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雞湯|前BitMEX執行長Arthur Hayes:恐懼是心智殺手

ABMedia
分享
心靈雞湯|前BitMEX執行長Arthur Hayes:恐懼是心智殺手

(本文由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翻譯,原文標題:Fear Is The Mind-Killer,原文作者:Arthur Hayes,原文翻譯:0x55、0x71)

BitMEX 前 CEO Arthur Hayes 解釋了為什麼他認為今後以太坊市值有 30% 的概率超過比特幣。

隨著以太坊倫敦硬分叉時間點臨近,本次分叉將實施 EIP1559 計劃,通過修改 gas 費結構而在以太坊內引入 ETH 通縮機制,這無疑會對 ETH 的價格產生巨大影響。知名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BitMEX 前 CEO Arthur Hayes 在《Fear Is The Mind Killer》針對這一變化進行了詳細分析,解釋了為什麼他認為今後以太坊市值有 30% 的概率超過比特幣。

同時他也分享了對貨幣、比特幣、狗狗幣的看法。他說:「直面自己的恐懼,我們都是為了跑贏通脹。」

(以下任何觀點均為作者個人觀點,不應作為投資依據,亦不應被視為從事投資交易的建議。)

律動 BlockBeats 將全文編譯如下:

「我絕不能恐懼。

恐懼是思維殺手。

恐懼是會帶來徹底毀滅的小小死神。

我將正視恐懼,任它通過我的軀體。

當恐懼逝去,我會打開心眼,看清它的軌跡。

恐懼所過之處,不留一物,唯我獨存。」

—科幻小說《沙丘》

我熱愛科幻小說。任何時候至少都會讀一本。Frank Herbert 的《沙丘》是迄今為止最好的單本科幻小說。整個系列的六本書都很好,但在第一本之後質量有所下降。最好的系列科幻小說是劉慈欣的《三體》三部曲,寫得非常好。我希望我的中文可以更好,這樣我就可以讀中文原本而不是英文譯本了。我對即將到來的科幻電視劇《基地》也非常期待,阿西莫夫(《基地》同名小說作者)是個黑幫頭子。

美國的交易員和投資者是受恐懼和貪婪驅使的簡單生物。當貪婪驅使人們做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時,對失去的恐懼就蓋過一切。根據 Daniel Kahneman 的大量研究,人類做決策時並不像古典經濟學家認為的那樣理性。值得一提的是,損失金錢對我們心靈的傷害比收穫金錢大更多。隨著我們對這次史詩般的加密牛市進行深入探索,對我們恐懼的事情進行評估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這種思維可能會抹殺掉投機者 BTFD(Buy the Fxxking Dip)的慾望。

大反轉

幾周前,三箭資本的 Su Zhu 突然問我,本輪牛市中,ETH(以太坊)市值超過比特幣的概率是多少?我的回答是 0%。他反駁為 50%。這次對話後不久,Raoul Pal 就發佈了 2021 年 5 月版《全球宏觀投資者》(Global Macro Investor) 期刊,其中截取了 Nikhil Shamapant 撰寫的部分長篇報告,闡述了為什麼 ETH 能在 2023 年 1 月達到 15 萬美元。看完報告後,我又給 Su 發了一條信息,將我的答案改為 30%。

在比特幣社區中,有一小部分人日夜擔憂 ETH 終會超過他們所鍾愛的比特幣。看看 Twitter 上關於比特幣與 ETH 激烈的罵戰。「比特幣至上者」認為,比特幣是加密世界中唯一真正的貨幣神。其他一切加密貨幣或是輔助神,或者撒旦。

而在對立面,是以太迷。他們認為 ETH 既是最「硬」的加密貨幣,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去中心化計算機。對他們來說,在 ETH 2.0 發佈之後,以太坊完成從工作量證明到權益證明的共識算法的轉換 (目前定於今年晚些時候),ETH 的市值將很快超過比特幣。

在思考中,我盡量避免武斷,以免隨著時間推移深陷於一種過時的思維。我,像所有人一樣,都會在這努力中失敗。但我希望通過提醒自己,只預測可能的結果,並採取相應的行動,來減少未來損失。圍繞比特幣和以太坊的武斷說法,必須回歸到這兩個加密貨幣的實際基本願景。然後我們可以重構事件的狀態,並評估這些說法從根本上是否有意義。

什麼是比特幣/以太坊?

