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angeDAO行不行?裸捐給Pak NFT之後,社群在忙什麼

Elponcho
分享
AssangeDAO行不行?裸捐給Pak NFT之後,社群在忙什麼

AssangeDAO 是一個以營救澳洲記者 Julian Assange 為主軸的去中心化組織 (DAO),它與 NFT 藝術家 Pak 合作,以「標下 Pak 與 Assange 聯名 NFT」為媒介,捐款給非營利組織。然而,它在成功標得 NFT 後,AssangeDAO 的財庫孑然一身,捐款者收到的治理代幣 JUSTICE 大幅貶值。AssangeDAO 的下一步是什麼呢?

回顧 AssangeDAO x Pak 計畫

  • 澳洲記者 Julian Assange 因洩密網站維基解密工作,於 2010 年發布大量國際政府機密檔案,目前仍囚禁於英國。
  • AssangeDAO 組成的契機是 2021 年 12 月 10 日,美國上訴成功,Assange 有可能被引渡回美國,最高面臨 175 年監禁,目前他已被關了一千多天。
  • AssangeDAO 募款競標 NFT 藝術家 Pak 與 Assange 聯名的作品《CENCORED-CLOCK》,並將資助 Assange 的訴訟費用。
  • 2 月 8 日,AssangeDAO 論壇由 Assange 的兄弟 Gabriel Shipton 為名,提議以募款全數搶標 CLOCK。這項提議並非所有人認同,但最終仍定案。
  • 2 月 8 日,社群提案提前給予社群 JUSTICE 代幣,並有擁有自治權利
  • 2 月 9 日,CLOCK 最終以可用資金最大量的 169,593 個 ETH 的價格,由 AssangeDAO 得標,次位出價者僅有 4,242 個 ETH。
  • 2 月 9 日,社群可申領 JUSTICE 代幣。
  • 在擁有流動性後,JUSTICE 代幣嚴重貶值,引起社群不滿。AssangeDAO 團隊表示正在思考下一步策略。
  • 2 月 10 日,部分擁有多簽權利的核心成員下台
  • 2 月 12 日,Pak 將拍賣所得轉給德國非營利組織 Wau Holland
  • 2 月 13 日,AssangeDAO 釋出新計畫

與 ConstitutionDAO 的異同

ConstitutionDAO (憲法DAO) 因為競標美國憲法副本而聚集,最終 DAO 未能成功得標,但卻獲得治理代幣 PEOPLE 的大幅成長,使許多捐款人成功獲利,曾一度造成 DAO 的風潮。 不過,此後許多人都以投資標的來看待此模式。以下為兩者異同:

  • AssangeDAO 與先前的 ConstitutionDAO 相同的地方是,他們都使用 JuiceBox 來募集 ETH,並可以得到治理代幣作為回報 (JUSTICE)。JuiceBox 對籌集的所有 ETH 收取 5% 的費用
  • 資金也使用 Gnosis Safe 作為多簽管理,管理者為 Amir Taaki、Rachel-Rose O’Leary、Fiskantes、McKenna 與 Silke Noa。(最初的DAO 提案會有 Assange 的律師與家人參與審查)。與 ConstitutionDAO 不同的地方是,無論競標成功與否,這個 DAO 都會繼續。
  • AssangeDAO 的募資沒有上限,進行過兩輪 ; 對於援助 Assange 的方式,是透過競標 NFT 的方式,間接將資金給予相關機構,而非直接捐款。而且並未採取一般競標方式,而是全額搶標。
  • ConstitutionDAO 競標失敗,資金可自由贖回,也有許多人選擇放棄贖回。AssangeDAO 的最終結果是成功得標,因此 DAO 中的財庫蕩然無存,無法以 JUSTICE 贖回捐款,也無多餘資金可供 DAO 運用。

AssangeDAO 下一步

AssangeDAO 將捐款全數用來購買 Pak NFT 一事,在社群中有諸多反彈 ; 在 JUSTICE 崩跌後,越演越烈,論壇中發起退款、為 JUSTICE 找到下一個應用、要求團隊成員銷毀其代幣等治理提案。許多共襄盛舉的中國社群在 Discord 中盛怒難消,但有也另一派仍抱有夢想,認為一切作為合理,該治理代幣仍大有可為。Pak 受到許多責難後表示,並不懼怕人們對 CENSORED 計畫的威嚇。

總之,AssangeDAO 在 2 月 13 日釋出了未來計畫的討論。簡略來說,AssangeDAO 並沒有為下一步怎麼做提出方向,而是建立自治的規範,如何定義多簽名單、規範提案規則、代幣的增發或銷毀、投票週期與時間、社群職務等。2 月 14 日為首次社群電話會議,目前仍無公告結論。

DAO 即正義?

AssangeDAO 以 DAO 的名義進行捐款,但卻非集體意志下執行投標策略,可能是此案例最為人詬病之處。儘管目的上確實將錢都拿來幫助 Assange,但無法滿足有自治想法的捐款者,又或者讓投機者大大撲空。最終,JUSTICE 確實有治理權利,但經濟上的行動權卻分毫不剩 ; 團隊最終欲設立制度化的治理機制,也可能淪為各自表述的投票論壇,又或是等待找到新方向的無資金 DAO。又或許,充滿神秘感的 Pak 會為 AssangeDAO 唯一僅存的高價 NFT 帶來生機。後續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

或許,營救 Assange 一事仍是幣圈自由資本社會可以幻想的行動 ; 然而世界上仍有許多貧窮與疾病,還有獨裁政權下的政治受迫者,是無法透過經濟援助就達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