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Hash專欄】市值前20的代幣,誰最受中國市場的歡迎?

tsai
分享
【LongHash專欄】市值前20的代幣,誰最受中國市場的歡迎?

中國作為加密貨幣市場的主要戰力之一,與其他國家的加密貨幣市場擁有著完全不一樣的生態。

儘管中國政府不斷釋放出對區塊鏈技術的支持態度,但對加密交易並不友好。2017年9月4日,央行聯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 ,定性ICO為非法融資行為,國內交易所也被關閉。

這些限制會給外國觀察家留下一種印象,那就是加密貨幣在中國是「被禁止的」,但事實並非如此。中國依舊有著活躍的OTC 交易,許多中國居民也懷著巨大的興趣在關注加密貨幣。 

問題在於:哪些代幣在中國的熱度最高?我們摘取了Coinmarketcap上市值前20的項目。通過爬取前20代幣在金色財經的新聞曝光次數我們就可以看到這些項目前20的項目在中國的曝光度和其市值排名高度不相關,接下來我們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些項目在中國的發展。

0612-1.png

BTC 與ETH( CoinMarketCap 排名1&2 )

在中國,比特幣是毋庸置疑的市場領導者,其次是以太坊,就像在全球其他地區一樣。BTC 和ETH 在中國都有著相當長的歷史,本文自然無法囊括所有的細節,因此我們只簡要概述一些主要事件。

中國曾經是比特幣世界的中心。2016年,大多數比特幣交易都是以人民幣交易對進行的。2017年9月,中國開始打擊比特幣交易所和ICO後,比特幣的價格一度下跌。但不久之後,比特幣進入牛市,而中國的比特幣投資者則轉向場外交易。這裡我們寫了一篇詳細的報導。

雖然中國當局對加密貨幣持謹慎態度,但比特幣在中國並未被禁止。事實上,在2019年,中國央行發布了一張信息圖,以提高人們對比特幣的認識。

中國仍然是比特幣挖礦領域極其重要的參與者,中國官方的聲明仍然可以影響全球市場。2019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強調了區塊鏈技術的重要性,之後,比特幣價格飆升了約18% 。習主席非常明確地談到了區塊鏈,而不是比特幣,但價格的波動表明,對投資者而言,這兩者並沒有差別

LongHash通過觀察搜索引擎百度以及中國社交媒體的數據,繪製了中國居民比特幣關注度的可視化數據。

以太坊與中國的加密社區可能有著更特殊的聯繫。以太坊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 與萬向區塊鏈實驗室的肖風以及分佈式資本的沈波在2015 年10 月共同創辦了兩個實體。一個是投資區塊鏈初創企業的分佈式資本,另一個是支持非商業項目的非盈利機構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萬向區塊鏈實驗室和分佈式資本( LongHash 的投資方)的總部都在上海,Vitalik 的參與幫助以太坊在中國市場吸引了關注。

沈波告訴LongHash ,在2014 年到2017 年期間,他和Vitalik 在中國和亞洲其他地區進行了廣泛的旅行。他補充說,Vitalik 能夠流利地讀寫和講中文。

中國現在是以太坊挖礦領域極其重要的參與者,中國也有各種各樣的以太坊社區。但人們的興趣不僅僅是在社區層面。中國的國家區塊鏈平台,區塊鏈服務網路(BSN),將同時吸納以太坊和EOS 。

XRP(3)

Ripple作為12年推出的老幣,由於本身優秀的技術架構早年在中國引起了比較大的關注,中國幣圈的網紅第一人孫宇晨也曾經在2013至2016年擔任Ripple大中華區首席代表。

Ripple強勢的幣價表現在中國也吸引了大量從二級市場買進的散戶投資人。早在2013年在中國就有第三方成立的名為Ripple China 的綜合網關,方便中國幣圈玩家。

Ripple 最初誕生時,主打跨國支付轉帳的應用場景,主要針對大型的金融機構。所以由於其2B 的公鏈性質,Ripple 在中國鮮有生態用戶,更多的是持幣用戶。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電子支付市場之一,Ripple 很早就在嘗試進入市場,然而由於中國金融體系相對封閉,Ripple 嘗試入華屢屢受阻。