最好的貨幣並沒有產業用途。法幣在商業活動中非常有用,因為它們本質上毫無價值。對特定法幣的使用需求完全與其網絡的有效性相關。這裡的網絡,是指通過接受特定法幣,進行商品或勞動力交換的國內外交易方的數量。

具有商品特性的貨幣不適合日常使用的原因是,它們的價值與現實世界使用案例相關。舉例來說,一桶石油就是一個很糟糕的貨幣形式。相對於勞動力和商品,石油有兩個需求會影響其價格。第一個是能源消費者的需求函數。第二是作為交換媒介的需求函數。我如何用一桶石油來給勞動力定價?我必鬚根據石油對我日常能源需求的有用性,以及我認為其他人認為的它的價值,並相對於我要交易的商品或服務來進行定價。隨著經濟參與者數量的增加,石油的供應和貨幣流通速度包含了相互依賴的向量,定價就會變得相當複雜。

ETH 的首要任務是為世界上最大的去中心化計算機提供動力。ETH 具有價值,是因為以太坊網絡是最常用的智能合約協議,它擁有最多的開發者,最多的 Dapps(去中心化應用)以及最大的總鎖倉量 (TVL)。ETH 是用來支付 gas 費用的商品,這樣你才可以使用以太坊。

ETH 的使用案例並不純粹體現金錢上的。最好的例子就是 The DAO 黑客事件。對於那些不瞭解 2016 年加密世界的讀者,以下是一個非常簡短的事件介紹。在當時,為拯救 DAO 中的投資者,以下事件導致了以太坊網絡硬分叉。

1. 一個名為 The DAO 的項目旨在成為第一個真正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運營以太坊風投基金。

2. 用戶將 ETH 質押到 DAO,作為回報,他們可以投票決定如何將匯集的資金投資到有前景的項目中。

3. 當時,DAO 吸引了價值約為 1.5 億美元的 ETH,成為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眾籌活動之一。

4. 然而,DAO 智能合約中的一個 bug 允許了個體從中抽走資金。對我個人來說,我反對稱這次事件為黑客行為,合約只是在按書面形式履行。事件的根本問題是,DAO 的創建者並沒有完全理解他們的智能合約在現實中如何執行。

5. 由 Vitalik (以太坊創始人)領導的以太坊社區面臨著一個非常嚴酷的選擇:

a) 放任 DAO 的資金被抽乾,維護以太坊區塊鏈的不變性。這將使 ETH 更類似於一種硬性貨幣工具,但考慮到 2016 年仍在 Dapp 生態系統的初期階段,這將削弱投資者參與未來 DeFi 項目的熱情,因為他們遭受了損失。

b) 推動礦工接受硬分叉,這將讓以太坊回退到 DAO 被黑之前,並讓投資者恢復他們的 ETH。這讓 ETH 成為一種不太好的貨幣工具,因為歷史居然可以在脅迫下重寫,但它將給投資者繼續試驗 DeFi 的信心。

6. 抉擇面前,以太坊社區忠於使命,選擇鞏固以太坊作為一個去中心化計算機的地位,而不是成為真正的貨幣工具。

7. 這個決定讓很多重視不可變性的社區成員感到沮喪,所以硬分叉之後,他們繼續挖掘原始鏈,但將名稱改為以太坊經典 (ETC)。它擁有與比特幣一樣的硬性貨幣的社區承諾,以及與以太坊相同的智能合約邏輯。

我信仰市場選擇。之後 5 年的時間裡,市場認為 ETH 的價值應是 ETC 的 30 倍。市場認可以太坊專注於成為最好的智能合約協議,而不是同時成為一種硬性貨幣的良好抵押品。同時侍奉兩個主是不可能的。

當存在疑問時,以太坊社區總是將去中心化計算機的需求置於成為真正的硬性貨幣工具的需求之上。當我們展望 ETH 2.0 的未來時,逐漸出現一種說法,ETH 可能既是最「硬」的加密貨幣,也是最好的去中心化計算機。

ETH 通脹機制

EIP-1559,如果被批准,將極大地改變 ETH 的通脹機制。

從根本上講,ETH 將不再以 gas 費的形式從用戶轉移到礦工,而將銷毀一筆基礎費(base fee),並向礦工提供小費(tip)。據估計,屆時一筆交易中高達 70% 的 gas 費可能會被銷毀。在我之前寫的一篇《是的……我讀白皮書》文章中,我談到了如果 DeFi 能夠取代哪怕是一小部分 CeFi,ETH gas 費用將會有巨大增長。

