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新聞翻譯|為何加密貨幣交易所不停止於俄羅斯的業務?此舉是否合理又受到哪些批評?

Perry
分享
鏈新聞翻譯|為何加密貨幣交易所不停止於俄羅斯的業務?此舉是否合理又受到哪些批評?

對於加密貨幣是否能幫助俄羅斯躲過經濟制裁的問題,已經歷過各式討論。Coin Center 執行長 Jerry Brito 透過文章總結了近兩週以來社群及媒體上的種種說法,並表達對當前加密貨幣交易所的行為的支持。(本篇為鏈新聞翻譯,若有疑義請見原文。)

加密貨幣交易所對制裁的遵守

首先,所有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皆遵守制裁義務。我的意思是,若它們不遵守,將面臨現有的懲罰。所有的交易所也宣布會照做,且沒有任何一位政府官員提及它們的違規。此外,根據政府官員的態度,他們對加密貨幣不太關心,以下為白宮說詞

「美國及合作夥伴對俄羅斯金融制裁的規模極大,加密貨幣幾乎是不可能幫助他們成功規避的工具。」國家安全委員會網路安全主任 Carol House 在周三的網路研討會上說道。

這與財政部早些時間點的聲明相呼應:

「他們必須轉移的東西規模,以及它們必須從哪裡轉移,使加密貨幣的不一定會那麼令人擔憂。在我看來,透過交易所移動如此大量的資金將會造成比近期市場所觀察到還要大的波動。」財政部副部長顧問 Todd Conklin 說道。

這使我與市場現象做聯想,雖然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開始,盧布交易的加密貨幣量激增,但金額不過就數千萬美元。就如上述官員所說,這不足以削弱制裁。就算某些受制裁的人想將他們手上的加密貨幣兌換為美元或歐元,在交易所的監管下他們也無法達成。正如我周四 (3) 告訴華盛頓郵報的那樣:

我們所看到的制裁規模相當龐大,加密貨幣的深度無法達到我們嘗試預防的規模,如果有個俄羅斯寡頭試圖轉移 100 億美元,這將顯而易見並被業內人士察覺。談及加密貨幣根本就是在混淆視聽。

對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批評

除了一些似乎故意忽略現實以引起關注或特定議程的媒體及政客之外,我認為很多困惑源於加密貨幣交易所拒絕停止對俄羅斯人的業務。

聽到這邊你或許感到疑惑,畢竟我剛剛才提及交易所們皆遵守制裁命令。

交易所的確如此,但沒有對普通俄羅斯民眾進行制裁。制裁僅適用於某些銀行和特定人士。儘管如此,許多西方公司已經自願完全停止與俄羅斯的業務往來。有些人這樣做是出自於理念,但大多是在公眾壓力下這樣做的。

尤其是烏克蘭 31 歲的副總理 Mykhailo Fedorov 一直在 Twitter 上呼籲(正如法新社所說)西方公司切斷與俄羅斯的所有接觸。

「我們需要你的協助,在 2022 年的當下,現代科技或許是反制坦克、多管火箭發射器及導彈的最佳手段。 」Mykhailo Fedorov 於週五 (25) 寫給 Tim Cook 的信中說道。

到了週二 (2),蘋果即宣布對停止對俄羅斯的銷售,Apple Pay 的使用也受到限制。

在獲得蘋果的支持後,Mykhailo Fedorov 也加快其在 Twitter 上呼籲的速度,已要求 Google、Netflix、YouTube 及 Facebook 切斷俄羅斯的聯繫。

「網路上確實有上百萬的人民想要為這場戰爭做點什麼。因此,若 Mykhailo Fedorov 點名某些公司,並引起成千上萬的讚及轉推,最終這將引起這些公司的社群媒體經理及執行長的注意。」加州波莫納學院政治學助理教授 Omar Wasow 說道。

上週日 (27),Mykhailo Fedorov 將目標轉移至加密貨幣交易所,要求它們不僅僅要封鎖受制裁的官員,一般用戶也得受到同樣處罰。隨後,烏克蘭政府向多家交易所發出了一封正式信函,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Screen Shot 2022-03-05 at 1.51.42 PM.png

