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訪Su Zhu:Axie Infinity是迄今最佳投資,沒見過比Libra更糟專案

ABMedia
分享
彭博專訪Su Zhu:Axie Infinity是迄今最佳投資,沒見過比Libra更糟專案

「比特幣成為儲備貨幣的潛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清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區塊律動,原文請見

十年前,Su Zhu 與 Kyle Davies 共同創立了三箭資本,對於那時 20 多歲的兩位衍生品交易員來說,這看起來是一次豪賭,但這次豪賭得到了回報。

根據三箭資本網站上的信息,目前他們的投資包括比特幣、以太坊、AVAX、SOL,還有 Neon 那樣的 DeFi 項目,Multicoin Capital 那樣的投資基金,還有P2E 遊戲Axie Infinity。

根據區塊鏈數據分析公司 Nansen 的數據顯示,三箭的區塊鏈資產價值已接近 100 億美元。(Su Zhu 只說他們的資產在「數十億美元」範圍內,也沒有透露基金回報的相關數據。)

Su Zhu 今年 4 月剛滿 35 歲,他出生於中國,6 歲時移居美國,2016 年成為了新加坡公民。他在 2018 年 12 月 21 日發了一條推特,將持續了一年的「加密寒冬」稱為市場底部:「我們將很快衝出底部,讓其他傳統投資者困在法幣中。」這是 Su Zhu 非常自豪的一件事,因為那時比特幣價格約 3,850 美元,今年 3 月底是 47,000 美元。

2 月下旬接受 Bloomberg Markets 採訪時,Su Zhu 談了他的事業和投資理念。為便於閱讀,採訪經過濃縮和編輯。

彭博:你是如何進入金融領域的?

Su Zhu:我走的是一個非常典型的 pre-GFC(前全球金融危機)路線。我在哥倫比亞大學主修的是數學,然後去一家投資銀行做了暑期實習,再後來成了一位全職分析師。2008 年,我在東京的瑞士信貸開始從事股票奇異衍生品交易,然後遇到了金融危機,我被解雇了。

但我很幸運地在 Flow Traders 找到了一個初級交易員的職位,Flow Traders 是一家當時正尋求在新加坡擴張的荷蘭 ETF 做市公司。在那里工作幾年後,我去香港的一家投資銀行工作了一年。最後,我和我高中以及大學的同學 Kyle Davies 共同創辦了三箭資本,從事新興市場外匯交易。

我們當時只有 25 歲,在那時候創辦自己的基金極為罕見,但我們看到外匯市場出現了很多市場結構的中斷與改變——電子交易與語音交易、場內與場外交易。我們感受到,風險與回報都在那裡。

彭博:是什麼吸引你進入了Crypto 領域?

Su Zhu:我在 2013 年初涉足了比特幣,主要活動集中在中國的交易平台,包括各種套利交易。在 2017 年末,我非常清楚,僅僅從這個領域中那些年輕人的才乾和精力就能看出,Crypto 將遵循互聯網早期的創造與破壞週期,最終帶來金融、科技、文化的範式轉移。

彭博:你在三箭資本主要關注什麼?

Su Zhu:衍生品交易一直是我們的主要收入來源,並將永遠是我們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還與我們的風險投資息息相關。

自 2018 年以來,加密交易公司的表現都很良好,因為無論市場的好壞,它們都有資源投資於優秀人才。我們沒有任何外部投資者,這使我們能夠對市場時機做出非常好的決策,然後我們將其用於對整個生態系統進行持續的再投資。確保我們從市場波動中獲得收入保持對團隊的投資,是我的第一要務。

彭博:你認為哪些領域最有潛力?

Su Zhu:我相信阿瑪拉定律,這個定律講的是技術在短期內被高估,在長期則被低估,我認為在 Crypto 行業中尤為如此。如今,最有潛力的領域可能甚至不被認為是 Crypto 的使用案例。

我很期待看到像 Avalanche 這樣的可擴展 L1 公鏈能為用戶和開發者們帶來什麼。當用戶數達到數百萬、數千萬、數億的量級後,我們甚至都無法想像可能出現怎樣的網絡效應和行為。人們今天使用的這些被認為屬於 Web2 的大多數應用,都將被輕量、社區擁有的 Web3 技術打敗。

我認為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新時代,比特幣成為普通人和國家的主要儲備貨幣的潛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清晰。這不會是一次一帆風順的旅程,但對那些踏上旅程的人來說,這會是一次超凡的旅程。

彭博:關於 Crypto 最糟糕的事是什麼?

