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Hash精選】以太坊交易費市場泡沫,解決方案越來越重要

LongHash
分享
【LongHash精選】以太坊交易費市場泡沫,解決方案越來越重要

在經歷了一次大熊市之後,以太坊已經再次流行起來。受包括 ETH 價格反彈以及所謂「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採用等因素的綜合影響,以太坊區塊鏈的活躍用戶和日交易量都出現了強力增長。

隨著使用量的激增,交易費用也相應上升,現在已經達到了幾年內前所未有的水平。根據 ETH Gas Station,雖然在不同的錢包間交易 ETH 的手續費僅需 0.1 美元(截至 7 月 3 日的數據),與去中心化應用的交互成本卻相當高—分析師認為這對以太坊的生存能力是一種威脅。

儘管礦工已經實施了一個存在潛在風險的短期解決方案,但交易費用依舊很高。為了確保以太坊的生存能力,需要找到更穩定的長期解決方案。

實際上,行業內的一名企業家甚至曾經說過,如果以太坊的手續費一直居高不下,它就可能會被其他智能合約區塊鏈趕下王座。

DeFi,穩定幣增長恰逢以太坊交易成本激增

2017 年和 2018 年間,以太坊似乎有一個主要目的:它是一個允許創業家發起 ICO 的平台。而在 ICO 熱潮崩潰後,去中心化金融已經成功補缺,成為了以太坊的主要用例。

簡單來說,DeFi 是加密貨幣領域的一個細分市場,在這裡開發者試圖把傳統金融服務遷移到一個去中心化框架上。

多虧了既有的用戶基礎、相對簡單的編碼語言、以及網絡效應,去中心化金融在以太坊上找到了歸宿。DeFi 的主要代表 Compound, MakerDAO, Synthetix 和 Kyber Network 全都是基於以太坊開發的。USDC 和 USDT 之類的穩定幣所選擇的網絡也是以太坊。

隨著 DeFi 採用率的強勁增長,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穩定幣在以太坊上發行,以太坊網絡自然而然地實現了擴張。

區塊鏈分析公司 Santiment 於 6 月 23 日報道稱,目前每天會有超過 100000 個新的 ETH 地址。而 Etherscan 報道稱,自 6 月 22 日以來,每天有約 100 萬筆被確認的以太坊交易。自 2017 年和 2018 年泡沫的頂峰之後,這樣一種持續的高交易量就不曾出現過。

增長當然是喜人的,以太坊活躍用戶賬號和可用案例的增長也是健康的。但是,它也導致了可預見的交易成本激增。

正如比特幣一樣,在以太坊上發送數據(即發送 ETH ,與智能合約交互等)的成本是由自由市場上的供需動態所決定的:需求越高,成本越高。

比特幣的計費單位有 satoshi/byte ,以太坊也有 gwei/gas 。1 satoshi 等於一億分之一的 BTC ,1 gwei 等於十億分之一 ETH 。

由於近期交易需求的激增,以太坊用戶願意為了交易支付的 gwei 數額已經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區塊鏈分析及數據服務提供商 TradeBlock 報告稱,六月中旬的數日內,以太坊 gas 成本曾高達 125 gwei 。根據該公司的數據,這是三年多以來最高的 gas 成本。

如果成本為 125 gwei ,而 ETH 價格為 225 美元,那麼大多數與以太坊的交互就成為了不可持續的解決方案:

  • 向其他地址發送 ETH ,操作需 21000 gas,成本 0.59 美元;
  • 發送 1 個 USDT 之類的 ERC-20 代幣,操作需 52146 gas ,成本 1.46 美元;
  • 在最流行的 DeFi 應用 Compound 內儲蓄加密貨幣,操作需 200000 – 400000 gas,成本最高可達 5 美元;
  • 在去中心化流動性協議 Kyber Network 上交易,操作需 500000 + gas,成本可能高達 10 美元

交易費日漸成為用戶難以承受之重

即使 125 gwei 的高昂交易費只是曇花一現,此後幾天內 gas 成本依舊居高難下。

下圖展示了以太坊上支付的日交易費用總量( ETH 計價)。

數據顯示,自 2015 年以太坊區塊鏈上線以來,礦工在過去一個月多的時間里每天通過交易費獲得了 2500 多個 ETH 。2500 個 ETH 的交易費遠低於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但這是以太坊用戶所經歷過的最長的高交易費時期。

longhash0718-1

此外,截至 7 月1 日,根據 Etherscan 的數據,以太坊上的平均 gas 費是47.36 gwei。

發送交易的高成本也在一則逸聞中得到了證實。

Kraken 期貨部門商務開發負責人 Kevin Beardsley 在 6 月時曾表示:

