他是以「標普 500 市值與 GDP 的比值」作為參考,而標普 500 即包括美國 500 家頂級上市企業股票,佔美股市值近 80%,因此類似於巴菲特指標。

ark

無需擔心市值與 GDP 脫鉤

Cathie Wood 在本月 6 日時就回覆了馬斯克,她認為 GDP 是工業時代發展而來的數據,已與現今的數位化時代脫鉤,特別是科技新創大幅提高的生產力、通膨低於預期,都指出實際產能顯著增長的跡象。她表示:

如今的新創爆發是在網路泡沫之時所埋下的種子,當時技術尚未就緒且成本過高,投資者追尋的僅僅是夢想,而孕育 2、30 了年後,夢想已轉化為現實。

她也提到,許多投資者對於方舟投資的研究見解持疑,但她仍堅持看法:

這些憂慮是很健康的,但我寧願在一眾恐懼的面容中進場,而不是在一片繁榮之際進行投資。

此外,11 日晚間 Cathie Wood 又再次回覆馬斯克,並且提到了比特幣,她認為比特幣可能成為當代的金本位。

咆哮的二十年代

Cathie Wood 指出,1800 年至 1900 初期,電話、電力、汽車正興起時,巴菲特指數在當時似乎比目前當今的市場還要高出兩、三倍,雖然該數據已難以取得,但若為真,她有個假設。

她表示,在「咆哮二十年代 Roaring Twenties」中,電話、電力、汽車是三大科技平台,而根據學習曲線、萊特定律,這些主流科技導致了通縮取向,而包括當時實施金本位制度的影響,都進一步推高了標普 500 指數:

通縮給越來越難以定義的 GDP (分母) 帶來壓力,高效的生產力提高盈利質量,而低利率則推升了其資本額 (分子)。

當前科技演進更為宏大

Cathie Wood 認為,當今的科技新創與當年的進展儼然是不同級別的,包括基因定序 (genomic sequencing)、機器人、能源、人工智慧及區塊鏈技術,她還提到

除此之外,比特幣可能是當代的「金本位制度」,這將進一步增加購買力!

Cathie Wood 表示,上述提到的新創科技所帶來的是「健康的通縮」,將遠比電話、電力、汽車對經濟的影響要大得多,並排除通膨可能性:

通縮理應降低貨幣流通的速度,就像 70 年代那樣,如果消費者、企業都指望著物價下跌,結果就是大眾們延遲支出,「或許除了資產價格之外」,全球快速成長的貨幣可能難以導致通膨。

進一步研究巴菲特指標

Cathie Wood 提到,「這次不同了 (This time is different)」是預測市場的一個危險用詞,許多人都把二戰以後的歷史作為評估依據,若以此為依據,那麼股市市值從未比 GDP 還要高,但在 1800 年末期,其市值似乎是 GDP 的兩、三倍之多。

她強調,方舟投資將會研究在二戰之前的市場數據,以此來衡量巴菲特指標的正確性。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許多人指出,「Cathie Wood 聲稱 1800 年末期的股票市值是 GDP 的兩到三倍」是錯誤的,但 Cathie Wood 在推文開頭即提到數據取得不易,應靜待方舟投資正式推出相關報告,再來評估其正確性,鏈新聞也將進行後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