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C| 幣安創辦人趙長鵬受訪:BSC不是我們做的,而是開發社群

Elponcho
分享
BSC| 幣安創辦人趙長鵬受訪:BSC不是我們做的,而是開發社群

幣安創辦人趙長鵬 (CZ) 近日接受中國媒體晚點 (LatePost) 訪問,談到幣安智能合約鏈 (BSC) 時表示:「BSC 不是我們做的。」以下整理趙長鵬對於 BSC 評論。

幣安否認創建 BSC,是社群發起

「BSC 不是我們做的。我們之前自己做 BNB 時慢慢跟社區有很多合作。所以到 BSC 時,是社區裡一幫人過來說他們要做一個智能合約鏈,跟以太坊接近,希望我們給一筆資金。」幣安創辦人趙長鵬 (CZ) 在訪談中說道。

過去幣安官方持續大力 BSC,趙長鵬也經常於推特貼文支持 BSC 的發展,加上 BSC 驗證節點多數與幣安有關係,社群通常會將 BSC 評為速度快、費用便宜,但中心化的區塊鏈。

bsc
BSC 的 21 個驗證節點

不過 BSC 經歷多次平台跑路 (Rug Pull)閃電貸攻擊事件,幣安官方也澄清他們不會主動干涉、介入 BSC 鏈上面發生的事情,而是從交易所、Binance Bridge 端進行協助。近來,Belt 閃電貸攻擊事件發生後,BSC 官方推特也僅提供建議,請開發者進行合約審計、注意風險等。

趙長鵬表示,是社群主動創建 BSC,並將 BNB 作為網路燃料,而幣安同意資助,因為幣安是BNB 的最大持有者。實際上他自己的參與度是很低的。

與以太坊非競爭關係:市場不同

「很多人說 BSC 沒有創新,只是抄了以太坊,其實性能提升幾十、幾百倍就是一個創新。你說我抄了奔馳,但我車速比它快十倍,那是不是一個創新?」趙長鵬回應。

雖然這樣的說法,對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目標來說有點弔詭,但趙長鵬也有他的論點。第一是「市場不同」、第二是「以太坊擴容瓶頸」。趙長鵬表示,雖然以太坊更為去中心化,但手續費並不便宜,一筆轉帳就要 10 美金,更複雜的合約還要花到上百美金。BSC 費用便宜的特性,是可以服務到東南亞、印度和非洲,很多金字塔底層的用戶。

他也認為,自從 BSC 崛起,以太坊的交易量並沒有減少,也沒有更為增加,這是由於以太坊網路吞吐量受限於每秒 15 到 20 筆。而 BSC 還沒有到達上限,所以不存在競爭,反而是服務了原先以太坊無法服務的對象。

比較 BSC 與以太坊鎖定資產消長:

先看以太坊的部分,在五月中達到近 900 億美元的鎖定資產高峰後,隨著幣價崩跌,目前為 634 億美元,縮水約 30%。

bsctvl

再看 BSC 部分,五月中達到近 529 億美元的鎖定資產高峰,目前處於 260 億美元,縮水 50%。可能與多數資產為與流動性挖礦有關的新興資產,以及 BNB 大幅回調有關。

bsctvl

大量持有 BNB,與 BSC 的去中心化目標衝突嗎?

BNB 最大持有者是幣安,BSC 仰賴 BNB 作為網路燃料 (支付手續費),訪問中趙長鵬被問及,這會不會有去中心化目標的衝突。

趙長鵬表示,幣安雖然最早留了 40% 的 BNB 給團隊,但因為很早就實現盈利目標,因此根本沒有花過保留的 BNB,也承諾將會全數銷毀團隊所擁有的部分。他也表示,讓 BSC 更加去中心化,才有利於 BNB 的市值,利益上是其實是一致的。

最後,他認為有人會類比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認為他在 2017 賣出大量的以太幣,更為公平。但趙長鵬認為,有巨鯨的存在,代表有機構看好這個幣,幣安看好,所以沒有想要轉持美元。

更多訪談內容:市場、經營與監管

這份訪談中還有趙長鵬對牛市崛起的原因、幣安的經營歷程,還有近來各國有更多明確監管的評論。有興趣可以閱讀中文報導原文:《對話幣安趙長鵬:在加密貨幣的中間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