大部分的公司不同,加密貨幣交易所並沒有被公眾抵制的壓力嚇倒。他們雖然會遵守制裁義務,但並不會主動地制裁普通俄羅斯民眾。理由很簡單:與烏克蘭民眾相比,俄羅斯民眾不該應普丁的行為受苦。限制他們對加密貨幣的使用,等同於切斷他們在盧布 (俄羅斯法幣) 崩盤之前保障儲蓄的最後手段之一。

Screen Shot 2022-03-05 at 1.52.32 PM.png

Screen Shot 2022-03-05 at 1.53.11 PM.png

我認為這讓那些不尊重法治並且習慣用威脅達到目的的人非常惱火,以下為前美國國務卿 Hillarty Clinton 於上週一 (28) 發表的言論:

我對於一些所謂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不是全部,但部分拒絕終止與俄羅斯的交易,以實現某種自由主義哲學或隨便什麼東西的行為感到失望。每個人,如果在法律或監管的壓力下,現在都應該盡可能地孤立俄羅斯的經濟活動。

Hillarty Clinton 說對了一些事情,但也有部份錯誤。

加密貨幣交易所行為是否正確?

她認為自由理想主義是這些交易所不與俄羅斯切斷交易往來的唯一理由,這些俄羅斯普通公民可能並不支持普丁政權,他們或將成為西方世界的強大盟軍,將制裁目標放在他們身上可能並非個好策略。至少 Obama 政府在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後進行第一次制裁時是這麼想的,以下為國家副安全顧問 Daleep Singh 於參議院中的證詞

2014 年之前,美國從未對像俄羅斯這麼大的國家實施過制裁。它是世界第十大經濟體,其 GDP 大致等同於義大利。比其規模更重要的是,俄羅斯經濟的複雜性及其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連結。不管過去或現在,俄羅斯在全球能源市場都具有系統重要性,在天然氣及石油生產中分別排名第二及第三。其最大的銀行在規模及複雜性上與 2008 年之前的雷曼兄弟不相上下。鑑於所涉及的風險極高,我們的目標很明確:設計一個選項清單,可以在降低對美國及全球經濟的溢出效應的同時降低經濟成本。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首先撰寫了一套具有教育性的指導原則。對像俄羅斯這樣龐大、複雜且完整的市場經濟體的制裁應該是:

  1. 足以證明美國的決心及我們施加壓倒性制裁的能力
  2. 負責限制透過美國及全球金融體系的傳染性
  3. 針對性地避免出現懲罰俄羅斯平民的現象,以防普丁對此大作文章
  4. 調整以增加與歐洲及國際盟友合作的機會
  5. 分階段進行以保留提升或降低制裁的空間

想像一下,若被視為懲罰平民,他們便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普丁聲稱西方正在攻擊他們而不是政權。比起 Facebook 主動封鎖俄羅斯用戶,讓俄羅斯主動封鎖 Facebook 才會讓公民對政權感到反感。這道理同樣適用於加密貨幣交易所。

Screen Shot 2022-03-06 at 2.28.39 PM.png

順帶一提,斷絕與俄羅斯所有接觸的現象似乎有點失控,可能有點來到道德恐慌的程度。此現象很有可能被普丁所操弄。不僅俄羅斯貓咪被禁止參加國際比賽,一家全球癌症治療非營利組織也切斷了與俄羅斯醫生及患者的聯繫。Airbnb 不僅限制俄羅斯房東,還限制俄羅斯用戶以客人身份進行預訂,甚至連 OnlyFans 都凍結了俄羅斯及白俄羅斯模特兒的帳戶。

這會造成何種後果?受到抵制影響的俄羅斯人民會一同起來抵制普丁政權嗎?亦或是更受到普丁的言論宣傳影響?

