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新聞翻譯|1confirmation合夥人Richard Chen訪談整理

Elponcho
分享
鏈新聞翻譯|1confirmation合夥人Richard Chen訪談整理

Richard Chen 是史丹佛大學的幣圈 OG (2018 年畢業),同時也是 1confirmation 的普通合夥人。1confirmation 是一家由 Peter Thiel (PayPal 共同創辦人)、Marc Andreessen (a16z 共同創辦人)、Mark Cuban (獨行俠隊老闆) 所支持的風險投資公司。

Richard Chen 在史丹佛創立了 Stanford Blockchain Collective (目前為史丹佛區塊鏈俱樂部),並提早畢業進入 Web 3 的投資領域。自 1confirmation 於 2018 年成立後,他們投資了 OpenSea、 Coinbase、Polkadot、Nexus Mutual、SuperRare、dYdX 和 Cosmos。

以下是 [email protected] 與 Richard Chen 的訪談,由鏈新聞擷取重點整理,如有出入請以原文為主。

關於加密貨幣

你對於加密貨幣與 NFT 的整體觀點為何?

Richard Chen:我認為加密貨幣是一種自下而上的草根運動,適合在網路文化中長大的人們。這是從嬰兒潮到千禧一代的世代財富轉移。這也是一種範式轉移,彰顯對機構的不信任。那可能是比特幣極端主義者的中央銀行,或者 Web 3 信徒的大型科技公司。NFT 為提供了藝術家在娛樂產業壟斷者之外的替代方案。

Web 3 對你來說的意義是什麼?

Richard Chen:2017 年我寫過這些假設,但主要重點是權力從中心化的壟斷者交還給人們。不是由推特的事實查驗者決定適當內容政策,而是人們來決定。我認為近來許多推特帳戶被停用的爭議事件 (例如:Nancy Pelosi 的投資組合追蹤與 Dr. Robert Malone) 都清楚證明。而且新任推特執行長甚至推特不受第一修正案的約束 (另註:維繫言論自由),Web 3 是作為封建科技地主的農奴之外的替代方案。

(鏈新聞另註,此處或有回應推特之意:為「Web3」力戰群雄!Jack Dorsey推文屢次含沙射影遭a16z封鎖)

你多數的加密資訊都從哪裡來?有推薦好的帳號、Blog 或 Podcast 嗎?

Richard Chen:在因為牛市變得超級嘈雜之前,曾經是推特的加密推文。我主要關心的是跟進最新的新專案公告和發布,他們也會在 Medium 或 Mirror 上發布。我其實喜歡整合性的頻道,像是 DeFi Prime 和 The Daily Ape 等 Telegram 新聞頻道。EthHub、Week in Ethereum、The Defiant 和 NFT Now 等時事通訊也不錯。我還有一個加密閱讀列表,整理了關於各種主題的最佳文章,會發送給想了解更多關於這個領域的人。

關於 Web 3 VC

作為風險投資公司 (VC),你會覺得新的 Web 3 融資選項,像是 ICO 與 DAO 已經顯著改變 VC 產業了嗎?

Richard Chen:沒有改變很多。各種專案在 2017 年進行 ICO (初始代幣發行),然後在 2019 年成為 IEO (初始交易所發行)。現在它被稱為 IDO (初始去中心化交易所發行),都是換湯不換藥。這些專案往往是交易者為了短期翻倍獲利所為,並非那些考慮產品先於價格的長期風投真正關心的東西。這是一個與我熟悉的世界並不同。DAO 則像是傳統世界中的 SPV (特設目的機構) 和聯合天使投資一樣。

你是指 ICO、IDO 通常更適合速食專案,而不是長期存在的東西?

Richard Chen:是的,我只能講得出極少數 2017 年以來仍然存在並且成功的 ICO 專案。對於預售的交易者來說,其中很多都是求快速獲利,然後在代幣解鎖、交易所上市後立即拋售。

你認為現在還是這樣?或是說,如果有人真的想從事加密專案,他們應該嘗試走傳統的 VC 路線。

Richard Chen:那只會是逆選擇 (adverse selection)。如果你做一項初始代幣發行,那麼你會在你的財務結構表上,得到一群假裝是 VC 的交易員。像是 Alameda、Three Arrows、CMS、DeFiance 等基金,都會在他們確定獲利後開始無視你的電子郵件。或是透過衍生品交易所來放空你的代幣,來做 delta neutral cash-and-carry trade (鏈新聞另註:簡單來說就是套保利潤)。你要的應該是擁有鑽石手,並且將在未來幾年與你共同作戰的投資者。

你會不會擔心很多加密推特文被 VC 主導,而真正建設者的觀點可能反而有些被忽略?

Richard Chen:是的,當然。建設者忙著開發,他們沒有時間使用推特。我認為最簡單的方法是,取消追蹤那些過於努力成為 KOL 的人:為了獲得轉推而發布一些像是模凌兩可的東西。你應該積極主動地接觸那些正在打造有趣東西的開發者。我經常這樣做 — 有人會打造很酷的 NFT 追蹤器,我會直接了當地說明來意,並快速與他們交談。從與開發人員的交談中可以學到很多珍貴知識,而不會是在 Twitter 上追逐 KOL 所說的任何未來熱門趨勢。此外,在這些 KOL 的背後,還有很多不道德的心理作戰 (把他們的持倉賣給自己的追隨者,這樣你們就可以成為他們的退場流動性)

你認為大多數在推特上活躍的 VC 真的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嗎?我覺得像 Andreessen 這類的人,像是 Chris Dixon、Ali Yahya 知道。但也有很多新的 KOL VC,你曾有過機會跟他們互動,並衡量其理解程度嗎?