Su Zhu:加密社區之間的部族主義和激烈競爭。奧地利經濟學家路德維希·馮·米塞斯預言了私人貨幣和技術的公開競爭,現在我們看到這種情況以一種高風險方式上演。儘管如此,當人們在這些資產中擁有很高比例的淨資產時,緊張局勢的加劇無可避免。而且在某種程度上,它也顯示了社區的彈性,以及人們真正願意為之奮鬥的是什麼。

彭博:你經常提及歷史和哲學,這些話題如何對你的工作施加影響?

Su Zhu:要真正理解 Crypto,你必須理解它是對什麼的回應,以及它是朝向什麼的運動。對我來說,Crypto 代表了幾個融合的趨勢:

  • 擺脫中心化控制,轉向去中心化決策。
  • 擺脫閉源的封閉平台,轉向開源討論。
  • 擺脫機構所有權,轉向個人所有權。
  • 擺脫受監管資產,轉向自我主權的不記名資產。
  • 擺脫裙帶資本主義,轉向集體資本主義。
  • 擺脫從創作者和粉絲那裡掠奪價值的平台,轉向創作者與粉絲分享價值。

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但我也是一個自願主義者。這意味著我不希望每個人都認同我的思考方式,我只是希望助力這樣一個世界的出現——在裡面有一個以自由為中心的系統。在以後的時間裡,任何人都可以以他們認為合適的方式參與到這個系統。

互聯網的出現是個體的首個重大勝利,第二個勝利是 20 世紀 90 年代開源點對點加密技術的發展。當時,個人端到端加密技術的存在是如此令人震驚,以至於美國官方試圖將其傳播視作非法出口軍用級技術。

從那時起,我們了解到,這些其實是我們一直以來擁有著的不可剝奪的人權。技術使它們成為可能,就像在物理世界中遞給別人現金或簡單聊幾句一樣自然。我把 Crypto 的理念稱為「恢復失地技術」,因為它是收回個人長期以來放棄的重要領域的關鍵一步。

彭博:你最自豪的投資是什麼,與之相反的又是什麼?

Su Zhu : 在熊市期間投資 Deribit,領先的加密期權交易平台。在熊市期間投資 L1,比如 Avalanche、Solana、Polkadot,特別是通過場外市場。所有這些在當時都感覺非常反向操作,但很明顯,逆向而行,支持勤奮、以技術為導向的團隊會得到回報。

我不認為有什麼是我不為它自豪的。即使是那些虧損項目,重要的是它們被嘗試過,創始人也努力了。人們常常看著失敗的事物,試圖得出一些更廣泛的結論,根本沒有意識到所有事物存在概率和不可知的本質。

舉個例子,我們迄今為止最好的風險投資是 Axie Infinity,這個項目在種子輪認購不足,以至於人們以為他們在做捐款。我看到的最混亂的投資項目可能是 Facebook 的 Libra,每個人都為它設立了 SPV(特殊目的實體),認為它將成為 Crypto 的未來。

(Facebook,即現在的 Meta Platforms,計劃用一個名為 Libra 的Crypto 計劃徹底改變全球金融,後來改名為 Diem,但它從未起步。所有的資產都在今年年初賣給了 Silvergate Capital)。

彭博:在歷史或哲學方面,你最佩服哪個人?

Su Zhu:如果你看一下像新加坡已故開國總理李光耀這樣的人,他通過將新加坡從馬來西亞分離出來,想要實現不可思議的未來主義。本質上,新加坡是第一個創業之都。它必須在危險的地緣政治環境中經歷國家建設的多重挑戰:安全、能源、經濟和文化。我看到很多與加密社區建設的相似之處。你必須相信社區的力量和集體的行動意願,以及未曾間斷的透明和誠實的重要,以及在理念之爭中取勝的能力。

彭博:你對未來有什麼打算?三箭呢?

Su Zhu:我希望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支持整體性系統思考的發展。我認為這與我們社會對未來主義的思考有重要的相似之處——許多技術聽起來是未來主義的,但實際上是倒退的,而許多看似笨拙的技術實際上是強有力的賦能人類的創新。

我非常支持以自然為基礎的、針對關鍵農業問題的基層解決方案,並期待在這方面發揮更大的影響。我在這方面的投入,是我對 Crypto 投入的同一精神和理念的延伸。

基於自然的食物系統,或生態農業,讓我們對營養食物和乾淨水源的獲取去中心化。它們使我們擺脫了對全球供應鏈的依賴。如果我們在社區層面上建立耕作的替代方案,那麼人們就可以選擇參與這種更加本地化的平行食物系統。

社區支持的市場菜園,特別是在城市,擴展了我們的自由。它們將是個體的另一重大勝利,因為它們將給我們對自己健康和營養更多的控制權,與此同時使地球再生。

至於三箭,我們將繼續做我們最擅長的事情,那就是投資加密資產,並長期支持加密建設者和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