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投機性資產轉為生產力商品,接下來該關注哪些NFT基礎設施?

ABMedia
分享
從投機性資產轉為生產力商品,接下來該關注哪些NFT基礎設施?

前 Dapper Labs 成員 Amanda Young 在採訪了 20 多位創辦人,花費大量時間聽播客、閱讀、瀏覽 OpenSea 和 Discord 之後,關注了以下 NFT 領域的具體推動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區塊律動,原文請見

雖然 3 月給 NFT 市場帶來了振奮人心的消息(Yuga Labs、OpenSea),但 NFT 交易量卻在下降。例如,OpenSea 3 月的月交易量較 1 月的高點下降了 50%。

谷歌趨勢也反映出NFT 熱度下降

這種下降引發了「NFT 是泡沫」的預言,我卻不相信 NFT 會就此消亡。相反,我期待看到它們從投機性的交易資產變成有生產力的數位商品。那麼,誰會帶領我們進入下一階段?

在採訪了 20 多個創辦人,花費大量時間聽播客、閱讀、瀏覽 OpenSea 和 Discord 之後,我關注了以下這些具體的推動者。

入口

NFT 數據市場Hawku 的馬匹名單包括Zed Run(NFT 賽馬游戲)比賽表現的統計數據

重要推動者

垂直市場:正如 Mable Jiang 所寫,「我們正處於 NFT 空間超垂直化的邊緣」。eBay 在 Web2 中催生了眾多特定市場,垂直市場已經出現在遊戲(Fractal、Hawku)藝術(FoundationSuperRare)時尚(The DematerializedArtisant)土地(WeMetaParcel)音樂(RoyalSoundDecent)視頻(Glass)攝影(Sloika)專業交易(Blur)等領域。

我看好那些提供策展和探索、收費/版稅模型有競爭力、社區充滿激情,以及具有量身定制UX 和功能的市場平台,這些都是聚合型市場平台不太會優先考慮的。

創作者工具:正如 Li Jin 所寫,「通過加密為創作者提供的新貨幣化能力足以改變他們的生活。」隨著越來越多的創作者進入 NFT,讓他們能夠輕鬆鑄造和套現(ManifoldMetaplexRemi Labs)簡化支付(MoonPay NFT CheckoutWinter)和管理收藏品(Reveel)的基礎設施將隨之增長。此外,遊戲基礎設施(Mythical GamesMagic Eden Games)將成為創作者和開發者尋求將 NFT 集成到遊戲的關鍵。

潛在推動者

探索平台:如果NFT 是一個帶領新十億用戶進入加密的機制,發現就是一個關鍵問題。雖然社交瀏覽平台(Context.appGallery.soPulsr)和策展廣告(Future NFT MintsPremint)對收藏者和交易員很有用,但遊戲或虛擬世界可能才是主流用戶(早期案例如 Axie Infinity 和 NBA Top)進入加密的入口。

金融

NFTBank 上的算法定價

重要推動者

定價機制:無論 DeFi 和 NFT 的交叉點是什麼,定價都將是關鍵的第一步。正如 Maria Shen 所寫,「缺乏準確的 NFT 定價會導致兩個問題:(1)大多數 NFT 沒有流動性(2)金融衍生品不能在 NFT 之上形成。」

正如 Nichanan Kesonpat 解釋的那樣,算法驅動的模型(UpshotNFTBank)更適合低價值或「地板」NFT,而基於評估的工具(Abacus)更適合高價值或 1/1 NFT。雖然算法驅動的模型對於主觀定價的NFT 來說並不理想,但它們更具可擴展性,適用於更廣泛的市場。

保險:最近的 NFT 黑客攻擊(OpenSea 用戶NFT 收藏者)顯示了一個新機遇——提供 NFT 保護機制。Risk HarborNexus Mutual 在 DeFi 領域開創了先河。

聚合器:隨著市場碎片化加劇,聚合器(GenieGem)除了提供更多的流動性外,還在實現跨平台購買方面發揮了作用。

潛在推動者

借貸:借貸作為流動性來源能否被廣泛採用,取決於消費者的興趣是否轉向資產價值低的低端市場。正如 Jason Choi 所寫,以 NFT 為抵押品的借貸「主要與 NFT 收藏品/藝術品市場的增長有關」,但藉出或貸入NFT「更多與P2E 遊戲的增長有關」。

我同意 Jason 的觀點,抵押貸款初創公司(NFTfiArcadeBacked)面臨來自現有 DeFi 參與者的潛在競爭,而 NFT 租賃/共享協議(reNFTVera Labs)由於依賴打金模型、實驗性質的市場和遊戲兼容性而面臨市場風險。

流動性池:正如 Nichanan Kesonpat 所寫,流動性協議(NFTXNFT20)「向那些想要購買任何同類NFT 的人開放買家池,提供比普通市場更快的流動性時間。」去中心化做市商(SudoswapFloorDAO)可以利用這些協議,在它們之上構建服務。到目前為止,市場領導者 NFTX 僅獲得約 6,000 萬美元的 TVL,影響力有限。

碎片化所有權:雖然可以更廣泛地訪問NFT 和可組合性,但碎片化協議(Fractional.artBridgesplit)尚未獲得顯著的影響力。此外,Web2 收藏品碎片化市場領導者 Rally 在 Pitchbook 上的估值只有約 1.7 億美元。如果僅僅是為了財務回報而投資,那麼借助 NFT 基金(BitwiseCuratedFlamingo DAO),可以更好地實現碎片化帶來的投資多樣化。

效用

Molecule 上的IP NFT 列表

重要推動者

物理世界的橋樑:早期的NFT 現實世界價值主要來自社交活動(Azuki Garden PartyApe Fest)和商品(Bored Ape Yacht Club StoreRTFKT)。我對能進一步實現這些數字-物理交互的機制感到興奮。此外,將教育證明、音樂會門票和財產契據這些文件引入 NFT 世界蘊含無限機遇。

潛在推動者

移動設備:正如 Gaby Goldberg 所寫,「我們將看到吸引普通消費者的原生移動 Web3 應用程序率先出現。」地理定位(DropverseSuperlocal)和增強現實(Anima),特別是與虛擬世界和遊戲相結合後,可能成為 NFT 和移動設備發生碰撞的領域。

知識產權:雖然還處於早期階段,但 Molecule 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它使用 NFT 來轉移醫學研究的 IP 所有權。我期待看到其他初創公司通過 NFT 創造流動的 IP 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