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治理該何去何從?區塊鏈選民的普遍「冷漠」

像任何生命體一樣,成功的區塊鏈一定是那些能夠適應環境的區塊鏈。 假設系統是一步步生存下來的,初始設計無疑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但長期來看,改進的機制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區塊鏈吸引人的地方和在未來可以發揮巨大的價值的所在。

因此,治理是當前區塊鏈領域最重要的問題之一,也是較為複雜的領域。通常有兩層治理:Off-chain(鏈下)和 On-chain 鏈上(鏈上)。已經有很多文章寫了關於鏈上和鏈下治理之間的權衡,本文將不探討這兩種立場的優點,而是探討讓選民參與治理的障礙和潛在的解決辦法。

區塊鏈治理

區塊鏈需要某種形式的治理來説明社區對網路進行調整或改進,比如更改某些核心參數(如區塊大小),或者添加新的功能(如 SegWit),從而實現可伸縮性改進(如 Lightning network)。

鏈下治理的案例有很多,包括比特幣改進提案( BIP )和乙太坊改進提案( EIP ),它們分別旨在為比特幣和乙太坊引入新功能。

鏈下治理的典型過程如下:首先,利益相關者(開發人員、經濟參與者等)進行研究並發起一個正式的提案。然後,在推特發起相應話題,或者線上論壇( ETHResearch、Reddit )等社交媒體上進行提案討論。

而在社區中,包括核心開發人員,將會審查提案,提供回饋,並決定是否接受提案。一般來說,通過一項提案需要獲得絕大多數社區成員的支持。一旦提議得到通過並得到廣泛傳播,節點運營商就需要升級他們的軟體。提案通常被打包在一起,以便在將來的升級中批量發佈(乙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升級包含5個 EIP)。

相反,鏈上治理活動發生在「區塊鏈上」。目前的鏈上治理功能主要實現,包括像 Decred 的 Politeia 這樣的鏈上投票,它允許利益相關者投票選擇 Decred 的資金,或者類似 Tezos 的鏈上修改過程, Tezos 代幣持有者可以對協議級的更新進行投票,例如最近雅典提案中提出的增加 Gas 限制。

雖然尚未得到證實,但許多區塊鏈評論家指出,鏈上投票可能導致寡頭壟斷,但隨著區塊鏈的不斷發展,鏈上治理的更廣泛趨勢值得關注。

選民投票率

隨著鏈上治理的不斷發展,最近出現了一些鏈上投票的勢頭。雖然各類提案的重要程度不同,但從這些提案的投票率中可以看出,投票率是反映區塊鏈社區參與度的重要指標。

下表概述了一些提案的投票人數占通證流通量的百分比。作為對現實世界的粗略參考,英國脫歐的投票率為72.2%,美國總統大選的平均投票率為50-55%,美國企業的平均投票率歷史上一直徘徊在75%左右。

包括棄權選民、Cosmos、Tezos和Decred投票率分別上升到42%、72%和86%。由於資本方的呼籲,這些項目的投票率遠高於其他項目。

這些資料並不全面,而且在不同的項目之間存在明顯的差別。從更深的層面來看,如果我們用錢包地址的數量與流通供應量的百分比來衡量選民的參與度,很明顯,巨鯨投資者(在總供應量中所占比例過大的投資者)可以極大地影響投票人數。

鏈上 Voter Turnout(選民投票率)表示為參與錢包位址的百分比。 注意:由於參與的錢包位址難以識別,因此資料並不完整。

舉一個具體的例子,看看阿拉貢( Aragon ) AGP-5 的參與的錢包地址數量,選民的參與從占流通供應量的9.3%顯著下降到0.12% (持幣量>20k的僅有有25個地址)。

話雖如此,但這一分析中,Decred 的閃電網路提案的投票率占86%,Tezos 的雅典( Athens )提案占72%,Cosmos的提案占42%(包括選民棄權)。

