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頂級加密藝術家 Pak 作品中,我們讀懂了什麼?

ABMedia
分享
從頂級加密藝術家 Pak 作品中,我們讀懂了什麼?

來一場純粹的加密藝術之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Foresight News,原文請見)

撰文:0xEliven

Pak 作為闖入加密世界的先鋒藝術家,在過去兩年內創造了一項項傳奇,逐步走上加密藝術的神壇。他是第一位 NFT 作品總銷售額突破百萬美元的加密藝術家,如今他的作品總銷售額已達到 3.55 億美元。他是 NFT 最貴作品記錄的創造者,其創作的 The Merge 被超過兩萬個買家以總價 9180 萬美元購買,這也是在世藝術家公開拍賣藝術品的最高價

誰是 Pak?這位站在加密藝術世界巔峰的奇才,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長相、甚至性別。人們知道的是,他是 Undream 工作室創辦人、AI 策展活動 Archillect 首席設計師,從事數位藝術創作已經超過 25 年,曾與數百個大品牌和工作室合作。

有人讚譽 Pak 是 NFT 界的中本聰,不過與中本聰不同的是,在加密藝術實驗的拓荒運動中,他從未離開過。從 2020 年 8 月 發佈的「X」,到最近名聲大噪的「Censored」,Pak 一直活躍在加密藝術的最前沿。

我們梳理了 Pak 的 NFT 創作歷程,在欣賞這些別具一格的加密藝術作品的同時,試圖摸清它們背後的相似元素:開放、同質化、行為藝術。這些元素是否指明了數位藝術發展的一個方向?藝術沒有標準,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答案請從下面作品中自己去尋找。

「X」:開放版的先鋒實驗

無限鑄造,這與「稀缺性決定價值」的經典定律似乎格格不入。

X 做了一次大膽的嘗試。X 於 2020 年 8 月在 NFT 交易平臺 Nifty Gateway 上發佈,它是包含 15 個 NFT 作品的集合,其中 13 個開放版在 24 小時限時窗口內無限量出售,最終共售出 61 件。另外 2 個 NFT 是限量拍賣版,只存在唯一版本。

限量拍賣版本 The Void 和 The Touch
開放版中的兩件 The Force 和 The Divide

X 在 NFT 世界首先提出了開放版的概念,即在規定時間內收藏家可以無限量購買 NFT,收藏家購買的越少,該 NFT 副本越稀有,這種模式由需求動態定義了 NFT 的初始價值。X 同時還提供了 2 個限量版 NFT,通過競價拍賣機制出售。這種「開放版+限量版」的模式貫穿於 Pak 的一系列作品中,在其後續作品經常應用。

The Title:主題的價值?

相同的藝術品,不同的價值。

在 2021 年 1 月發佈的 The Title,以不同價格出售外觀完全相同的 NFT 作品,區別在於他們擁有不同的標題和版本大小。例如,The Cheap 的售價為 499 美元,包含 192 個副本;而 The Expensive 的售價為 10,000 美元,包含 8 個副本。The Cheap 和 The Expensive 不僅外觀相同,它們還指向同一份儲存檔。

The Cheap 和 The Expensive

Pak 在這系列作品中嘗試思考和探索藝術品的價值內核,這些完全相同的藝術作品都是「真跡」,收藏家為何願意為它們支付完全不同的價格?

此外,它們背後有同樣的儲存檔,這份檔該屬於誰?Pak 也在向 NFT 所有權的概念發起挑戰。

The Fungible:同質化的非同質代幣

用相同的元素,構建不同的 NFT。

The Fungible 是 Pak 與世界頂級拍賣巨頭蘇富比攜手,在 Nifty Gateway 上發佈的作品。The Fungible 中文譯為「同質化」,與 NFT 正好相反,作品是開放版的小方塊。

與此前 X 不同的是,The Fungible 引入了合併機制,當方塊數量達到 5、10、20 等時,會自動彙聚成一個更大型的方塊,最大能組成 1000 x 1000 的方塊。公開拍賣共售出 23,598 個小方塊,最終通過合併機制創建成更具稀缺性的 6,156 個 NFT。

單個方塊和五個方塊

同時拍賣的限量版單品 The Switch、The Pixel,單價均超過 100 萬美元,該次拍賣總收入接近 1,700 萬美元。該系列作品還包含免費贈送的限量版 NFT ,比如 The Cube 限量一件,贈送給購買立方體 Cube 最多的收藏家;Complexity 限量 100 件,贈送給 100 位購買開放版小方塊數量最多的用戶。

像積木遊戲,完全相同的組件可合併成不同的 NFT 作品,Pak 借 Fungible 的主題暗示了同質與非同質並非完全對立,而是可以互相轉變。合併機制也為 NFT 藝術創作提供了新思路。

