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新聞翻譯|BitMEX創辦人狠酸央行,看好宏觀經濟將對加密貨幣帶來助益

Elponcho
分享
鏈新聞翻譯|BitMEX創辦人狠酸央行,看好宏觀經濟將對加密貨幣帶來助益

本文為 BitMEX 創辦人 Arthur Hayes 於 11 月 11 日發表文章《Chain Reaction》,鏈新聞中譯版僅供參考,有疑義請參見原文。

Chain Reaction (連鎖反應)

酸與鹼結合產生鹽加水。化學的入門知識。如果我的高中化學老師知道他多年的教學,只讓我記住這些,他一定會很失望。

在當前全球宏觀環境已知的各種成分中,比特幣的發明同樣已不可避免:當你將網際網路、密碼學和一個破舊且不公平的類比金融系統結合時,你最後會得到會得到一個反應性的技術發展,試圖改善這個令人作嘔的現狀。而比特幣與區塊鏈正恰好是其結果。

你正要開始加入這些競賽。從令人尊敬的中本聰白皮書中蹦出的各種點子,讓我每兩週都可以寫出一篇關於加密生態系統新奇有趣的文章。DeFi、NFT、Metaverse (元宇宙)、DAO 以及一切去中心化的事物,都是許多自然發生的輸入 (Inputs) 之間反應的結果。其中兩個最重要的成分是比特幣,和一個應升級以適應計算機與網際網路時代的類比系統。

當我們陶醉於所有加密貨幣的牛市時,我們絕不能忘記宏觀經濟環境,它提供了肥沃的基礎,推動了技術進步的反應。即便最殷切的財政與貨幣政策支持者都停下腳步,但後 COVID 時期印鈔和經濟刺激的狂歡仍持續著。這些政策對通膨的影響,正在食品、住房和交通方面顯著地破壞全球社會結構穩定。

他們稱之為「暫時的」(transitory),但其實他們知道斷頭台是永久性的。那就讓他們吃蛋糕吧。(另註:Let them eat cake,源自法國最後的王后瑪麗的故事,語境同「何不食肉糜」的故事。)

那些全球高大上人們間的辯論是否足夠已不再重要。雖然少數有發言權且有權勢的人,從全球流動性注入中受益匪淺,但一場革命的潛在成本,是由那些更努力工作,卻獲得收益更少的人所推動的,這是巨大而不容忽視的事。因此,當我們進入第四季度時,問題就變成了:我們在貨幣和財政刺激逐漸減少後,如何安全地處理不可避免的後遺症?

這兩週,我將暫時停止對傾慕蓬勃發展的元宇宙,回到宏觀基礎上來。我將努力回答的問題是,降低印鈔速度是否會對我們的加密資產造成不利影響。也許那些厭倦了成為 TradFi (意指傳統金融) 金融農奴的人,會因為對加密資產感興趣,克服較不寬鬆的貨幣政策,並繼續推動加密貨幣增長,不過我不會輕易做出這個假設。

咖啡時間

對於這封信的讀者來說幸運的是,我最近在一家新咖啡店與我最喜歡的波動率對沖基金經理聊天。他就是那個啟發我寫下《Pumping Iron》的同一個人,我將稱他為傑西。(如果你能告訴我為什麼選擇那個名字,那我會給你加分)。我們經常去的地方最近被迫關門,至今仍是 COVID 封鎖措施的受害者。幸運的是,新的店就在隔壁。兩間店都是提供廉價咖啡,供應無產白領階級的店。

正如我早前提到的,參加這次聚會時,我正擔心著自己是否低估了央行行長,他們實際上是認真地透過減少債券購買和提高短期政策利率,來對抗通膨的風險。我的基本想法是,中央銀行透過擴大資產負債表,繼續為政府刺激計劃提供資金是在政治上的權宜之計。我也認為所有的主要央行都有確保股市繼續走高的非官方授權。這些政策的通膨壓力是必要之惡,以確保國內支出計畫可以用不斷上漲的資產價格來支付。停止印鈔政策會削弱資產價格,並使許多金融機構和政府資不抵債。因此,它根本不可能發生,或者我是這麼相信的。

馬克吐溫說得最好:「給你帶來麻煩的,不是你不知道的東西,而是你自以為很了解的東西」

想著這些,我走進這個咖啡會議,準備與比我更聰明的人一起測試我的世界觀。我更加看好加密貨幣,並相信這些權力還沒有準備好承受量化寬鬆後的後遺症。在接下來的幾千個字中,我將重述我們的談話並用一些圖表註釋要點。

Boomerang

我先詢問他對近期澳元匯率走勢的看法來開始我們的對話。在澳洲,澳洲儲備銀行 (RBA) 此前承諾將 2 年期債券利率限制在 0.10%(這是教科書級的利率曲線控制,或稱 YCC),每次市場有點高漲時,他們將透過購買足夠的債券壓低數值,將利率降低到 0.10% 或以下。但最近,澳洲央行決定不再抑制 2 年期債券的價格發現。

