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新聞翻譯|MakerDAO創辦人:我不追隨多鏈跨鏈風潮的原因

Elponcho
分享
鏈新聞翻譯|MakerDAO創辦人:我不追隨多鏈跨鏈風潮的原因

近期競爭公鏈各自精彩,漲幅不斷,透過 DeFi 生態獎金與 NFT 等題材,以便宜高效,吸引原先在以太坊的用戶涉足;「跨鏈橋」(bridge) 在多鏈並存的狀態下,變得更為熱絡,人們為了在不同的底層區塊鏈間轉移資產,必須透過這樣的設施提供服務,跨鏈商機因此盛行。

鏈新聞編譯 MakerDAO 創辦人 Rune Christense 的推文串,他對於多鏈盛行很有感概,並試圖論述 Maker 不選擇向其他底層鏈擴展的原因。

多鏈共存,是將一切交給多簽跨鏈橋

「多鏈共存的未來會是一個多重簽章的未來。」MakerDAO 創辦人 Rune Christensen 說道。

Christensen 表示,根據 L1 (底層鏈) 的定義,它會有獨自的安全性與治理模型,這意味著它是不可能在不同的區塊鏈間,打造「無需信任」(trustless) 的跨鏈橋,因為「無需信任」的定義會基於你處於橋的任一端而轉變。

他表示,目前唯一的解決方式是,經由安全且具有治理模式的第三方來執行,它會像是「轉譯」兩條區塊鏈上的資產跨鏈需求。不過,Christensen 認為多重簽章 (multisig,以下稱多簽) 的跨鏈橋是最糟的,因為所有在上面的東西都是中心化的。 

承認吧!真正的 L1 互通性並不存在

「老實說,現在這種用多簽來替代,像是用紙膠帶到處補補貼貼區塊鏈問題的方式,只能是短期方案。」

Christensen 這麼認為,他認為那些想把它作為長期基礎設施的人,是行不通的。

他表示,多簽橋確實受到歡迎,但卻造成了一個多簽多鏈的超級災難,在那裡每種加密資產多數都被託管著,狠狠打臉區塊鏈技術的必要性。

「我們承認吧!真正的 L1 互通性並不存在。」Christensen 表示。

長期之下,只會有一個 L1 存在

Christensen 認為隨著時間推移,只會有一個 L1 (底層鏈) 存在。新的網路參與者只會選擇最大的鏈,成就唯一的 L1,並且有眾多 L2 (二層解決方案) 並存,人們將不會有彼此不相連的網路。目前存在的 L1 生態系彼此間仍存在自然的競爭張力,到底誰能取得最後勝利還說不準。

Maker 跨足 Solana?多鏈風潮是有壞處的

Christensen 想用 Maker 跟 Solana 舉例,來表達他對 L1 的觀察,大家註定是戰死方休。不過他強調,請大家不要把這個當作是 Maker 的治理提案。

他表示,想像一下如果在以太坊上的 MakerDAO 要遷移到 Solana,那個成長最快速、理論上最具競爭力的底層鏈。它會需要拓展 Dai 在 Solana 上的應用,並部署 vault engine (金庫引擎),讓 Dai 可以在 Solana 直接生成。

「畢竟 Solana 的吸引力與炒作這麽旺,你賭一把到那裡分散風險是合理的,對吧?」Christensen 寫道。

他表示,問題是所有的 Dai 會被中心化地託管在 Solana 與以太坊中間的跨鏈橋。這表示著,Dai 必須承擔多簽與 Solana 的缺點。本質上,底層鏈只能靠需要信任的跨鏈橋。同時,Maker 在 Solana 上的複製版並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對 Solana 的用戶而言,他們是完全地去中心化與無需信任的,他們也只需要承擔來自 Solana 的缺點。

Christensen 說明,這表示 Maker 在 Solana 上面始終會有個競爭弱勢,這樣的弱勢幾乎否定了所有率先在區塊鏈上開發的所有東西。假設區塊鏈有存在世上的理由,那麼 Maker 會在長時間後輸給「當地」的競爭者 (意指非由以太坊轉移的原生競爭者)。

他接著說,其中一個結果可能是。如果有一天 Solana 的網路效應超越以太坊,那麼 Maker 正確的選擇就是必須放棄以太坊,並將核心轉移到 Solana。這表示,Maker 可能會變成 Solana 上的原生 Dapp,由 Solana 來提供安全性,藉此獲得市場競爭的基礎才是最重要的。同樣的,如果有一天很顯然地,Solana 或其他底層鏈不可能再超越以太坊,那麼其他的非以太坊原生協議,也是勢必將核心轉移到以太坊,不然就會失去競爭力。

他說道:「到最後,這種基於防禦的遷徙會變成一種極端醜聞,實際上這麼做之後根本很難存活,一旦疏離你的根基,將很難再與新的生態系如此緊密連結。」

他認為,如果要談 Maker 是否應該要擴展到 Solana。要做的話,Maker 可以在短期內得到更多用戶與獲利,同時也幫助 Solana 的成長。問題是,這也意味著助長 Solana 超越以太坊的可能性。這麼一來,可能會迫使 Maker 經歷痛苦的遷徙到 Solana,並可能被 Solana 原生的競爭者所摧毀。也是因為這樣,多鏈風潮是有一些嚴重的壞處的。

Maker:明哲保身,想 L2 就好

Christensen 認為,不去覬覦端短期的增長,保護長期的存活力可能是更理性的。在思考如何擴展的同時,聚焦在以太坊二層解決方案會比考慮其他底層鏈來得好。

他認為,現在看起來最好的謀略是「特洛伊木馬式的多鏈政治宣傳」:基本上就是假裝 L1 底層鏈們沒有被困在大逃殺之中,再邀請所有在其他 L1 上的競爭者,在中心化的跨鏈橋上創建網路效應,來擴展你的生態。他說道:「你要知道,他們創造的任何吸引效應,都會很容易因為原生的去中心化優勢而被吞噬。儘管我過度簡化這些問題,但是基於我核心的論點而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