如果以太坊 gas 費用隨著使用量呈指數級增長,然後這些費用被銷毀,那麼很快 ETH 通貨膨脹就會變成通貨緊縮。隨著以太坊平台越來越有用,ETH 的供應量將會減少。如果未來 DeFi 對人類經濟活動的影響遠超現在,那麼未來可能沒有足夠的 ETH 供應讓以太坊系統運行。

對這個觀點的反駁是,ETH 極高的價格解決了供應問題。但事實並非如此,如果邊際挖礦利潤擴大到足夠多,地上並沒有 ETH 可以隨意開採。以太坊網絡不會通過區塊獎勵產生足夠的 ETH,來滿足以太坊任務的使用需求。

到這一步,以太坊經濟就失敗了。雖然那時 ETH 價格很高,屬於屯幣黨們的狂歡。但如果用任何價格都無法獲得 DeFi 交易所需的燃料,那麼大蕭條就來了。考慮到以往以太坊社區如何應對威脅來完成使命 (見:DAO 黑客事件),你認為他們會坐視以太坊因為一個有缺陷的通脹機制而自我毀滅嗎?如果曾經硬分叉一次,就可以再次硬分叉。通貨緊縮的發行方式和 gas 費消耗計劃將被犧牲,這樣 Dapps 就可以為去中心化計算機提供動力。

因此,那些認為當前 EIP-1559 通脹機制永遠不會改變的人,需要回顧一下以太坊的歷史。大牛市的一個主要驅動因素,就是 DeFi 鏈上交易的指數級增長,這將導致更多的 gas 費用被銷毀,降低了 ETH 供應量,拉高了價格。

如果 ETH 價格真的達到 15 萬美元,並且以太坊網絡與 CeFi(中心化金融)機制完全隔離,僅僅是改變區塊獎勵機制以徹底擊碎 CeFi 的建議,就會讓 ETH 的價格跌向馬里亞納海溝深處。要知道,貨幣是支撐價格基礎的動力來源。如果未能理解通縮機制對貨幣的影響,結果可能是致命的。ETH 永遠不可能成為最「硬」的加密貨幣,因為它要實現為全球去中心化計算機提供動力的真正使命。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 ETH 的市值不能超過比特幣,這只意味著它很難實現,因為 ETH 不能同時擁有自己的蛋糕,然後自己吃了它。

技術比錢本身更重要

世界上的儲備貨幣之所以那麼重要,是因為有無數接受它們的人或組織用它們換商品和服務。目前來說這種貨幣是美元。對這種貨幣的價值的一個近似估計指標是 M0,即流通中的基礎貨幣量。當前美元的 M0 總量為 5.8 萬億美元。

FAANGs(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and Google)總共加起來值 6.36 萬億美元。美元只不過是依賴美國金融體系發行的一種貨幣罷了,它的價值甚至比不過那些使用美元結算的公司所生產出來的產品和服務。

美元的持有者不會在各類社交媒體上哭著喊著美元漲了跌了,因為主要以美元結算的公司生產的產品價值遠遠超過美元本身。那麼為什麼比特幣的持有者就那麼擔心其它的加密貨幣在實際運用中的價值超過它呢,我認為比特幣實際價值被反超其實是必然的。反過來,其他加密貨幣就不會擔心比特幣價值過高,因為它們最初籌集資金時用的都是比特幣。

所以,其實比特幣作為最「硬」的加密貨幣資產,即使其市值份額和當下相比下跌很多,它也仍舊是有內在價值的。比特幣持有者一定要堅信,整個加密貨幣經濟體系的基礎就是比特幣資產。他們對於這個信念的堅持,有助於比特幣進一步鞏固在整個加密貨幣金字塔中的基礎性地位。

無處不在的「劣幣驅逐良幣」

法幣和黃金都需要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來將它們換成其它形式的錢、商品,或服務。這種傳統形式的錢依賴人際網絡存在。只要有人,這個體系就能運作。

但是目前歷史上最複雜的錢:比特幣,卻不是這樣的,它不僅需要人參與,還需要非常多逐利的礦工消耗現實世界中的能源來維持體系的運作。礦工能得到的獎勵只有比特幣。不論出於什麼原因,只要是能源消耗的成本超過了比特幣獎勵的收入,礦工就「曠工」了,整個比特幣體系也就沒了—只需「嗖」的一下,比特幣便會蕩然無存。