由於 Cosmos 在2019年3月14日剛剛推出的前兩周,發佈了一個更公平的線上投票方案,這顯著提高 Cosmos 在提案1中的參與率,最終參與了達到了到73%左右。此外,在調整了 Tezos 基金會的公眾棄權票數後,也因為 Tezos 基金會的管理著總票數的30%,雅典( Athens )修正提案最終的投票率為72%。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以上這些都是較為早期的資料,但 Decred 、 Tezos 和 Cosmos 已經有意識地將鏈上治理構建到它們作為「自治」區塊鏈的身份中。此外,所有3項協議都通過股權證明( PoS )為選民提供了直接的參與激勵。

產生差異的原因

為什麼在鏈上投票中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首先,並不是所有提案都一樣重要,比如在0x項目中, ZEIP-23 提案對0x來說可能沒有那麼重要。以下是關於解決選民參與率低的幾個想法。

激勵

鏈上治理的基本假設是,由於代幣持有者和協議的「所有者」是相同的,所以他們在經濟上受到激勵,為協議的最佳利益投票。如果代幣持有者投票支援對協議有負面影響的提案,代幣的價格將反映出該決定,他們將蒙受損失。雖然在理論上選民會得到激勵,但他們可能需要更積極參與社區建設。否則,如果當前問題的重要性較低,選民仍會無動於衷。我相信,我們將繼續看到未來的鏈上投票實施與直接的經濟激勵緊密結合。

專業知識

代幣持有者並不一定是相關領域的專家。例如,一個偶然持有 MKR 的人可能並沒有相關的經濟學背景,但他仍然可以通過投票來表決增加或減少製造商穩定費的影響。同樣,大多數持幣者也不具備評估在乙太坊上實現 ProgPOW 的技術水準。考慮到真正理解提案含義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大部分選民對複雜的提案可能更冷漠。社區領導者可以通過通俗易懂的教育來幫助解決這個問題(例如 Jacob Arluck 的文章概述了 Tezos Athens ),但是一般的持幣者可能不願意花大量的時間來研究特定提案的細微差別和含義。

利益相關者多樣性

Joel moneygro 在他的文章《加密經濟圈》中簡潔地概述了分散式網路的主要利益相關者:

該模型描述了礦商(供應方)、用戶(需求方)和投資者(資本方)之間的三方市場。礦工們選擇加入共識協議並協調其資源,以點對點的方式提供網路服務,使用者使用服務,投資者促進交易,同時使網路資本化。

不幸的是,在今天這個以散戶為主導、實際效用和功能都很少的市場上,持幣人大多是投資者和投機者。怎麼讓所有利益相關者的觀點在分散式網路中得到體現,尤其是用戶,這一點非常重要。雖然缺乏利益相關者的多樣性最終是ICO泡沫的副產品,但技術進步最終將導致更大的效用和更平衡、更多樣化的利益相關者群體。

加密經濟圈

機會成本

一些鏈上投票實現要求在投票期間鎖定資金。這是故意的,因為選民應該對他們投票的影響負責。雖然今天微不足道,但是當鎖定代幣時仍然存在機會成本,因為選民放棄了一定時間內的銷售能力,或者在不久的將來,隨著 DeFi 基礎設施的不斷成熟,他們會從這些鎖定中獲得利息。但如果許多代幣持有者是像之前假設的那樣是純粹的投機者,那麼這些投機者對這種項目的估值可能遠遠高於未來價值。

未來可期

目前這一領域進行的大量試驗和創新令人興奮,並帶來了希望,即與低投票率相關的障礙將得到解決。由於目前大多數新穎的鏈上治理設計還沒有經過驗證,而且純粹是學術性的,所以看到這些實現在實踐中發揮作用將非常有趣。

雖然鏈上治理是一把雙刃劍,並伴隨著重大的權衡,但我很高興能夠繼續密切關注鏈上治理在未來幾年的發展。特別是,我希望看到更多關於「不可靠」的實驗,以及效率投機市場的潛在收益可能給治理帶來的好處。

(本文來源彭博社,原文刊載自合作夥伴時代觀察。)


立即加入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區塊鏈新知、業界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