現在來聊聊 Hillarty Clinton 說對的部分。法律及監管的壓力確實是必要的,以迫使加密貨幣交易所按照她的意願行事。再度重申,普通俄羅斯公民不該受到制裁。如果政府認為他們應該這樣做,就該透過立法或行政行為來實現此一目標。如果所有俄羅斯人都被添加至制裁名單中,交易所也會適時封鎖他們。這是法治上自由民主的一個特點,而非缺陷。沒有此種過程,就沒有問責權。能反對公眾的壓力及運動是值得讚許且非常「美國」的。

堅持自己的權利是使我們不失去權利的最好方式。

回歸到最初的問題,在當前的情勢下,加密貨幣交易所該做的最好行為為何?答案很簡單,遵守制裁,但不要影響普通俄羅斯公民。 這是正確的事情,也是戰略上明智的做法。此外,當大部分客戶都是理想主義的自由主義者時,這可能也是好的商業行為。

結語

在結束之前,我想再次聲明,雖然俄羅斯使用加密貨幣逃避制裁的威脅完全是推測性的,沒有任何數據甚至聽聞。但自這場衝突開始以來,加密貨幣對戰爭的幫助是具體且明顯的。面對貨幣崩潰,不僅俄羅斯民眾及烏克蘭民眾有辦法保存他們的儲蓄,而且烏克蘭的 (包括烏克蘭政府本身) 已經透過加密貨幣籌集了超過 5,500 萬美元。這是聯合國承諾援助烏克蘭的兩倍多金額。

當然,有些人不得不找到一種方法來最小化並忽視這明顯的正向發展,以下為華盛頓郵報內容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前資深合夥人 Lee Reiners 對加密貨幣對於捐贈是不可或缺的說法持懷疑態度,他於電子郵件中說道:烏克蘭並沒有與全球金融體系隔絕,因此沒有什麼能阻止他們透過 GoFundMe、紅十字會或任何其他平台及  NGO 來獲得捐款。將捐款轉換為傳統貨幣的需求,在某種程度上削弱了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的想法。根據我上次的檢查,比特幣不能用來購買導彈。

事實上,烏克蘭 NGO 曾試圖通過 Patreon 等傳統眾籌平台籌集資金,但因違反 Patreon 禁止為軍事活動籌款的政策而被立即終止。即使烏克蘭人於接受捐款上沒有問題,但這並不意味著想要捐款的人就能捐款。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談到加密貨幣眾籌時所說:

我喜歡的地方在於,鑑於加密貨幣的性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其中 ── 即使是俄羅斯、中國甚至加拿大的人。順帶一提,去年六月普丁的反對者 Alexei Navalny 的 NGO 接受加密貨幣捐款,因為普丁政府將其視為極端份子並採取行動禁止對其付款行為。

的確,比特幣無法直接用來購買導彈,但正如與政府合作的烏克蘭加密貨幣交易所 Kuna.io 的執行長 Michael Chobanian 上週告訴華盛頓郵報的說詞:「我們顯然不能購買核彈或火箭,但大多數非致命的東西皆可用加密貨幣購買。」根據彭博社日前報導:「烏克蘭已經將收到的 1500 萬美元加密貨幣捐款用於軍事用品,包括週五交貨的防彈背心。大約 40% 的供應商願意採用加密貨幣。」

如果 Hillary Clinton 對遵守法律並和其他抵制俄羅斯的公司採取同樣正道立場的交易所感到失望,那我同樣也對上週所體會到許多人反射性地反對加密貨幣態度感到失望。他們的短視近利及缺乏想像力令人難以置信,我想請他們反思一下:

Screen Shot 2022-03-05 at 1.54.53 PM.png

註:英國政府於 2015 年時想禁止洋蔥路由器的使用 (The Onion Router),其是一種免費的開源通訊軟體,可以屏蔽使用者的身份及私人訊息。常被用來瀏覽暗網以從事犯罪活動,比如毒品、槍支買賣,以及網路犯罪等。然而,BBC 於上週五 (4) 宣布烏克蘭及俄羅斯的民眾可透過暗網瀏覽 BBC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