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kless|DeFi是否正走向死亡?什麼原因使得TVL大幅衰退?

Perry
分享
Bankless|DeFi是否正走向死亡?什麼原因使得TVL大幅衰退?

在這市場價格蕭條、Celsius 及三箭資本分別傳出遭司法調查及清算傳聞之際,DeFi 市場的表現與半年前相比也是萎靡不少。DeFi 是否正走向死亡?又是什麼原因使其 TVL 大幅衰退?加密研究機構 Bankless 分析師 Ben Giove 對這些問題分享了其看法。

(本篇為鏈新聞的翻譯及重點整理,如有疑義,請以原文為主)

DeFi 市場的現狀

透過一些鏈上數據指標來評估 DeFi 市場當前位置,以及熊市以來流動性及鏈上活動收縮的程度。

總鎖倉量 (TVL)

多鏈 DeFi 的總 TVL 約為 621 億美元。這比 2021 年 12 月達到的歷史高點 1,868 億美元下降了 66.5%。如此劇烈的下滑起因於整合資產廣泛地大幅下跌,像是 ETH 及 wBTC,此外殖利率的下降也導致資本外流。

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交易量

DEX 的交易量遠低於 2021 年 11 月達到的最高點 3,086 億美元,Ben Giove 預計今年六月的交易量約為 1,033 億美元,跟高點相比下降了 66.2%。由於交易行為與價格上升高度相關,此趨勢可能歸因於過去幾個月市場走勢疲軟。

借款量

此數據衡量借貸協議中未償還債務的價值,當前約為 51 億美元。與去年 12 月的高點 211 億美元相比,下降約 75.3%。對槓桿需求的下降,是熊市的典型特徵。

穩定幣供應量

目前穩定幣的市值約為 1,567 億美元。相比 2021 年 5 月的最高點 1,889 億美元下降了 17.1%。下跌主要來自 UST 的歸零,UST 最高曾有約 187 億美元的市值,這也導致了其他穩定幣的供應緊縮,因為持有者在恐慌的情緒下贖回資產。

代幣價格

下圖為 DPI (DeFi Pulse Index) 價格走勢,DPI 是一個資本加權指數,用於追蹤整個市場 DeFi 資產的表現。其已從 656.49 美元的峰值下跌了 90.3%,目前的價格約為 63.45 美元。

除了市場整理積弱不振外,通貨膨脹的代幣獎勵加劇了 DPI 的下降。許多 DPI 成分幣種提供流動性挖礦計劃,但這些激勵措施在當前市場條件下的吸引力已不如過往。

從上述各項數據可知,資本正在離開 DeFi 生態系,不僅用戶交易行為減少,借款量也持續降低。數十億美元的穩定幣也被兌換成法幣。這一切都隨著 DeFi 代幣市場價值持續貶值而發生,全球經濟已進入更大、更糟的熊市,DeFi 明顯地進入緊縮期。

價格下跌、數據衰退原因探討

DeFi 產業自其發展以來,首度進入緊縮期。Ben Giove 認為主要由以下幾點原因導致:

1.收益率的一體兩面

隨著加密市場在 2020 年底之後反彈,協議的使用率、流動性及槓桿比率隨之飆升。使用量的增加導致更高的收益率,流動性提供者可賺取更多的兌幣費用,借貸市場的存款利率上升,以代幣計價的激勵措施價值也一同上升。

在此期間提供 4 位數至 5 位數 APR 的 DeFi 協議相當常見,也吸引了大量資金流入。

然而,隨著價格下跌,鏈上活動也跟著減少。收益率下滑的同時,也導致部署資金於 DeFi 的吸引力逐漸降低,資金進而外流。

以 Compound 及 Aave 上穩定幣的存款利率為例,其利率落在 0.7% – 1.7% 之間,甚至低於美國國債。

2.過度仰賴流動性挖礦

DeFi Degens 們可能認為流動性挖礦是將金融遊戲化,是 DeFi 的一大勝利,但這種貨幣激勵系統造成的增長是沒有持續性的,需要進行改進。

雖然流動性挖礦對協議的初期增長相當具有幫助,但只有獎勵開始下滑,資金便會從 DEX 或協議中流出。此外,流動性挖礦對獎勵代幣 (幾乎都為協議自己的治理代幣) 的價格造成了下跌壓力,因為唯有將其賣出才能獲得收益。