Ripple的創始人兼CEO曾在18年11月在新加坡的一個採訪做出表示要佈局中國市場,且當時已經有一位中國客戶,美國的運通公司和中國的連連科技在華設立了一家名為連通科技的合資公司,連連公司通過Ripple區塊鏈來清算電子支付交易,並通過部署xCurrent來清算跨境支付交易。但是再這之後就再也沒有Ripple中國客戶的信息,Ripple在19年1月與清華大學合作推出區塊鏈技術研究獎學金計劃,並於2月再次招募中國區負責人,在上海開設辦公室,隨後便杳無音信。

目前隨著中國政府將區塊鏈納入新基建,越來越多的本土項目進場搶占市場份額,這勢必也會大量壓縮海外的區塊鏈項目在華的生存空間,由於Ripple 主要面向的是B2B 應用,而且目前已經有不少中國的區塊鏈企業致力於此,所以Ripple 在中國的難度可謂是越來越大。

USDT (4)

穩定幣在中國市場有著特殊的意義。自94 事件之後,大量交易所關閉了人民幣的入金渠道,中國加密貨幣交易者開始尋求人民幣的替代品。

而USDT作為穩定幣,便立刻成為了人民幣的替代品。我們從  USDT的市值可以看出,在2017年8月,USDT的總市值在3億美金左右,而到2017年12月31日,USDT的總市值直接飆升至接近14億美金。根據  Chainalysis 的數據也可以看出,自94之後新增發的USDT也大致都流向了中國的交易所(需要注意的是我們並不確定Chainalysis如何確認這些交易所來自“中國”)。

同樣從  https://wallet.tether.to/richlist 的排名也能夠看出,前四大USDT地址中,火幣佔了兩個,幣安佔了一個。雖然這兩所交易所擁有大量的非中國用戶,但是從火幣的流量分析來看,火幣有超過40%的流量來自中國用戶。

在Chainalysis題為《亞太地區報告預覽:為什麼Tether中國市場佔據主導地位(APAC Report preview: Why Tether Dominates in China)》的報告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自從94事件之後,中國區的BTC/CNY交易對徹底消失,被BTC/USDT和BTC/USD交易對所代替。除此之外,還有大量人民幣通過OTC及P2P渠道進入加密貨幣市場(例如:Huobi OTC, Wechat Group )。在同一篇報告中也可以看出自從2018年3月後亞洲的OTC流量暴增,最高可至1.5億美金。

0619文章用圖.png

 0612-3.png

BCH (5) & BSV (6)

2018 年11 月16 日幣圈萬眾矚目的BCH 分叉完成,吳忌寒與澳本聰兩大陣營的算力大戰也正式開啟。由於BCH 和BSV 選擇的技術路線不同,兩大項目在中國的社區發展也呈現了完全不一樣的情況。

BCH代表著吳忌寒和中國眾多礦場的利益,在中國國內有多位幣圈KOL力挺,除吳忌寒外還有ViaBTC的楊海波,萊比特礦池的江卓爾等人長期站台。BCH在國內最大的社區為BCH Club ,有獨立的官網和微信公眾號。BCH Club的官網內容相對較少,主要都集中在微信社區中,BCH Club有不到10個微信群,除此之外,還有個核心付費微信群  BCH Angel 。BCH Angel入群會員要求持倉大於100個BCH ,第一年入會需支付1個BCH ,次年續費為1000人民幣,會不定期的舉辦封閉會議。BCH由於技術路線的選擇更加專注在支付層面,本身的生態應用就相對比較少,更多都是協議層的應用,同理BCH在中國也沒有太多的生態應用。

反觀BSV雖然其精神領袖澳本聰不是中國人,但是BSV在中國的社群異常的蓬勃,基金會也非常注重中國社區的發展。Bitcoin Association  於2019年8月任命了中國區負責人,統籌中國區的BSV生態建設。BSV在中國的官方媒體渠道為BSV Official的微信公眾號和Bitcoin Association的官方微博。BSV在中國最活躍的社群為骷髏會,澳本聰本人也在群內。骷髏會同樣也是一個收費群,每月10美元會費,骷髏群信息都是對外公開的,以往的群聊記錄都可以到https://svskull.club直接查閱。