「為了把我的 15 美元鎖倉進 @CurveFinance ,我已經花了 14 美元的 gas 費。每周我可以通過 $SNX 的收益賺到 0.079 美元那麼多。只需要短短 177 周就可以實現收支平衡!(這還不包括平倉需要的 gas 費。)」

Qiao Wang,Messari 的前任產品負責人,對這種挫敗感也感同身受。為了與一份 DeFi 智能合約交互,他花了 10 美元。這位分析師寫道:

「只要以太坊 2.0 沒有徹底上線,一個高度可擴展的區塊鏈顯然有機會把以太坊趕下王座,取而代之。10 美元的交易費和 15 秒的結算延遲說明這不過是一個糟糕的 UX 。」

由於每一筆 DeFi 事務都可能花掉數美元,相對較小的投資者以及以太坊用戶,還有基於以太坊開發的代幣都面臨著高交易費的壓力。對於個人來說,如果需要花費 5 美元來獲取價值 100 美元的 ETH 的收益,繼續交易似乎就沒什麼意義了。對於金額更大的交易也是如此。

短期解決方案沒有奏效

儘管以太坊礦工投票決定將每個區塊的 gas 限額從 10000000 增加到 12500000,交易費用仍然居高不下。該提案已成功進行投票,並於 6 月 19 日獲得了通過,使該網路具有更大的交易容量。 (此外,暫時設置 gas 上限為 1200 萬,很可能是為了確保網路的穩定性。)

當 gas 費居高不下,用戶為以太坊交易的低效而沸反盈天的時候,這個短期解決方案顯然沒有奏效。

更糟的是,一些評論員認為提高以太坊區塊的 gas 上限是一件危險的事。

以太坊基金會的一名小組負責人 Péter Szilágyi 在上述投票之後曾直言:「以太坊的礦工根本不在乎網絡的長期健康,也不在乎 DoS 攻擊。」

「 The Daily Gwei 」的網頁作者 Anthony Sassano 在 6 月 22 日版的簡訊中進一步分解了這些憂慮。

由於 gas 上限基本上代表了能夠被發送給礦工並被處理的數據容量,因此這個參數的上調會給礦工造成壓力。礦機較弱或者網絡連接不好的礦工處理區塊的速度可能更慢,更容易受到拒絕服務攻擊,因此不得不需要花更多時間來存儲以太坊區塊鏈上的數據。

考慮到目前的情況,這些擔憂都只是紙上談兵:以太坊依舊在處理區塊,並沒有遇到太多困難。Sassano, Szilágyi 和其他人想要表達的觀點是,這種變化會增加礦工健康的風險。

有哪些解決方案?

當礦工選擇了一個無法完全奏效,還會帶來潛在風險的以太坊交易費解決方案時,我們又有哪些長期且更安全的解決方案呢?

第一個方案是由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和業內的其他開發者所寫的以太坊改進協議 1559(EIP-1559)。該協議提出了一個將會消除目前用於決定交易費用的「低效」且不穩定的拍賣模式的系統。EIP-1559 還會廢止礦工修改 gas 上限的權利;相應地,gas 上限的調整將通過硬分叉實現。

第二個方案是第二層擴容方案。就像比特幣有閃電網絡,以太坊上也有開發者在努力嘗試利用第二層安全網絡緩解主網上的交易壓力。這類系統能夠實現更快的交易、更低的交易費用、以及更大的潛在安全性和隱私性。部分以太坊二層解決方案包括 Skale Network , OmiseGo, Starkware, 和 MATIC Network 。儘管其中鮮少有方案能夠獲得主流採用,許多人依舊認為這些方案對以太坊擴容是至關重要的。

最後一種方案是以太坊 2.0 —對以太坊區塊鏈的一次全方位升級,將會從本質上改變該網絡的運作方式。這次升級已經經歷了數年的開發,預計將會極大地提升以太坊能夠處理的交易數量,從而降低費用,提高可用性。

據負責以太坊 2.0 編程和整合的開發人員宣稱,這次升級的第一階段預計將於 2020 年內上線。該區塊鏈的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本人也確認了這一點。對於那些為高昂的交易費而憂心的人來說,不幸的是,第一階段預計只會激活以太坊 2.0 技術中很小的一部分。

這個將會大大緩解目前的交易費問題的升級,需要一年多的時間才會徹底上線。甚至有人認為需要更久。BitMEX Research 曾經提出:

「以太坊 2.0 非常複雜。有這麼多的委員會、分片和投票種類,似乎這個升級理所當然會出些岔子,然後導致重大延遲。」

本文轉載自 LongHash,原文請見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