使用比特幣的交易越多,鏈上產生的費用也就越多。這些費用和挖礦的獎勵可以讓礦工們購買能源以繼續維持體系運轉。大家都知道區塊鑄幣的獎勵大概每 4 年會降低一次,直到 2140 年降為零,但好在鏈上的交易依然在不斷快速增長。但是隨著購買票據比特幣衍生品的「不正之風」興起,以及幣圈大佬們長期持有比特幣不賣,格雷欣定理預示的災禍離我們可能不遠了。

劣幣被花掉,比如美元及其他法幣;良幣被囤積,比如比特幣,這就是格雷欣的「劣幣驅逐良幣」定理。然而,囤金子不會對金子的價值造成影響,但囤比特幣卻不一樣,倘若不在市場中流通,比特幣也就沒了價值,因為在出塊獎勵歸零後,礦工的收入來源就只剩下交易費用,如果沒有交易,自然也就沒有費用,礦工也沒有動力繼續維持體系運轉了。

不是你的鑰匙,就不是你的錢

很多入圈的小白都希望找到一個比較比特幣和法幣風險的速成法。他們相信比特幣會漲,但是又不想學習相關的金融知識。他們希望的是,密碼忘了能有奶奶一樣貼心的客服幫忙找回,賠錢了能有個垃圾桶聽他們傾訴。那些服務提供商倒是很樂意向他們出售打包好的比特幣金融衍生品,但是幫他們處理各種區塊鏈問題時總還要收一些費用。

從灰度的 GBTC、Coinshare 的 XBT 等資產打包的衍生品項目取得的成功來看,普通投資者能承擔的只有價格風險。我一個經常做交易的好朋友都會使用這些產品,因為它們簡單方便。這些人其實已經完全意識到如果他們不投點錢進去的話,具有革命性意義的比特幣區塊鏈的投資機會就白白流失了。但事實上這並沒有什麼用,因為他們期待的不過是價格的通脹罷了,而非一個全新的金融體系。

託管帳戶中的一大堆比特幣都並沒有用於交易,也沒有用作數字金融經濟中的抵押品,這在長期可能會成為礦工收益的一個隱患。另一個隱患是有些秉持「我即銀行」信念的人,寧願使用法幣購買生活必需品,而把之前的比特幣都存起來。如果這兩個問題成為頑疾,那麼鏈上交易量的增長將放緩和/或徹底下降。

芯片不足

由於製造新礦機所需的半導體芯片持續短缺,堅挺的比特幣價格與幾乎不值一提的能源成本使得礦場依然利潤滾滾。即使你有錢也買不到礦機,這就使得全網的算力不可能快速上升。

需要提醒一下,真正重要的是比特幣和能源之間的價格比。法幣的討論總會過去,但是礦工無論如何都要拿比特幣收入去支付電力成本以維持運作。購買電力後剩餘的比特幣才是真正的利潤。1 美元也許可以買 1 千瓦或 1000 千瓦的電,但 1 千瓦就是 1 千瓦。

目前,大型礦場並不需要交易量的大幅增加來覆蓋它們的持續運營成本,即使只用了第 2 代礦機的礦場也已賺得盆滿缽滿,因此比特幣是否用於實際交易對它們來說並不重要。

從農場到餐桌

當初級產品、中間品,和最終產品都用比特幣定價時,比特幣的信用共識就擴展到了整條價值鏈上。一個真正的比特幣經濟體系應當是不需要抵押品的比特幣本位制體系。當/如果那一天到來,鏈上交易將直衝雲霄。

「從農場到餐桌」的比特幣是破解格雷欣現象的一劑良方。我們有時間去糾正那些理性卻並不良性的市場行為,阻止他們購買票據比特幣衍生品以及囤積實物貨幣。

狗狗幣

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是人類群體想像的力量。我們接觸過的任何一個非自然物體最初都是從人類個體的想象中產生的。一切都起源於想像,再過渡到現實。

支撐我們群體幻覺的價值體系受到了嚴密的保護。你只要想想在過去幾千年人類文明中因為對制度和信仰的不同看法而死去的千百萬人就明白了。而對於貨幣體系的價值信仰,每個人都會非常較真,這很正常,因為你的貨幣信仰體系可能會導致一部分人一夜暴富而另一部分人碌碌終生。