除此之外BSV 還有一個由愛好者成立的bsvers.com 的資訊網站,網站本身建設的非常優質,BSV 的最新資訊在此都會更新。

BSV由於其路線選擇全球範圍內都有大量的應用開發, Peergame的推特  顯示,根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4月28日BSV全球範圍內有414個項目,據BSV社區成員介紹,其中中國項目也有20多個,包括Tocial, weblock, showpay, showjob等。

澳本聰本人也非常注重中國市場,去年12月BSV在北京舉辦了中國的第一場大會,超過200名成員參加,澳本聰本人也發布了演講,隨後還參與了清華區塊鏈協會的副活動。而反觀BCH僅僅在分叉之前舉辦了香港峰會。

整體來說BCH 的中國社區主要還是靠著國內幾位大佬站台支撐,而BSV 的中國社區則更加平民化,有更多的開發人員和信仰者推動著其發展。

LTC (7)

萊特幣作為最早的一批山寨幣,中國作為算力大國聚集了一定數量的萊特幣玩家。

早年在國內有各種大大小小的技術社群和挖礦社群。談到萊特幣在中國的推廣,就不得不提到PZ 先生。PZ 先生曾經是最早的一批萊特幣團隊成員,並在中國開始推廣萊特幣。他先後在中國創立了萊特幣中國社區和萊特幣全球圓桌論壇。

萊特幣早在2017年由於是否支持隔離驗證網路的事件,在社區中產生了重大的意見分歧,可能會損害到礦工利益。由於懼怕之前比特幣身上發生的事件重蹈覆轍,開發團隊和礦工會產生割裂,PZ先生創立了萊特幣全球圓桌論壇,組織了中國所有重量級交易所,芯片商,礦機商和大礦工與萊特幣開發進行協調。

隔離見證順利通過後,低調的萊特幣創始人Charlie Lee也一改常態,來到中國武漢參加了社區愛好者的活動。Charlie Lee本人相對其他幾大山寨幣的創始人,對中國市場比較友好,他自己本人也有開設微博,有大概兩萬粉絲。

萊特幣中國社區主要的對外發聲渠道為微博,目前有1 萬多粉絲,除此之外萊特幣中國社區還有兩個官方QQ 群,其中1 群為核心收費群。

萊特幣的中國社區活動近兩年比較少,最近的一次為萊特幣中國社區在武漢舉辦的技術研討峰會,吳忌寒,PZ,江卓爾等人都有參與。

萊特幣作為支付型的礦幣,主要生態還是集中在礦圈,中國社群以老玩家為主,新鮮血液相對較少。

EOS (8)

EOS 在中國一直擁有著大量的人氣和粉絲,不僅持有EOS 的人數眾多,還有大量社區開發人員及生態成員參與。

通過EOS的節點數據是可以能夠最直接地反應出EOS在中國的社區熱度。通過eospark   的節點數據可以看到( 2020/05/06數據),收錄的613個節點中,排除284個沒有標註地區的節點,有56個節點來自中國大陸,數量最多,其次是美國43個,新加坡31個,加拿大17個和中國香港15個。

中國節點總投票數佔所有投票的23% , 而排名第二的加拿大只有8% 。中國節點的每日獎勵占到全網的35% ,排名第二的新加坡佔比13% 。爬取數據之時,其中21 個超級節點中有8 個是中國節點,這也是為什麼海外的EOS 社區成員一直報怨稱EOS 被中國人所控制。

EOS在各國都沒有設立官方的地區社群,在中國最大的社群為 EOS Gravity 引力區,引力區會舉辦各類線上及線下活動,幫助社區建設及節點搭建。引力區本身還會發布自己的 EOS  生態週報及發展週報,還會發布一些EOS二級市場的分析報告。引力區本身有超過了  80多個微信社群,總社區人員超過了20萬,引力區本身的官方微博也有1萬多關注。