這種方式也使得 DAO 國庫的資本縮減,因為協議通常將其原生代幣很大一部分比例分配給這些獎勵計劃。不但減少了協議能用來發展的資金,在惡劣的總經條件下也顯得更缺乏資金運用的彈性。

3.協議爆炸及漏洞利用

隨著市場不斷走跌,許多事件損害了人們的信任並突顯了 DeFi 固有的主要風險。

迄今為止,最嚴重的為 Terra 事件,UST 及 LUNA 的死亡螺旋導致投資人們上百億的損失。不僅如此,Terra 生態系的其他協議也同時遭受牽連。

DeFi 遭駭事件也對投資人的心理造成不小影響,僅在 2022 年,20 次駭客攻擊就造成超過 14 億美元的用戶資金損失,已經超過了 2021 年整年的損失金額。駭客攻擊的頻率和規模可能導致鏈上活動急劇下降,再加上收益率的減少,使得在鏈上部署資本的風險回報率不如過往。

DeFi 復興的催化劑

在瞭解了 DeFi 價格降低及鏈上行為減少的原因後,Ben Giove 分享了使 DeFi 產業能重新回歸增長的關鍵:

1.擴容方案的問世

儘管因鏈上交易減少、幣價下跌,以太坊的 Gas 費用依舊處於一定的水平,以至於其無法有效的擴展潛在用戶。這不僅限制了可以建構於其上的 DApp 類型,也促使用戶對這些 DApp 不良的風險及倉位管理。

舉例來說:為了節省 gas 成本,僅有少量資金的用戶被迫將資金集中在更少的協議上,無法隨心所欲進行調整。

此情形將隨著擴容方案的逐漸成熟獲得改善,儘管此技術仍處於初期階段,但這些 Layer2 網路上已經出現有意義的採用並有著一定交易量。用戶的交易費用將顯著降低,交易確認時間也將減少,有助於帶來一波 DeFi 的新用戶。

Layer2 的總鎖倉量

2.現實世界的實際採用

儘管今天有數十億美元被鎖定在 DeFi 中,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巨鯨用戶。由於缺乏簡單地進入管道以及監管問題,使得使用群體擴張有限。

但當前已有越來越多的途徑,透過這些途徑將可帶來更多樣化的用戶群體,並注入資金。

舉例來說:Maple Finance、Clearpool 及 TrueFi 等協議為機構提供了以合規方式,使用 DeFi 獲得抵押貸款的方法。使機構能夠過鏈上操作降低交易成本並提高效率。

除了機構以外,去中心化信貸協議 Goldfinch,已經為在奈及利亞、東南亞及墨西哥等市場經營的企業提供了超過 1.02 億美元的貸款。

透過擴大用戶群、引入新資本的方式,不僅有助於展示 DeFi 價值,也對其持續增長有所助益。

總結

Ben Giove 表示 UST、Terra、Celsius 及三箭資本 (Terra 的風投機構) 的崩跌及清算危機並非不由自主的,有問題的架構、機制在被發現的幾天後,從協議至相關組織全數遭殃,產生了致命後果。然而,這些專案沒有一個建立於以太坊上,也並非 DeFi 協議,DeFi 透明及開放的價值也在種種事件中顯現出來。

隨著 Layer2 擴容方案的問世,機構及更多企業使用的案例出現,Ben Giove 對 DeFi 的未來仍舊保持正面的態度。

「是的,DeFi 可能很糟糕。但他肯定尚未死去。事實上,DeFi 做得很好。」Ben Giove 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