人類知道金錢本質上純粹是虛構的。因此,你用另一種貨幣體系去挑戰他們的信仰時,他們可能會表示強烈反對。回應他們最好的方式是幽默。

最具才華的喜劇演員把我們最珍視的信仰當做一種社會現象,並通過幽默的方式折射出其中的邏輯謬誤。如果你覺得被冒犯了,你大概應當反思一下為何你對自己的信仰如此缺乏安全感。也許在內心深處你知道它就是錯的。

狗狗幣讓傳統金融的老官僚和幣圈的老韭菜們怒不可遏。這是一種神奇的互聯網幣,它沒有包裝自己,假裝有什麼技術創新,你能在電腦屏幕上看到的只有一隻可愛的狗狗。很多人都知道,狗狗幣的創始人 Jackson Palmer 前幾年一怒之下退出狗狗幣的運營,因為他認為狗狗幣明顯只是一個玩笑,加密貨幣有價值無異於天方夜譚。

人類有史以來優秀的推銷員之一,埃隆·馬斯克先生,用狗狗幣的例子很好地向我們證明瞭如今的貨幣制度有多麼荒謬。馬斯克的公司特斯拉的市值超過了大多數其它汽車公司市值的總和,而特斯拉生產出的汽車數量只有其他所有公司的 1/60,這毫無疑問是炒作的功勞。馬斯克僅用 Twitter 這一大喇叭,創造出了比提供安全、快速、環保的電動汽車更多的股東價值。

捧他也好踩他也好,馬斯克簡直就是加密貨幣價格上漲的金手指。關於狗狗幣的一個玩笑造就了無數個隱形富豪,這對那些在電視上對價值投資高談闊論的傳統金融保守派來說是多麼大的羞辱!而在 2008 年金融危機過後,全球央行普遍以 15% 的複合年增長率擴表的大環境下,這些人的回報率甚至連 10% 都達不到。可謂「小丑竟是我自己」。

對於那些宣揚去中心化技術的密碼學信徒來說,他們也有被當做小丑的感覺,因為他們的信條也被狗狗幣打破了。這種技術上都有缺陷的協議怎麼可能進入加密貨幣前十呢?這不是打其他加密貨幣的臉嗎?這些人哀嘆道,「狗狗幣讓我們看起來像條狗」,「使得加密貨幣一點也不專業」。如果你的「專業」指的是穿西裝打領帶或是穿上黑色鉛筆裙,然後獲取一筆你根本配不上的體面工資,那麼就讓我來承受狗狗幣上漲的「痛苦」吧。你自己也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互聯網世界中交易互聯網幣,讓毫無價值的電子在屏幕前來回穿梭,然後你現在還裝得像一個價值信仰者了?你大概只是希望下一次馬斯克在週六夜現場的直播間里吹捧的代幣是你持有的罷了。

幣圈不需要害怕狗狗幣。相反,它應當用於證明當前的貨幣體系不過是皇帝的新衣。金錢只是一種精神象徵。普通群眾越早認識到一切都是虛構出來的,就越能夠從政府發行的實體鈔票中脫離出來,去擁抱純粹的去中心化數字貨幣。它們其實都是虛構出來的。面對不斷上漲的能源、食品,和住房成本,哪個貨幣能保持住你的購買力?哪一種信仰體系不是排他的?你又會參與哪一種信仰體系的構建?

狗狗幣是上天賜福,可愛的狗狗幣萬歲!

直面恐懼

我的擔憂很簡單,就是擔心全球央行擴表速度降低。如果沒有這個條件,加密貨幣價格不斷翻番的基礎就沒有了。當價格不再扭曲,傳統的現金流量表等財務分析又會佔據主流。

我在這篇文章所提到過的恐懼都並不針對某一特定加密貨幣。我把它們歸為同一類資產,就像股票、房地產,和大宗商品一樣,都會隨著印鈔量的增加而上漲。直面你的恐懼,然後找到一個合適的標的進行投資,從而跑贏通脹。就像花旗集團前總裁 Chuck Prince 說的那樣,「音樂停止後,流動性的問題會變得非常複雜」,但他又進一步說,「但是只要音樂不停,你就得一直跳下去。」

不要害怕做下場跳舞的那個人,人人都能搭上加密貨幣的財富順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