EOS 之所以能夠在中國擁有如此大的粉絲基礎與 EOS 創始人BM (Daniel Larimer )的區塊鏈創業之路息息相關。BM 於09 年開始對數字貨幣感興趣,成為了一名比特幣佈道者,並參與到了比特幣的開發當中。之後,BM 基於另一種主流共識機制 PoS 進行了改進,推出了 DPoS ,並為此創立了 BM 的第一個項目Bitshares 。

在2013 年中國著名幣圈 KOL 巨蟹和暴走恭親王( LongHash 聯合創始人)一起翻譯了 Bitshares 的白皮書,為Bitshares 在中國的影響力打下了堅定的基礎。BM 隨後因種種原因離開了Bitshares ,並開啟了第二個區塊鏈項目Steemit ,然而在Steemit 穩步發展之際又離開了項目開啟了第三個創業項目EOS 。

Bitshares和Steemit一時的成功讓BM在創立EOS之時,收到了大量中國投資人的支持。據此前財新的報導,Bitshares天使輪的投資人李笑來持有Block.One 7%的股份,持有EOS 5%的股份。

EOS 節點競選時,大量的中國幣圈KOL 和各大中國資本都高調宣布加入,這也為EOS 在中國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這也是為何如今中國幣圈媒體的曝光率中能夠排在比特幣,以太坊和USDT 之後的原因。

但是,BM近日在網上發布的一些不當言論讓EOS的中國社區蒙上了一群陰影。BM在新冠肺炎中國爆發之際,發推聲稱新冠肺炎2%的死亡率和經濟發展受到損失來比2%的中國人更划算。發布之後在國內迅速發酵,當晚暴跌16%。之後,BM為此道歉並聲稱已經刪除了引發爭議的推特。

EOS現在在中國的熱度早不如當年,當年最早  21個超級節點中國節點可以掌控17個。EOS的最近的主推產品Voice在中國市場也沒有任何宣發。整體來說雖然EOS在中國仍然擁有最大的社區,但是近段時間一直在走下坡路。

0612-4.png

0612-5.png

0612-6.png

BNB (9)

BNB是交易所幣安(Binance)發行的代幣。由於其與幣安的聯繫,BNB在中國非常有名。作為加密貨幣交易所中交易量最大的兩所之一,幣安和火幣在中國採取著完全不同的策略。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作為加拿大籍華裔,在交易所的發展上一直側重於全球化。CZ最初曾落地上海,但是在94前不久把團隊和服務器都轉移到了國外。2020年,曾有媒體報導稱幣安上海辦公室遭到突擊檢查,然而當時CZ聲稱幣安並未在上海設立辦公室

通過  SimilarWeb 的流量數據就能夠看到幣安的全球流量相對而言分佈均勻,來自中國的流量甚至排不進前五(此數據受到科學上網代理影響,中國流量數據可能不太準確)。

幣安本身更多的還是靠著趙長鵬和CMO何一的個人影響力,趙長鵬本人在微博上有接近30萬粉絲,何一的微博在被封之前也有大幾十萬粉絲。

0612-7.png

XTZ (10)

Tezos於2017年7月進行  ICO 時,在短短兩週內籌集到6.5627萬個比特幣和36.1122萬個以太幣,共計2. 32億美元。作為ICO規模歷史前10的明星項目,Tezos自然而然在海內外形成了各類大大小小的社區。

雖然Tezos有著不錯的群眾基礎,但是Tezos官方一直沒有重視中國市場進行官方推廣,目前,Tezos已經建立了官方的微信公眾號,微博知乎。同時,在今年3月24號,Tezos還舉辦了一場線上AMA 。

其三個對外渠道的關注度都還不高,微信文章閱讀量每篇都不超過200 。微博雖然有一萬多粉絲,評論和轉發尚且不多,知乎相對來說活動最少。這三個推廣帳號更多是對官方項目進度的披露。

Tezos 目前在中國的社區尚在起步階段,和海外情況差別較大。

LEO (11)