LOSTPOETS:一場文藝復興式的策略遊戲

NFT 創意並非一定由創建者決定,收藏家也可在其中書寫故事。

LOSTPOETS 是一個擁有文藝故事背景的 NFT 策略遊戲,一群陷入沉睡的詩人慢慢甦醒,並由收藏者書寫他們的故事。

LOSTPOETS 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 NFT 分發已經完成。LOSTPOETS 包括 65536 個白紙 NFT 和 1024 個初始詩人 NFT。白紙 NFT 通過公開售賣和給 ASH(Pak 發行的代幣) 持有者空投的形式發放,初始詩人 NFT 在對白紙 NFT 前 100 位持有者獎勵 294 個後,剩餘的 730 個在接下來 365 天,每天隨機空投 2 個白紙 NFT 收藏者。

目前的第二階段,白紙 NFT 可以轉換成沒有名字和詩句的詩人 NFT,每個詩人都是來自 1,024 個初始詩人 NFT 中的一個,攜帶 256 種不同的基因特性,賦予它們個性、價值和意義。此階段還將完成初始詩人的分發(初始詩人可以為自己命名和寫詩)。

而到了遊戲第三階段,白紙 NFT 可以為詩人 NFT 命名和寫詩。第二階段中同時保留了白紙 NFT 和詩人 NFT 的收藏家,可以銷毀白紙 NFT 來給詩人起名字和書寫自己的故事。而在二階段將白紙 NFT 全部轉換成詩人 NFT 的收藏家,只能擁有沉默的詩人。Pak 給收藏者留下一個問題:你想要一群沉默的詩人,還是一個能寫出詩句的詩人?

The Merge:大眾的行為藝術

藝術是少數人的,也是多數人的。

The Merge 於 20210 年 12 月在 Nifty Gateway 平臺發行,吸引了超過 28000 名收藏家參與,拍賣總價值達 9180 萬美元, Pak 由此成為世界上最昂貴的、在世藝術家。

The Merge 延續了開放版的拍賣模式,在拍賣期間,任何人可購買任意數量的 mass,這些 mass 的單價隨時間從 299 美元到 575 美元慢慢增長。The Merge 同樣引入合併機制,每個錢包都只能擁有小球,當買入第二個球時,兩個球就會合並成一個,顏色和體積也會發生變化。「吞併」會隨二級市場交易不斷發生,球的數量也會越來越少。

通過一些列藏家的互動,最終整個作品的外觀會不斷發生變化。The Merge 不再是圖像或者遊戲,它是用智能合約編寫在區塊鏈上的大眾行為藝術,這件藝術品最終會呈現什麼樣,由參與其中的每一個人決定。

Censored:解救阿桑奇的自由之歌

同是一場大眾藝術實驗,但為了言論自由而歌。

Censored 是為爭取言論自由並籌款為身陷牢獄的阿桑奇辯護而發佈的 NFT 作品。年初頗受爭議的 AssangeDAO 籌款 1.7萬 ETH,就是參與拍賣 Censored 的限量版 NFT「Clock」,最終花費 16593 ETH 拍得。

Clock 正紀錄著阿桑奇在獄中度過的天數

Censored 由兩部分組成,僅限一份的 Clock 是整個系列的核心,它是一幅動態作品,主體部分為英文數字,每過 24 小時增長一次,紀錄著阿桑奇在獄中度過的時間。第二部分則是開放版「X/X」,這同樣是一場大眾行為藝術,任何人可輸入任意字元(限 72 字元,僅支持英文字母和空格)以生成屬於自己的作品。

有趣的是,創建者輸入的內容會被畫上刪除線,剛好契合了「審查」的主題。每個地址僅限鑄造一枚,可以免費鑄造或者支付任意價格。目前,有約 2.6 萬 X/X 被鑄造,這些 NFT 鑄造之後即被鎖定在錢包中,無法轉移,更不能交易。這些不自由的 NFT 只有當阿桑奇被釋放時,才能自由交易,同時象徵著審查的刪除線將被移除。

記住 Pak 的作品,而非 Pak 本身

到這裡,Pak 最具代表性的 NFT 作品已經欣賞完畢。也許有人會吐槽,什麼,這也叫藝術,毫無美感。誠然,Pak 的作品的確不具備同為頂級數位藝術家 Beeple 的作品所具備的視覺衝擊力,它們多在重複單調的元素,正如安迪·沃霍爾的金寶湯罐頭。但這就不是藝術嗎?沒有價值嗎?這個問題當然是見仁見智,但市場認可了它,Pak 已成為在世的、最具價值的藝術家。

回到 Pak 作品那些鮮明的元素:開放、同質化、行為藝術。我們不知道這是否代表未來藝術的一個進化方向,但當我們有一天看到單調重複的數字元素在變化組合成複雜的藝術作品時,我們會想到 Pak。讀到了這些,回到開頭那個問題,「誰是 Pak」 還重要嗎?如 Pak 所言:

「我希望人們關注的不是我本身,而是我的作品」。

官方推特:@Foresight_News
Telegram 資訊頻道:t.me/foresight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