上圖,以及它所描繪的利率大幅上漲,清楚地說明了當你從市場的緊身內衣中,去除央行債券市場購入時會發生什麼。(這裡沒有圖示的部分是:收益率飆升導致債券價格暴跌)

任何對利率從 0.10% 躍升至 0.80% 不以為然的人,都需要了解債券總回報計算的入門知識。在幾個交易日內,收益率增加了 8 倍。此舉帶動了世上許多在大牌對沖基金工作的大師。傑西開始講出幾家大型對沖基金的名字,他們的信用部門被裁。值得慶幸的是,對沖基金實際上只會賠掉客戶的錢。如果這是一家「大到不能倒」的銀行交易平台,他們就會向政府求助並獲得救助…基於「市場穩定」。你能不愛收益私有化和損失社會化嗎?

然後我問傑西,為什麼他認為澳洲央行讓市場重新定價曲線,特別是因為澳洲央行擁有近 70% 的 2 年期政府債券供應。他們確實是市場。

他和我認為的原因一致,那就是住房通膨。請聽我解釋。

我有很多澳洲朋友。我們經常談論炙手可熱的澳洲房地產市場。澳洲房地產市場在現代歷史上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商業周期,這表示它沒有經歷過週期性的房價大幅調整。雪梨和墨爾本的房價中位數與工資中位數的比率是世界上最高之一 (比率越高,住房越難以負擔)。

澳洲央行因其公民無法負擔房產,獲得不少政治熱度。對於一個出口許多全球經濟支撐原材料 (以及美味食品) 的經濟體來說,他們的貨幣政策非常寬鬆。有時候,將利率保持在遠低於名目增長率的通膨壓力變得過大,然後澳洲聯儲就得紓困。

世界其他地區的問題是,美國、歐盟、日本和中國的主要印鈔中心是否以及何時會做出類似的決定。牢記這個問題,傑西對真正的玩家在不久的將來打算走的路有一些想法。

蝴蝶效應

澳元利率飆升成為全球其他利率市場類似走勢的催化劑。每個主要經濟體,無論其經濟模式如何,都在操縱其政府債券市場。因此,所有中央銀行都必須遵守規則,否則,市場可能會壓倒中央銀行的感知控制。這就是傑西的觀點,他在幾個利率市場上打勾,在這些市場上,他能在短期利率隱含波動率的急劇上升中獲利。

我的好兄弟 Bianco Research 的 Jim Bianco 製作了一些很棒的圖表,顯示市場如何開始對中央銀行家進行測試。你不會從他的外表和年齡看出他的能耐,但 Jim 是個垃圾幣玩家,也相信 DeFi 的承諾。我向他致敬。

紐西蘭、加拿大、澳洲短期利率飆升:

美國與英國短期利率飆升:

為了維持央行無所不能的騙局,任何越軌並試圖使抗通膨貨幣政策正常化的央行行長都必須受到處理。不能讓兩年期利率市場的突然爆發繼續下去。因此,任性的央行行長們是時候重新找回信仰了。讓市場適當地發出各種國內經濟體的通膨壓力是不可接受的。

讓它停止

唯一阻止央行行長和政客繼續肆意施加印鈔政策的是通貨膨脹。這不是那種由政府定義的、經過享樂質量調整 (hedonically adjusted) 的通膨統計數據。而是那種使人們走上街頭的通貨膨脹。是那種使普通工人無法負擔得起麵包、牛奶、糖、大米、租金、燃料等的通貨膨脹。是那種矇騙你是重要勞動力,卻使你飢餓的通貨膨脹。

如果央行希望繼續印鈔,他們必須讓市場相信,如果出現通膨,他們會夠過減少債券購買和提高短期政策利率來應對。這樣,市場就不會驚慌失措並拋售政府債券。然而,央行還必須讓民眾相信,他們每天所需最基本的食品、住房和交通通膨不是永久性的,而是健康和成長經濟的一部分。這樣,民眾就不會用選票表達他們的不滿,或者更糟的,在街頭表達他們的不滿。

當我們談到這部分時,傑西喋喋不休地說出了一些中央銀行的事。在最近的 G20 之前,他們承諾讓銀行大幅減少債券購買和 (或) 提高利率,但此後又加重了 QE 和零利率政策。其中最好的例子是英國央行。

消化完之後,我的下一個問題是,「聯準會將怎麼做?」 其他人都只是這個全球央行管弦樂隊中的小角色。聯準會是一名小提琴手,其他人則演奏中提琴。(中提琴……誰他媽的會彈中提琴?)