LEO為Bitfinex在2019年5月初發行的平台幣,其發行目的是為了募資填補  8.5億美金的資金缺口,事情起因是Bitfinex存放在資金託管合作夥伴Crypto Capital的8.5億美元資產,由於自身的KYC不嚴格,客戶存在洗錢行為被調查,最終8.5億美元資金被葡萄牙、波蘭和美國凍結。

LEO總量10億,全部以私募的形式對外發售,發行價格1 USDT ,最終成功在短短10天內共募資10億美元

LEO 本身沒有太多使用場景,主要以降低手續費為主,通過官方回購銷毀作為價值支撐,代幣本身有點類似債權。由於LEO 本身沒有太多炒作價值,且主要以私募形式發售,中國散戶參與度極低因此在中國是沒有任何社區的。

XLM (12)

Stellar作為前Ripple創始人Jed McCaleb的Ripple 分叉項目同樣也是主打跨國轉帳和支付,與Ripple不同的是,Stellar針對的是面向中小消費者日常的小額支付轉帳。Stellar的情況和Ripple基本類似,在中國鮮有生態用戶,更多的是持幣用戶。

Stellar在中國最後一次的合作發生於2017年5月,與深丘科技於金丘股份上海總部舉行了戰略合作簽約儀式,雙方將共同成立一家中美合資企業,利用Stellar構建一個面向全球用戶的在線支付平台,並為接入Stellar的機構和個人提供技術支持,其中Jed McCaleb擔任合資公司CTO 。

此後Stellar 在中國就沒什麼消息,沈丘科技相關的信息也沒有任何後續。

XMR (13)

Monero 在2014 年推出了隱私幣XMR 。Monero 和Dash 同為在2014 年間推出的匿名幣,兩個項目採用了不同的匿名交易原理,在推出當初都收穫了一批忠實粉絲。由於Monero 和Dash 的社區治理機制的完全不同,兩個項目在中國的宣傳路線也有著非常大的差距。

Monero 由社區進行管理,項目方不為開發者提供報酬,所有區塊獎勵全部分配給礦工,項目開發者資金來自社區捐助,因此Monero 的生態更加集中在技術開發層面。

和其他眾多礦幣一樣,Monero在中國最早主要是以一些挖礦  QQ社群為主,主要是由礦場主們運營的。Monero在中國的社區沒有什麼組織性,雖然在中國有幾位優質的專家及記者,但是社區都比較零散。

Monero的中國社區發展主要從近兩年開始,Monero中國社區的主力成員之一筋斗云自18年底開始在幣圈的頭等艙論壇開始翻譯及搬運文章,另一主力社區成員未來控從19年初也開始在簡書上翻譯及搬運文章。

中國社區的幾位成員在19 年12 月還建立了門羅中國基金會,旨在搭建randomX 礦池,hash 支付系統,搭建門羅中國遠程快速節點,提供hash 檢查下載包以及全節點包,門羅網站系統教程,搭建門羅為主交易對的交易所,門羅幣的視頻翻譯和提供OTC 的合規資金。

但是整體而言Monero 的中國社區還是比較薄弱的,不具有系統性,主要還是靠Monero 的愛好者用愛發電。

ADA (14)

Cardano成立於2015年,並在15年底到17年初在日本進行了ICO 。根據Cardano發布的審計結果可以看到ADA所有投資者幾乎來自亞洲,排名前四位的銷量國家分別是:日本、韓國、中國、泰國,分別佔比94.45% , 2.56% , 2.39%和0.42% 。Cardano 是由卡爾達諾基金會,負責開發的Input Output HK (簡稱IOHK )和支持並孵化生態內的其他項目團隊的Emurgo公司三方組成。其中Emurgo是一家日本公司,所以在大量日本投資人的加持下,ADA在日本的市場開發是做的非常好的。

得益於亞洲投資人的支持,ADA 也是在第一時間就建立了中國社群並設有中國區負責人。在Cardano 的官方論壇上,除了日語外還設有中文,韓文和德語專區。ADA 在中國也早早的設立了官方的微信公眾號和微博,並有特定的核心微信群,和中文telegram 群。

