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藝術在拉脫維亞是犯罪」東歐生成藝術家七百萬歐元收入遭凍結

ABMedia
分享
「NFT藝術在拉脫維亞是犯罪」東歐生成藝術家七百萬歐元收入遭凍結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FAB DAO 創辦人黃豆泥,鏈新聞設計標題、註解)

享譽國際的生成藝術家 Shvembldr 其七百萬歐元資產被違法凍結,目前正在向國際求救。

當數位藝術家終於可以藉由 NFT 博得翻身機會,為何拉脫維亞警方將之視為犯罪者且違法凍結其資產?

昨天 Shvembldr 在 Twitter 上公開了他這半年與拉脫維亞警方纏鬥的過程,至今他仍有超過七百萬歐元被凍結在銀行。這些收入全部源自於他的藝術 NFT 銷售。他鉅細靡遺地將 NFT 每一筆收入資料、拉脫維亞警察局的違規行為公布在網頁「Art is Crime」。基於區塊鏈交易紀錄公開透明的特色,Shvembldr 正在用 web3 獨有的方式向全世界提出控訴,但目前看來藝術家與拉脫維亞警方是兩條無法對話的平行線。

我認為整起事件在全球加密貨幣史上將產生重要意義,便將前因後果寫成文章,希望更多人關注。加密貨幣持有者究竟能不能合法報稅?這是每一國政府面臨數位轉型時必然面對的問題。Shvembldr 血淋淋的案例帶給我們前車之鑑。


Shvembldr 可不是泛泛之輩。本名為 Ilja Borisovs 的拉脫維亞籍藝術家 Shvembldr 是一名生成藝術家,在 NFT 藝術市場創造高額交易量。以多產、勇於嘗試 NFT 新形式聞名的 Shvembldr 單單在 2021 年便賺取了 4,253 顆以太幣(ETH),折合現在匯率為新台幣一億九千三百多萬元。他已將藝術品收入約 870 萬歐元經由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匯出至拉脫維亞最大銀行 SEB Latvijas Unibanka,但自今年二月起,凍結至今。

Shvembldr 於 2021 年 3 月在 Tezos 發表了第一件作品,並在後續這一年內售出五千多件作品,足跡遍佈以太坊與 Tezos,多為生成藝術類型。Shvembldr 的主戰場包含知名生成藝術平台 Artblocks、邀請制平台 Foundation 等,他甚至成立了自己的收藏者俱樂部 TOBA Club,是一名在 2021 年交易市場非常成功的生成藝術家。我手上也持有兩件他的作品,他真的是一名生成藝術狂熱創作者,質與量皆非常驚人。(你可以在他的網頁上看到非常詳細的發表時間軸與每一筆交易資料)

Shvembldr 於「Art is Crime」網站上詳細羅列與銀行互動過程,共同討論合法出金(將加密貨幣轉換為法定貨幣的過程)方式,並且明確申報繳稅,到目前為止他必須繳納高達 220 萬歐元的稅給國家。2021 年十月,他被帶往拉脫維亞的國家安全局喝茶,官員強調這並不是審訊,而是了解一名藝術家為何可以賺取如此大量收入。最後官員表示很喜歡他的故事並祝 Shvembldr 一切順利。

2022 年二月 Shvembldr 的銀行帳戶被無預警凍結,且警方拒絕提供任何資訊。當時警方認為藝術家收取了大量來自 Coinbase 的資金,這筆資金無法向前追溯來源,因此隱含金融犯罪可能。而警方並沒有寄出任何書面通知,因此藝術家喪失了期限內申訴的機會。自二月至今,警方從未試圖理解藝術家為何可以賺取如此鉅額的財富。

經過藝術家與律師努力,這件事在 2022 年六月被法院判定為違法,相關人員還因此丟了工作, Shvembldr 看似獲得昭雪,劇情卻急轉直下。銀行在法院做出裁定後仍不願意為 Shvembldr 解除凍結狀態,過了一個週末,警察局組織犯罪科科長 Pēteris Bauska 發出新的逮捕令(Arrest Order),藝術家的銀行帳戶當然繼續被凍結。在數萬字的公開自白中,我們可以看出纏鬥了半年的藝術家,從以愛國繳稅為傲良民變成不信任公權力的懷疑者。

諷刺的是,即使 Shvembldr 的資產被凍結,仍然要繼續向國家繳高額的稅。這對願意合法合規報告收入來源的加密貨幣持有者而言,不啻為一大荒謬劇。此案將成為歐洲和世界法律的先例,任何出售 NFT 的藝術家都可能成為下一位。


以上事件給我們兩個尚未定論的觀點,一是加密貨幣世界(所謂 web3 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公權力是難以溝通的,不僅從收入與稅率認列、工作型態認定(Shvembldr 被要求註冊為自由職業工作者),新興行業與監管者幾乎難以認識彼此,至今為止加密貨幣在主流國家仍被認為是「通貨」而非「貨幣」;第二、公部門本身錯綜複雜,同樣事件在不同監管者會產生不同立場,Shvembldr 事件便出現跨部門溝通斷裂情形。

就我個人偏頗的觀點而言,當巨量金流被非典型信用機構或個人把持時,傳統權力在維護其法理前提下,往往掐死新興產業。即使 Shvembldr 這個金流在商業鉅子、洗錢產業、頂級藝術拍賣市場、國家預算面前仍無足輕重,究其於加密藝術(Crypto Art)的高度,這無疑對 web3 社群是一大打擊。

當加密藝術將財富賦予生產者個人,但政策仍未跟上,新興領域的先行者成為階下囚,這絕不是獎勵創新氛圍的社會樂見的事。回過頭來看,台灣的生成藝術領域正在成長茁壯中,目前在世界市場中也佔有一席之地,如何避免走向拉脫維亞的後塵,也請相關部門多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