Richard Chen:跟他們本人聊天時 (鏈新聞另註:意指不知所以的 KOL VC),他們通常都是很平淡無奇的,因為他們的思想領導力只是在放大和反芻別人已經說過的話。

很難找到獨立提出原創想法的人,但 a16z 的 Chris 和 Ali 絕對是浮現腦海中的兩位。

我也尊重那些在假設概念中堅持信仰的風險投資人。例如,早在 2018/2019 年就投資 Axie Infinity 和 Sandbox 的 VC,在遊戲領域爆發前早就在耐心等候。

而現在,那些 KOL VC 正在 FOMO 地進行估值 1 億美元的未完成遊戲產品交易。

其他重點

你覺得 1confirmation 與其他基金的區別是什麼?

Richard Chen:最大的點是我們我們進行的投資很少 (平均一個月不到一次),因此投資組合規模小而集中。因為我們不亂槍打鳥,因此有時間跟餘裕與創辦人密切合作,提供一流的投後服務。這就是我們能夠贏得交易的方式。對於想要拿我們錢的新創辦人,我們會告訴他們去查核我們合作過的創辦人,並詢問他們誰是其資本表上最有幫助的投資者 — 他們幾乎都是說我們。專注 (而不是選擇合適的公司) 也是基金回報的最大驅動力,這在我之前寫過關於投資組合構建的想法中提過。

例如,我將會為了投資組合而開發產品。我建立了現在有 25k 粉絲的 SuperRare Twitter 機器人,這是一種被嚴重低估的行銷方式,而我也建立了一個充滿熱情的藝術家和收藏家社群。還有很多 Dune 儀表板,其中 OpenSea 儀表板是最著名的,並且一直被媒體引用。對於 DeFi 專案,我們是早期的流動性提供者,我會在專業的 MEV 交易員進來之前,構建簡單的套利機器人。產品策略的思考也是一個大問題,我相信只有深入了解這個產業的歷史脈絡才能給出好的建議,並且可以與過去有效和無效的模式匹配。

我們還在代幣分配、代幣經濟以及合規和監管方面提供了很多幫助。尤其是對於美國團隊來說,監管是代幣面臨的最大問題,因為它是一個合法的灰色地帶。根據你洽談律師的不同,你會得到截然不同的意見,而不好的律師可能會對公司造成很大損害。我們與加密領域最好的律師有著非常好的關係,並讓他們與我們的創辦人建立聯繫。

1confirmation 投資了一些很棒的專案,比如以太坊、Cosmos、Polkadot、Coinbase、OpenSea 等,你評估可能投資的策略是什麼?

Richard Chen:主要是 (1) 市場、(2) 產品、(3) 團隊和 (4) 社群,不一定按照這個順序。短期內,社群跟迷因是加密貨幣價格最大的驅動力,因此一些投資者會說基本面並不重要。但迷因總是稍縱即逝,長期來看,你真正想要的是一個具有熱情的用戶社群,而不是只有談論價格的匿名 Degen。

最終,我們感到興奮的是能夠推動加密領域向前發展的新用例產品 (是由 0 到 1 而不是由 1 到 N 的產品)。這使我們能夠在 DeFi (2017 年的 dYdX 和 MakerDAO) 和 NFT (2018 年的 OpenSea) 等類別成為顯著趨勢之前早期進行投資。我們不想被歸類到特定的垂直領域,而是考慮用戶喜歡什麼產品,這有助於我們保持領先地位。

最近有沒有你非常看好或非常期待的投資?

Richard Chen:Catalog,我們於 2021 年 6 月投資。它們是音樂 NFT 的市場。與美術、收藏品或遊戲不同,音樂 NFT 尚未起飛,但交易量增長確實令人震驚;雖然 y 軸上的絕對數字不是很大,但它讓人想起我在 2020 年初在 SuperRare 和 cryptoart 中看到的情況,當時它還沒有爆發,但已有增長速度。我認為音樂 NFT 將在 2022 年出現類似的爆發時刻。

你對剛畢業的創業者有什麼建議?

Richard Chen:你應該問自己:「即使加密貨幣價格暴跌 90%,你還會堅持使用加密貨幣嗎?」 我認為 Stanford 和矽谷類型的創辦人特別是,因為他們通常是圖利的。追根究柢是因為他們很有天賦,有很多選擇,可以在加密貨幣與傳統科技間選擇。如果你如此有才華但沒有信念,那麼實際上並沒有任何內在動機會迫使你在加密熊市中苦苦掙扎數年。

在我們的投資組合中,幾乎所有表現最差的投資都是在 2019 年轉型的矽谷傭兵。他們對加密貨幣的幻想破滅、轉型過早,然後一年後就完蛋了。我認為你必須是傳教士,而不是傭兵。不要只想快速致富,要有耐心和專注力度過幾個熊市/牛市週期。