ADA官方在2019年6月也曾發推表示,正在與中國大學討論設計和實施區塊鏈課程,課程將側重於Cardano網路上使用的協議Haskell語言。ADA自ICO後中國社群運營一度良好,雖然不像日本一樣有很多生態項目,但是在中國有一定的熱度。

然而2018 年7 月中國區負責人李德離職,在微信群中爆料Emurgo 公司的種種黑料,為ADA 中國蒙上了一層陰影。但是好在ADA 的核心還是負責開發的IOHK ,在Charles Hopkins 的努力下ADA 也慢慢的走上了正軌。整體而言雖然ADA 在中國沒有投入很大資源發展市場,主要還是以社群為主,沒有佈局其他生態,ADA 在中國還是有一定的粉絲的。 

LINK (15)

Chainlink作為2019年最火的項目之一,從主網推出到於谷歌和甲骨文達成合作,上線Coinbase ,一系列重大利好也讓Chainlink在一年時間年暴漲十幾倍。

Chainlink 作為預言機賽道的龍頭項目,在加密貨幣市場上有著極高的需求。Chainlink 能夠和大多數支持智能合約的公鏈相結合,為其公鏈上的dApp 提供豐富的預言機服務。Chainlink 的業務特性使其成為了商務能力最強的區塊鏈項目之一。中國作為區塊鏈最大的市場之一,Chainlink 自19 年起就非常重視中國市場。Chainlink 在中國擁有相對完整的官方渠道,從微信公眾號到QQ 群,微博,幣乎都有官方帳號設立。

Chainlink的官網除英文以外,只有中文翻譯也體現出Chainlink對中國市場的重視程度。Chainlink團隊中其CMO – Adelyn Zhou是一位華裔,對亞洲市場尤其是中國市場青睞有加。同時還不得不提到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中國區負責人條子哥,傳言在18年底梭哈Chainlink ,最終單幣總價值過億,條子哥的傳奇故事也為Chainlink的中國社區蒙上了Fomo色彩。

Chainlink在2019年9月藉著上海區塊鏈週的時機,在中國展開了為期一個多月的中國行活動,在上海,杭州和北京分別舉辦了Meetup活動,CEO本人也來華親自參與活動。近日Chainlink還發布了中國開發者社區激勵計劃,鼓勵開發者在任意一場中國的黑客馬拉鬆活動中使用Chainlink ,依據代碼質量給予獎勵,同時Chainlink為中國開發者們準備了專屬的開發者社區以及技術指導。

目前中國也有不少項目在使用Chainlink的餵價服務,從早年的  Loopring 到這兩年比較火的  Conflux 都在使用。

整體而言,Chainlink 作為Top 20 的海外項目,在中國的發展是名列前茅的。Chainlink 不僅有良好的韭菜社區,也有相對成熟的開發社區,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中國項目使用Chainlink 的預言機服務。

TRX (16)

說到Tron 就不得不提其創始人—孫宇晨。孫宇晨可以說是現在中國幣圈網紅第一人。在孫宇晨創立Tron 之前就一直是個炒作大師, 2017 年區塊鏈在中國成為了創業風口,孫宇晨創立了Tron 進行了ICO ,並讓眾多大V 為其站台。

其個人營銷在2019達到了頂峰,孫宇晨本人的微博帳號早在2019年年初就超過了100萬粉絲,19年最著名的營銷事件就是他花了  450多萬美元拍下了巴菲特20週年慈善午宴,然後又因腎結石延期進餐。

除此之外孫宇晨還通過  OFO押金事件網易員工絕症辭退事件,自建圓夢基金撒錢等行為收穫了大量的關注。

很多非幣圈的用戶通過孫宇晨了解了加密貨幣,區塊鏈和Tron 。雖然後來孫宇晨的微博帳號一封再封,但是熱度依舊不減,每次新開帳號都能迅速獲得十幾萬人的關注。孫宇晨的營銷基因也深刻的刻在了Tron 的DNA 中。