何時聯準會要升息 (0.025%~0.5%):

何時聯準會要第二次升息 (0.5%~0.75%):

在最近的會議上,聯準會發起了「縮減購債」。從現在到明年 6 月,它將開始減少每月印製的貨幣數量。屆時,債券購買狂歡停止,市場相信他們到時會將政策利率提高到零以上。

市場可能認為聯準會將在 2022 年 6 月開始加息。但傑西認為,如果聯準會能夠在幾乎沒有後果的情況下將利率維持在零,他們就會這樣做。他們沒必要在絕對必要之前結束派對?2008 年後期,他們每次這麼做時,都會導致股票市場出現令人討厭的調整。2013 年的縮債恐慌,和在 2018 年試圖暗示恢復加息,是聯準會及其全球兄弟面臨困境的兩個主要例子。

六月十分相近美國最重要的月份:十一月。2022 年 11 月,美國舉行期中選舉。民眾總是按自己的最大利益投票,執政黨要不是在 2024 年下屆總統大選前得到信任投票或是提前受到譴責。如今,他們的錢能夠買的東西越來越少。阻止這種下降趨勢的唯一方法是工資的上漲速度與人們支出的成本相同。如果工資與貨幣供應量增長的速度相同,那通貨膨脹稅就不起作用。因此,所有的作為都是讓一般勞工相信沒有通貨膨脹、工資足以享受幸福的生活。如果他們不相信,就可能會組織起來罷工以獲得更高的工資。

就像任何有機體一樣,政治家首先關心的是生存。通貨膨脹政策可以讓支持他們選舉的組織跟富人荷包滿滿。最富有的 10% 的美國人擁有近 90% 的美股,但是,如果他們因為人們不相信「通貨膨脹是暫時的」而被投票罷免,那麼他們就會背棄中央銀行並試圖控制通貨膨脹。如果出於政治上的權宜之計背棄央行,央行被迫停止印鈔後,將讓市場反映真實的貨幣成本。

儘管債券購買的步伐會放緩,但從現在到 2022 年 6 月聯準會會議,這該死的遊戲還在繼續。唯一不能 100% 確定擁有的是固定收益工具。

有什麼數據能證明我錯嗎?聯準會的真正(非官方)任務是確保標準普爾 500 指數處於高位並不斷上漲。不管你喜不喜歡,它是無論貧富的每個人,用來衡量美國經濟健康狀況標準。它越高,人們感覺越富有,他們花的越多,產生的經濟活動就越多,徵收的稅收也就越多。這就是普遍觀念。這個邏輯是否準確無關緊要,因為重要的人相信它是真的。

如果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熔斷停止,且該指數出現向下引力,這意味著債券購買的減少正在對風險資產市場產生負面影響。這是一個跡象,表明所有風險資產可能會開始出現令人討厭的回調。在這種環境下唯一會好的就是做多美元,因為各種個人和機構會出售風險資產,以籌集美元來償還債務。這並不一定意味著加密會受到負面影響,但這將是謹慎行事的指標。

煙霧警報器

比特幣和廣大加密生態系統為人類提供了兩項有用的服務。首先,它們提供了一種不同的方式,透過卓越技術以去中心化的方式組織和激勵人類。其次,它們是全球金融體系中唯一有效的煙霧警報器。

如果政府債券提供了真正的正收益率來補償持有人的通膨和未來增長,那麼就沒有理由使用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作為通膨對沖。加密貨幣只會根據特定專案是否可以為人類提供有用和變革性的技術來進行交易。不幸的是 (或者幸運的是),大多數垃圾幣只是流動性很差。他們推高價格是因為貨幣的時間價值已經被嚴重扭曲,無論你投資狗幣還是具有生產力的企業都沒有區別。事實上,購買狗幣更有意義,因為至少它是一個 24/7 交易的流動市場。投資對人類帶來好處的實體業務,它的流動性都很差,難以估值,而且只有少數人可以使用。

因此,當 2021 年即將結束之際,我仍然謹慎地看好中央銀行印鈔的基礎,將繼續為各種加密資產帶來病態的收益。感謝傑西提供糟糕的咖啡、精彩的談話,並為我提供知識支柱,以重申我對神之中本聰的敬重和他所有天使的信仰。

我想跟有閒錢投資主要資產的人分享一些感受:

股票,喔對,給我來點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不要沒有正收益……別管他。只要我能在 Robinhood 上購買—最好使用價外看漲期權—我就已經準備好了。

房地產,請讓我獲得首付為 0% 的抵押貸款,因為我的工作不允許我買得起中間價位的房子。如果我沒有自己住宅,租金將消耗我收入的 75%。拜託,私募股權公司,不要用現金購買所有的單戶住宅和多戶住宅。我不能和你競爭。

加密貨幣,他媽的,是的,寶貝!我想要 DOGEBONK、SHIB、FLOKI 和任何其他迷因幣。我想要成為超有錢的加密貨幣大佬,我可以離職。然後我可以成為一個數位游牧者,搬到 Tulum,在周末與 Solomun 玩在一起。

債券,呃,那些是為了……沒有任何人。沒有人應該擁有這些東西。中央銀行想要它們,它們可以擁有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