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問政治、社會議題引發至少5%員工離職,Coinbase專注任務錯了嗎?

不問政治、社會議題引發至少5%員工離職,Coinbase專注任務錯了嗎?
credit:WSJ

Coinbase 執行長 Brian Armstrong 最近面臨了公司內部亂流,據 10 月 9 日最新的公告信,Armstrong 表示目前大約有 60 名員工選擇退出 (大約 5%),最終可能會更多。事件的發生,與 Coinbase 想強調的公司任務有關,執行長 Brian Armstrong 希望公司可以盡量不要去關注與公司主要任務無關的政治與社會議題,因而引發內部員工不滿。類似事情在政治熱衷的台灣社會中,似乎不曾發生,更何況關注相對薄弱的社會議題,更不會成為企業文化爭議。

到底 Coinbase 希望員工不要做什麼,又得專注在什麼上面呢?加密貨幣與區塊鏈公司應該有什麼樣的社會責任嗎?

矽谷文化是一回事,讓我們專注於建設

9 月底,Coinbase 執行長 Brian Armstrong 發出了公告,從他的語氣讀來,這樣的紛爭在公司內部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他表示,今年發生許多事情,抗議暴動、疫情等,還有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他認為,在世界動盪的時刻,公司應該要更聚焦在自己的任務上,而減少去關注非相關的社會議題。

Armstrong 表示,儘管許多在矽谷的公司參與非相關的社會議題很常見,但他認為儘管這些努力的用意是好的,但它可能會破壞多數公司的價值,分散注意力又造成內部分裂。他認為,唯有一群人一起專注目標完成公司使命,才能真正對世界產生更大的影響。

此外,Armstrong 也不認為一個社會議題應該透過公司去參與。他表示:「這會影響我們的包容性。因為 Coinbase 有許多來自不同背景與觀點的人,即便我們都同意某事是問題,我們也可能無法在如何實際解決問題上達成共識。」也因此他認為應該從工作出發,去討論如何因應世界上各種不相關的難題。

與 Coinbase 相關的任務

加密貨幣的初衷包含許多理想,包括貨幣自主權、普惠金融、隱私等。Armstrong 認為 Coinbase 的任務是為世界創建一個開放的金融系統,讓全世界的人們透過加密貨幣獲得經濟自由。

不過,他發現員工對於這項任務的解讀各有不同,廣義解釋的人,會認為人在未取得平等之前,就不可能獲得經濟平等。有些人則是狹義地解釋,認為 Coinbase 僅是在為加密貨幣建構基礎建設。而 Armstrong 贊同的是狹義的解釋,Coinbase 的任務是為所有人創造「使用加密貨幣的平等」,而非解決世界上所有的不平等現象。

與 Coinbase 不相關的任務

Armstrong 表明有些事除非跟公司任務相關,不然 Coinbase 並不會關心。像是:

政策,除非是與加密貨幣有關的法案,Coinbase 才會參與其中。但不會參與醫療保健與教育的政策。

非營利事務,目前 Coinbase 參與非營利組織佔全數事務的 1% (如:pledge 1% 與 GiveCrypto.org)。Armstrong 重申 Coinbase 是營利事業,要賺更多的錢才能有資源產生更大的影響力。

社會議題,Armstrong 認為與公司任務無關的社會議題,都不應介入。

政治,Coinbase 不會對特定候選人表態,因為這無法代表所有人的意見。公司內部也不會討論與工作無關的候選人。

最後,Armstrong 表示,儘管這些聲明可能會造成員工離職,但他仍希望能透明公開地說明這些事情。

推特創辦人批:應關注用戶面臨的社會議題

Coinbase 在發出首次公開聲明後,遭到不少批評,包括箝制員工的政治表達自由、唯利是圖等。像是推特與 Square 的執行長 Jack Dorsey 就說:「比特幣 (就是加密貨幣) 它就是一個直接行動,對抗著無法被驗證、獨佔性的金融系統,那個系統已經為我們的社會帶來許多負面影響。」

Jack Dorsey 認為 Coinbase 是在走倒退路,他表示:「你至少應該要去認知並跟上與你的客戶每天都要面對的社會議題。」

Jack Dorsey 在今年初捐獻當時價值十億美金的 Square 股票。將用在全球新冠病毒救濟,以及女孩的教育,還有無條件基本收入。至今仍公開該款項用途,供公眾查閱。他極端關注社會議題,並時常倡導比特幣的理想性,與 Coinbase 的作風顯然不同。

離職潮後的幾點澄清

儘管不問政治,但 Armstrong 在 9 日的公告中亦回應,他不否認加密貨幣本身就具有政治性,而它也與公司任務有關,所以他們保有一定的政治立場。而 Coinbase 也並非要員工假裝政治不存在,而是希望不在公司任務外的事件表達公司立場與行動。至於,唯利是圖的批評,他的陳述與之前的相同,公司需要更多的資源來完成理想任務。

討論:理想?現實?

在討論加密貨幣的社會道德責任之前,先回顧一下 Jack Dorsey 年初捐了十億美金,當時約他身價的 28%,而這捐出的十億美金也相當於 Coinbase 執行長 Brian Armstrong 的資產淨值。據鏈新聞先前報導,Jack Dorsey 捐完錢之後,富豪榜排名 804 名,而 Brian Armstrong 為 1990 名,兩個人並不在同一個水平。未上市公司 Coinbase 在 2018 年的估值傳聞為 80 億美元,而上市公司推特今年十月估值為 374 億美元,上市公司 Square 更有 830 億美元,企業規模天差地遠。

沈浸在矽谷文化、美國精神的加密貨幣產業人才,或許對於企業在政治與社會議題,期待有更多的表態與行為,但這樣的現象顯然在亞洲的產業圈很難見到。在 ICO 理想宣言期隨泡沫落幕後,更多的時間是在進行商業模式的創新與開發,企圖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場或轉移,即便這還是朝向更優化的去中心化、更具擴容性的道路走去,鮮少有企業目標之外的社會與政治關懷,普惠金融與產業效能提升實屬商業目的。或許這才是 Coinbase 想專注的道路。

目前加密貨幣最大的應用還是投資交易,先吸足奶水 (無論怎麼吸到的),再來實踐夢境,可能還是多數公司所面對的現實。

此外,不僅是公司,加密貨幣的持有者,是基於理想或實際應用的,也寥寥可數。

衍伸閱讀


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加密貨幣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