Tron 整體來說應該是所有區塊鏈項目中,中國媒體渠道最全的項目,沒有之一。Tron 本身除了在Telegram 上有1000 多人的官方中文社群外,還有三個官方的千人QQ 群。Tron 的微信公眾號是所有幣圈項目中更新最頻繁的,每日凌晨12 點準時發布,每日都有數條公告,微信上Tron 還設有持倉10 萬以上的高端社群。除此之外,孫宇晨本人也是親力親為的參與各類直播活動。整體而言,Tron 在所有公鏈中算是最理解如何運營中國社區的項目。

HT (17)

HT是交易所火幣(Huobi)發行的代幣。由於與火幣的聯繫,HT在中國也非常有名。根據  SimilarWeb 的數據,火幣的40%流量都來自中國。火幣在中國早早地進行了產業佈局,成立了火幣中國。以區塊鏈技術賦能各個行業領域,旗下有火幣研究院,火幣大學(中國),區塊鏈生態促進中心和產業賦能中心四大業務平台,為中國政府和企業提供定制化解決方案。火幣在為政府和企業提供解決方案的同時也培養收穫了大量潛在的交易所用戶。

根據  ChainNode 上的區塊鏈活動舉辦數量來看,目前為止火幣一共舉辦過13次活動。幣安和火幣的中國媒體宣傳主戰場微博上,火幣擁有  10萬多粉絲而幣安只有  1萬5千多粉絲。(或許是因為幣安微博帳戶曾經被銷號,所以不得不創建一個新帳號。)

整體而言雖然幣安的現貨交易量是火幣的的5倍之多(Coingecko),在中國市場方面火幣還是遠遠領先於幣安的。

CRO(18)

Crypto.com 成立於2016年,是一個加密貨幣支付平台,其產品包括支持加密貨幣的Visa卡、量化投資、加密貨幣理財以及借貸服務。除此之外Crypto.com也發布了自己的公鏈,並發行了CRO 。

Crypto.com 的Visa 卡目前僅針對31 個歐洲國家、美國和新加坡。加密貨幣支付在中國作為敏感話題,鮮有支付類項目在大陸進行宣傳建立社區,因此Crypto.com 在中國是基本沒有話題的。 

DASH (19)

相對於Monero相對分散的中國社區,Dash在中國的發展相對就係統很多。Dash是一個具有資金治理機制的開源項目,其海外生態的拓展是比較系統化的。Dash早在2015年就建立了官方中文論壇並建立了中國唯一官方認證QQ群,目前  QQ群仍舊有1000多名群友。Dash的官方小語種論壇中,中文社區帖子數排列第四,在俄語,西語和葡語之後。Dash還在2019年年底成立了達世幣中國團隊,在北京某酒店舉行了首次媒體見面會,立志為Dash在中國和媒體建立更加緊密的溝通。

整體而言,由於Monero 和Dash 作為匿名幣,本身又不支持智能合約,所以其生態的豐富性本身是不如其他代幣的,因此總的社群人數數量相對也比較小。

USDC (20)

同樣作為穩定幣,USDC 在中國的熱門程度遠遠不如USDT 。

USDC 由Circle 基於CENTRE 架構開發,Circle 是USDC 的首個發行方,除Circle 外獲取USDC 主要的途徑則是Coinbase 。眾所周知Coinbase 一直不支持中國用戶註冊,而原本支持中國用戶的Circle 也因為政策原因早早的停止了對中國用戶的服務。

除此之外,在LongHash發布的《 Tether除了網路效應外,還有什麼優勢?》一文中也提到過,根據  Castle Island風投合夥人Nic Carter 的說法,一些中國交易員偏好USDT是因為他們認為存放在這種穩定幣裡的資金被凍結的可能性比較小。相較於市場上的其他穩定幣,USDT更不容易被監管機構和立法者接受。其他穩定幣出於方便執法的目的而留下後門,資金被收繳的概率會比USDT更高。

USDC 的相對風險,加之其在中國的不可獲得性,都讓它不太可能成為中國用戶的選擇。

本文來自合作夥伴LONGH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